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随后,太极殿上,便爆发出一阵嘲笑声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用奇怪的目光看向高士廉。

    “高大人,陛下问你话呢!”

    “若是那轩辕居的饭菜,真的和陛下每日用的膳一般,那我也要去尝尝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的稀罕事不少,可轩辕居的这等稀罕事,我还是第一次听闻呢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大家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高士廉却羞得满脸通红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,自己一时糊涂,被杜荷骗走一千贯,已经是奇耻大辱了。

    没曾想,杜荷胆大包天,竟然将轩辕居与宫中的御膳房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原本,这是大忌,是挑战帝王的权威,搞不好会受到巨大的惩罚。

    哪知道,知道*的李二陛下,非但没有生气,反而当着文武大臣,来了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好在,李二陛下也知道高士廉是个要面子的人,并未纠结此事。

    很快,散朝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往外走。

    高士廉却躲躲闪闪,慢吞吞的走在最后面。

    从太极殿到皇宫门口,只有短短几百步的距离,可他走得很难受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走出太极宫大门,他心中长长地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钻进马车,沉声吩咐道:“去莱国公府!”

    车夫驾着马车,不多时间,就将高士廉送到莱国公府门口。

    高士廉怒气冲冲地走到大门口,看向守卫,问道:“杜荷何在?”

    一个守卫客气地说道:“高大人,我家少爷不在府中!”

    “杜荷这个*,去了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小人不知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高士廉一甩袖子,转身上了马车:“去长安公交公司!”

    他心道,杜荷这个*,老夫早就知道你没安好心,你不但骗了老夫一千贯,还让老夫闹了这么大的笑话,真是岂有此理。

    我要你这个小*好看!

    马车经过街角,和一辆加长的二路马车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街边,有好几人对马车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吗,那轩辕居,是许国公府办的酒楼,许国公府贵为朝廷大臣,却是不知羞耻,竟敢说自家轩辕居的饭菜就是皇帝陛下每日吃的,真是恬不知耻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从未见过如此厚颜*之人!”

    有人议论道。

    高士廉听了,更是羞愧难当,怒火丛生。

    刺啦。

    他一下拔出放在马车中防身的宝剑,恨不得当场将杜荷劈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马车出了永宁门,来到长安公交公司。

    不等马车停稳,高士廉便提着宝剑,怒气冲冲往前而去。

    可是,找遍了整个长安公交公司,也不见杜荷的踪影。

    高士廉怒气难消,让车夫又驾着马车往灞河边去,灞河边上,正是梦幻集团原来的总部,大唐书斋,大唐家具厂,神奇农场,半山书院,还有其他一些产业,都还在这里。

    高士廉想着,这里是杜荷的老窝,杜荷这厮肯定是躲到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可惜,等他赶到灞河边上,还是不见杜荷的踪迹。

    高士廉好似一拳打空了,非常生气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十分难受!

    “杜荷你个小王八蛋,你给老夫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高士廉怒气冲冲地回到许国公府。

    他刚走进大门,就见儿子高履行走过来,说道:“爹,你去了什么地方,方才杜荷来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杜荷?

    高士廉听到这个名字,整个人的气场瞬间就不一样,他一把抓住高履行的肩膀,问道:“杜荷在哪?”

    高履行满脸好奇,“他在府上等了你一个多时辰,没等到你来,就走了!”

    高士廉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话剧都不敢这么演啊!

    他满长安城找杜荷,没想到,杜荷却在自己家里。

    “走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约莫两炷香!”

    追不上了!

    高士廉后悔不已。

    “爹,杜荷还留下一封信!”

    “在哪?”

    高履行急忙将信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高士廉迫不及待打开,却见上面只有一句话:高大人,恭喜!

    恭喜?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高士廉一下将纸张撕碎,扔在地上:“岂有此理,这个小畜生,他是故意气我呢,今日,老夫在朝堂上被众人奚落,现在,满长安城,都有人说我是傻子……没想到,杜荷这厮还敢来奚落我,真是岂有此理,来人……带上人们,老夫要去找杜荷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怒火非但没有平息,反而越来越烈。

    高履行一听,眼睛一亮,急忙去叫人。

    这时,管家急匆匆跑进来,口中高喊道:“老爷,老爷,大喜,大喜啊!”

    高士廉闻言,不悦地说道:“滚!”

    管家委屈道:“老爷,方才有消息传来,轩辕居发财了……短短两日时间,净赚了好几百贯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轩辕居,那就是一个笑……你说什么?”高士廉本以为传来的是笑话,突然间反应过来,满脸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管家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高士廉惊讶道:“这……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管家指着外面说道:“老爷,千真万确,轩辕居的掌柜,就在外面呢!”

    “快让他进来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轩辕居的掌柜进来,将最近发生的事,一五一十地告诉高士廉。

    “老爷,前段时间,咱们轩辕居的生意一落千丈,有好几日,连一个客人都没有,就连国子监那些学生,也不光顾了,可字前几日起,不知怎的,就有不少人陆续光顾,自前日起,简直是人满为患,而且来的人都不是国子监的那些穷酸学生,而是非富即贵的人,这些人舍得花钱,都点最好的菜,喝最好的酒,出手阔绰大方,短短几日,咱们已经净赚三百多贯了,照此下去,一个月就可以净赚好几千贯啊!”掌柜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高士廉突然站起身来,心潮澎湃地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正好,高士廉带着几个身强体壮的汉子走进来,兴奋地搓了搓手:“爹,这些人常年在府中,而且换了衣服,咱们这就去将杜荷揍一顿,保证没人知道是咱们干的,爹,杜荷那厮竟敢欺负到你头上,待我好好教训他一顿!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高士廉一扬手,直接给了高履行一耳光。

    “爹,你为何打我?”

    高履行一下就懵了。

    高士廉恨铁不成钢地吼道:“你个混账东西,揍什么揍,为父不打死你,已经算客气了……还不滚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爹,你……”

    高履行捂着脸,吃惊不已。

    这还是方才那个怒气冲冲说要教训杜荷的爹吗?

    高士廉整理了一下衣服,吩咐道:“来人,备马,老夫要亲自去拜访杜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公交公司。

    高士廉与杜荷再次见面。

    杜荷笑眯眯地看着高士廉,问道:“高大人,听闻你今日手持宝剑,满长安城寻我,还要我好看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高士廉嘴角一阵抽抽,笑了笑,说道:“贤侄,你说的哪里话,我与你,乃是忘年之交啊,我怎能做出这等事来,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吗?不瞒贤侄你说,今日,我的确是在满长安城寻你,却不是要将你怎样,而是特意来与你谈一桩买卖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还有这等好事?”

    高士廉点点头,不动声色道:“贤侄,方才我已经说了,咱们算是忘年交了,你若有难,我不能坐视不理不是,我近日听说你那长安九条线的马车广告,却只有两条线卖了出去,其他七条线,全都无人问津,我思来想去,决定帮你一把,将其他七条线的广告,全部接过来,你看如何?我许国公府,除了轩辕居,还有三个酒楼,两个布匹行,一些玉器铺子……其实在来之前,我已经算过了,如此以来,我许国公府肯定会吃了大亏,但谁让我欣赏你的才气呢,尤其是那首人面桃花相映红,堪称千古名句啊,贤侄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杜荷大喜,说道:“哎呀,高大人,我就佩服你这舍己为人的精神,有你这样的朋友,我此生无憾啊。真是太好了,我正愁剩下七条线的广告无人合作呢,你这真是雪中送炭啊!不过,如此一来,你可要吃亏,这怎么能行呢?”

    “又有何妨,老夫视金钱如粪土,与你乃是忘年交,与你父亲又是多年的至交好友,不必在意这些!”

    “当真,什么价格都可以?”

    高士廉为了忽悠杜荷,急忙摆摆手:“那是当然!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杜荷直接将早已准备好的合作协议扔到高士廉面前。

    高士廉心头大喜。

    他心道,杜荷这个大傻子,你也有今天啊!

    不过,他却是不敢怠慢,有了上次的经验,他拿过协议,小心翼翼地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条款,大多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唯独有一处变了。

    那就是价格。

    以前合作的价格是一个月一千贯。

    现在,却变成了两千贯。

    高士廉嘴角一阵抽搐,看向杜荷,问道:“杜荷,这里,是不是写错了,我记得是一千贯一个月啊!”

    杜荷毫不在意地笑道:“高大人,那是之前的价格,现在,是两千贯一个月,你绝对没看错,高大人,你方才说了,完全是看我有难,出手相助,雪中送炭,无论什么价格都可以,这话,算数吧?”

    高士廉看着杜荷那笑眯眯的样子,真想一耳光抽过去啊。

    这家伙,什么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可还配合老夫演得这么逼真!

    高士廉感觉自己才是那个大傻子!

    他恨不得又找个地洞钻进去!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九十六章 雪中送炭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