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月一千贯,一年就是一万二千贯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笔不菲的数字。

    换作之前,翠红楼三年也赚不了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沈万千也知道,这一个月,翠红楼已经从平康坊脱颖而出,在未来一段时间内,翠红楼将会继续赚大钱。

    这时,杜荷露出淡淡的笑容,说道:“沈掌柜,我这人,从不强人所难,若是你觉得这笔买卖不划算,大可拒绝,连带你带来的这些东西,全部带走吧!”

    杜荷说的是真心话。

    沈万千突然抬起头来,悄悄看了杜荷一眼,说道:“驸马爷,我愿意,我愿意与你合作,我就要五路,其他的路线,我都不要!”

    “你想清楚了?”

    “小人想的很清楚!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杜荷将合作协议放在沈万千身前。

    沈万千没有任何犹豫,就签下了协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的一个月开始。

    李丽质和杜锦薇信心满满,准备转一大笔钱。

    毕竟以前九条线是一个月五千贯,现在变成一条线一千贯,加起来一个月就是九千贯,比之前足足多了四千贯啊。

    尤其是许国公高士廉和翠红楼的掌柜沈万千都签了合作协议,更让李丽质充满信心。

    但过了几日,李丽质就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,剩下的七条线的广告位,竟然无人问津。

    没错,一连好几日过去,都没人再上门与杜荷谈合作。

    原因也很简单,司空府已经放出消息,杜荷坐地起价,这种行为非常不道德。

    而且,许多人都猜测,以前翠红楼打广告的效果之所以好,是因为九条线一起。

    而今,九条线变成一条,效果肯定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是以,此前还热火朝天的马车广告,一下就冷落了。

    李丽质不由得有些担忧,急忙找到杜荷:“夫君,不如,咱们恢复成之前的,五千贯一个月,九条线一起打广告,如何?”

    杜荷摇摇头:“广告效果的成功,铺天盖地的确是一个好办法,但,这不是唯一的一条路,既然无人愿意继续合作,那咱们就要狠狠地打司空府的脸。”

    杜荷早就让毒牙调查清楚,之所以无人会上门合作,一方面是因为价格,另一方面,正是因为司空府的长孙冲派人四处造谣,诋毁马车打广告之事,让许多正在观望的人,都打消了打广告的念头。

    李丽质好奇问道:“夫君,什么是打脸?”

    杜荷笑了笑,解释道:“所谓打脸,便是有人将脸凑过来,你狠狠地扇过去,是不是觉得很爽?”

    “啊,是很爽……不过,今晚夫君你会让我爽吗?”

    杜荷顿时感觉一阵腿软。

    也不知怎的,最近李丽质特别凶悍,甚至非常主动,连续几日下来,杜荷都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,乖,夫君今晚有事!”

    说着,杜荷站起身来,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李丽质一阵不满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,杜荷便投入了广告事业中。

    他决心,让长安城的人都看看,什么是真正的广告。

    轩辕居,乃是一个酒楼,靠近曲江池的国子监,位于长安城东南角,所处的位置并不繁华,这也是生意一日不如一日的最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翠红楼,已经成了平康坊的翘楚,从品质、格调等方面来说,沈万千都花了大力气,绝对是平康坊中最好的。

    轩辕居和翠红楼,完全风马牛不相及,而且境况不一样,打广告也绝不能一概而论。

    夜深了。

    长安城只有零星的灯火。

    莱国公府的书房内,杜荷还趴在书桌上奋笔疾书。

    他身前,桌上,地下,到处都是散落的纸张。

    已经写了很多稿纸,可他还是不满意。

    一夜,很快过去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。

    李丽质推开房门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顿时吓得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杜荷披头散发,眼睛红红的,站在门后。

    看见李丽质,他立即从身后拿出两张纸,“老婆,赶紧去,让家具厂给二路、五路的马车,全部印刷上新的广告,内容都在这上面。”

    李丽质大喜,急忙接过两张纸,可仔细一看,两张纸上,都只有短短的几行字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她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“夫君,这是不是太过简单了?”

    杜荷挥挥手:“老婆,按我说的做,绝对不会有错!”

    李丽质将信将疑,最后还是选择相信杜荷,急忙派人送去家具厂,并吩咐人将二路和五路马车全部送去家具厂,交给家具厂场长张度进行改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永宁门附近。

    一个凉亭下方。

    聚集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这里是人民大道的起点,也是二路公共马车的起点。

    此刻聚集的这些人,正是要乘坐马车游览人民大道的。

    没错,这些人便是慕名而来游览人民大道的。

    虽说人民大道不长,但大家都不是缺钱的人,便想着乘坐大马车进行观赏,别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过去,聚集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说道:“按照这上面的时辰表,二路马车应该在半个时辰前就到了,为何今日迟迟不见踪影,莫非,二路马车已经取消了?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说道:“那不行啊,我好不容易从同州赶来,就想乘坐这大马车看看人民大道,要是取消了,可如何是好啊!”

    又有人说道:“这马车倒是不错,可惜,上面印刷的都是青楼的广告,实在是有些低俗,不堪入目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顿时得到许多人的附和。

    “没错没错,大马车是好东西,可惜驸马爷为了赚钱,竟然丧心病狂,印刷青楼的广告,就凭这一点,就会有许多人打死也不乘坐大马车的!”

    “要是没有广告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反对,抵制广告!”

    “决不能让马车有广告了!”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,却都对翠红楼的广告十分抵触。

    世界就是如此奇妙。

    你要是悄悄带一个男子去翠红楼快活,他心里是十分感激的。

    你要是公开宣布说某个男子去翠红楼快活,就算他不会羞愧,也会挂不住面子的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个时候的青楼虽说是合法的,却也没有彻底开放,男子逛青楼,无人怪罪,却也会被当成轻佻之人。

    而杜荷在所有的马车上印刷翠红楼的广告,无异于是在公开宣布,长安城的男人都会去翠红楼,长安城没有一个好男人啊!

    就在大家议论纷纷之际,有一道声音喊道:“二路马车来了!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九十四章 打脸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