啥?

    高士廉一把抓住杜荷的袖子,急忙问道:“杜荷,你这是什么意思,什么叫一条线?”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高大人,你不会没看清楚这协议上写的条款吧?没事,咱们也是老朋友了,我给你解释解释,你看,第三条,长安公交公司一共九条线,每条线一个月的价格是一千贯,由乙方进行自由挑选,但线路广告位已被出租出去的不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翠红楼合作的时候,不是九条线都没有?”

    高士廉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翠红楼的广告,铺天盖地都是。

    九条线的大马车,全都是翠红楼的名字。

    如今,却从九条线,变成一条线?

    高士廉顿时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他看向杜荷,小声问道:“贤侄……这协议,能作废吗?”

    杜荷翻开最后一页,指着上面的文字说道:“高大人,当然,咱们都是讲究人,你看,这上面写的清楚,甲乙双方合作从协议签署就开始,若一方反悔,需要向对方提交五千贯的违约金,协议就此终止,你看,这违约金,是你派人送来,还是我让人去你府上取啊?”

    高士廉差点*。

    他指着杜荷:“杜荷,你做事何必要做绝呢?”

    杜荷耸耸肩:“高大人,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什么叫做绝?这可是白纸黑字写着的!”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这笔钱,老夫给还不行吗?老夫就挑选二路吧!”

    高士廉最近一直在关注大马车。

    二路大马车,正是从永宁门到皇城门口之间来回跑,也就是在人民大道起点和终点之间。

    这条线,也是人最多的,毕竟许多外地人来长安城,都免不了要来人民大道参观一番。

    杜荷朝高士廉竖起大拇指:“高大人,你是个有大智慧的人……事实会证明,你的选择,无比正确!”

    高士廉一甩袖子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猜到,自己的一千贯,算是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九条线,才五千贯。

    现在一条线就要一千贯。

    杜荷这厮,坐地起价,良心太黑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士廉前脚刚走,长孙冲却赶到了长安公交公司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家伙也是来找杜荷合作的。

    毕竟,长孙家在长安城有十八个酒楼,全都高档的酒楼。

    这些酒楼如今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长孙冲带着长孙无忌的吩咐而来,便是想与杜荷合作。

    杜荷懒得啰嗦,直接将那合作协议给长孙冲看了看。

    长孙冲一看,顿时就不悦:“杜荷,你这吃相未免太难看了吧,此前,九条线才五千贯,现在,一条线就要一千贯?你真当大家是傻子吗?谁要是跟你签署这协议,怕不是傻子吧?”

    杜荷将高士廉签署的协议扔到长孙冲面前:“长孙公子,你是说高大人是傻子咯?他刚离开,要不要我派人去将他请回来?”

    长孙冲:“……那倒不必,我方才是开玩笑的!”

    高士廉是长孙无忌的舅父,也就是长孙冲的舅外祖父。

    长孙冲心想,这话要是传出去,还不得被我爹打死啊!

    半晌,长孙冲看向杜荷:“杜荷,当真无法再谈了吗?”

    杜荷摇摇头:“这便是最低的价格!”

    “哼,”长孙冲冷笑道,“杜荷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我舅外祖父肯定是受了你的蒙骗,才签下这协议的……既是如此,你就等着门庭冷落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这家伙就走了。

    自此,便无人再登门与杜荷谈合作。

    许国公府得知消息,高士廉更是气愤难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似水,如白驹过隙。

    半个月时间,仿佛一瞬间。

    杜荷与翠红楼一个月的合作时间,正式结束。

    这一日清早。

    翠红楼的掌柜沈万千亲自带着两马车东西,前往长安公交公司,拜会杜荷。

    院子里。

    沈万千亲自打开马车,解释道:“驸马爷,这些,都是我走南闯北,搜集来的好东西,请你笑纳!”

    有珍珠玉器,古玩宝贝,上等丝绸。

    十分耀眼。

    就这两马车,至少价值两万贯。

    便是沈万千的家底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,全部送给杜荷。

    杜荷心道,世风日下啊,一个开青楼的*,竟然也这么有钱?

    不过,他脸上却是笑呵呵的:“沈掌柜,无功不受禄,你还是先说事吧,不然,本少爷拿了你的东西,心中不安啊!”

    沈万千脸上赔笑,说道:“驸马爷说笑了,别说这些不值钱的小玩意,驸马爷你就是要小人的娘子,小人今晚就给你送来!”

    杜荷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沈万千的娘子,只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江南女子,长得确实有几分姿色。

    但你这个狗东西将本少爷当成什么人了?

    杜荷一向原则都是自己开发,自己利用,自己保护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在别人开垦的土地上再种下种子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驸马爷息怒!息怒!”沈万千被吓得脸色煞白,赶紧说道,“不瞒驸马爷说,得到你的指点,我那翠红楼的生意越来越好,赚了不少钱……驸马爷,他们都说你是天上的文武曲星转世,在小人看来,你就是财神爷转世,是你保佑,让我赚到钱啊,我已经在翠红楼给你立了个像,每日都要拜你,给你上香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中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这厮拜我就拜我吧!

    竟然摆在翠红楼。

    时间长了,别人恐怕会以为本少爷不少财神,而是青楼之神呢?

    又听沈万千说道:“是以,小人想继续与驸马爷合作,继续在大马车上打广告,还请驸马爷赏脸,给小人一个机会。小人愿意每个月出六千贯!”

    沈万千要在五千贯的基础上,提高一千贯。

    杜荷这才笑道:“沈掌柜,我说过,咱们合作,完全是双赢的事,你要继续合作,我当然可以答应你,不过,条件已经变了,现在是一千贯一条线,而且,我只能让五路公共马车给翠红楼打广告,沈掌柜若是觉得尚可,咱们便继续合作,若是不行,那合作到此结束!”

    五路?

    沈万千当然知道,五路是九条线中人最少的,也是经过繁华区域最少的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最差的一条线。

    他眼巴巴地看着杜荷。

    杜荷摆摆手道: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实话告诉你,本少爷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,翠红楼再怎么赚钱,也只是个青楼,若是满长安城都是青楼的影子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沈万千顿时就懂了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九十三章 坐地起价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