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千贯一个月,这是高士廉在来之前就让人测算好的价格。

    有这价格,许国公府的几项产业,就会从长安城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用不了多久,就能将广告费用赚回来,而且会赚更多的钱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价格变成了两千贯一个月。

    如此,还能否赚钱,他心里就没底了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会儿,才露出笑容:“贤侄,你真会开玩笑……我说过,咱们是至交好友,对了,你方才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杜荷也笑道:“高大人,你方才说要花钱,在剩下的七条线上打广告。每个月两千贯,这是定死的价格,就是天王老子来了,也不会变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突然瞪大眼睛:“什么?我说过这话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高士廉突然激动地站起身来,“杜荷,你可不要戏耍老夫,老夫虽然年事已高,但也不会说出这种话来,再说,咱们是至交好友,你又如何会答应这样不合理的要求呢,哈哈,贤侄,你可真会开玩笑啊,要不是我清醒,只怕都被你骗了,你这个玩笑,一点都不好笑啊,贤侄,我今日是特意过来看望你的,若是无事,那我就告辞了!”

    说着,高士廉起身就往外走,一刻也不愿意多呆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一共九条线,每个月两千贯的广告费,一个月就将近两万贯啊,许国公府虽然财大气粗,可也不是这么个糟蹋法啊。

    杜荷站在原地冷笑。

    马周站在一旁,问道:“少爷,难道真的让他就这么走了?岂不是便宜了他?”

    杜荷淡淡地笑道:“老马,不出一炷香,他会回来的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马周露出了惊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以前与高士廉同朝为官,对高士廉一直都敬重有加,甚至有些佩服高士廉的为人。

    可今日,才算彻底见识到了高士廉的*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士廉急匆匆往外走,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今日,实在是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他刚上了马车,却突然瞥见,一辆马车出现在旁边。

    这马车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,这不是司空府的马车吗?

    然后,便看见长孙冲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高士廉眉头一皱!

    不好!

    他一下跳下马车,拦在长孙冲面前,问道:“冲儿,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长孙冲吓了一跳,看清是高士廉,这才说道:“原来是舅外祖父,我道是谁呢,没啥,我过来随便看看!”

    高士廉凑到长孙冲身前,小声问道:“你别跟老夫装傻,你是不是来与杜荷谈打广告之事的?”

    长孙冲点点头:“舅外祖父,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!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现在杜荷已经坐地起价,从原来的一千贯一个月,变成两千贯一个月了。”高士廉说道。

    长孙冲想了想,笑道:“舅外祖父,这就不牢你操心了,我爹已经交代了,今日到长安公交公司,不管杜荷给什么价格,司空府都奉陪!”

    如今,在私底下早就传开了。

    轩辕居花了一千贯,打了一个月的广告。

    短短十日时间,就赚了两千多贯。

    广告费早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司空府早就算过,只要一条公共马车线路的广告,就能大赚特赚。

    两千贯,根本不叫事。

    高士廉眼睛一跳,然后转身就往长安公交公司里面跑。

    “哎呀,舅外祖父,你这是干啥呀?”长孙冲见了,大吃一惊,急忙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院子里。

    杜荷一边喝茶,一边与马周商议着什么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人影猛地冲进来,一下冲到桌前,抓起桌上的笔,唰唰就在一份合作协议上签下了名字。

    “杜荷,这是我与你新签署的合作协议,合作期限为半年,这次,我要三路马车。”高士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杜荷和马周这才看清,这黑影,正是去而复返的高士廉。

    高士廉十分装逼地捋了捋胡须。

    等长孙冲走进来的时候,他才慢条斯理地往外走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不只是司空府,还有许多人,都纷纷来到长安公交公司与杜荷谈合作。

    不到两个时辰,长安公交公司九条线的广告位,半年内的合作,全部谈妥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的早朝上。

    李二本以为,高士廉会羞愧难当,不敢来上早朝。

    哪知道,高士廉非但来了,而且腰杆笔直,面色红润,就像是家有喜事一般。

    李二好奇地问道:“高爱卿,朕听闻,那轩辕居乃是许国公府的产业,如今,满长安城都在流传,轩辕居的饭菜,与朕每日用的膳一般无二,此事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大殿上,顿时又是一阵嘲讽的笑声。

    可大家惊讶的发现,高士廉不像昨日那般窘迫和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反而十分自豪,说道:“启禀陛下,此事,臣早已知晓,不过,老臣,也是受害者啊,臣花了一千贯,在杜荷的大马车上打广告,没曾想,杜荷竟然如此宣传,此事,还请陛下明察秋毫!”

    “哦?”李二惊讶道,“高卿家,你当真花了一千贯打广告?”

    李二与高士廉,不但是君臣,还是好友,他深知高士廉这家伙十分抠门。

    如今却舍得花一千贯打广告,真是稀奇啊!

    毕竟广告这玩意儿,刚出现不久,就连李二都还未彻底接受。

    高士廉不卑不亢道:“陛下,一千贯,只是之前,昨日,臣又与杜荷合作了,这次,臣花了一万多贯,还是打广告。”

    一万多贯?

    高士廉这是疯了吗?

    许多人都不解。

    唯有长孙无忌抱着手,嘴角冷笑。

    一群浅薄之人,你们当真知道这广告的效果吗?

    几日后,当有人掌握*的时候,一切都晚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。

    接头繁华。

    圈地运动过后将近半年。

    当初,鄠县士族们以为,士族们、商贾们*走之后,鄠县将会成为一座空城。

    可现实是,鄠县非但没有成为一座空城,反而越来越繁华,越来越多的人,到这里来经商,做买卖。

    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鄠县县城往外扩展了三次,足足比此前扩大了一倍。

    这时候,鄠县没有城墙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若是有城墙,扩展起来肯定很麻烦。

    没有城墙,就没有禁锢的压力。

    鄠县的繁华,离不开赋税局的出现。

    以往,在长安,在其他地方做买卖,商人们都要忍受重重的赋税,甚至还要花大钱收买管理坊市的官员。最明显的就是长安城的东西二市,随便一个小小的吏,每年都有非常可观的收入。

    而在户县,没有划定集市的概念,随处都可以做买卖,而且一切赋税都是透明的,小本买卖根本不需要上交赋税,至于到了一定程度,也只需要每个月按赚钱的多少抽成来上缴赋税。

    而安鄠大道则是将鄠县和长安城紧密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,愿意到这里来经商做买卖。

    第一批到鄠县县城做生意的人,大多是被杜荷坑来的。

    随后,第二批,第三批,却都是心甘情愿的。

    鄠县县城,热闹和繁华,超过了一州首府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。

    一个小女孩,晃晃悠悠地在街上闲逛。

    这小女孩穿着粉色长裙,扎着小辫子,一张*的脸蛋,如粉雕玉琢一般。

    她身边没有任何的护卫,可周围人见了,都对她十分恭敬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,有一只一人多高的长得十分凶狠的棕熊。

    这小女孩,正是杜锦薇。

    “是晋阳郡主!”

    “哇,是郡主啊!”

    “郡主好漂亮啊!”

    杜锦薇背着手,像个小大人似的,像巡视一般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纷纷跟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她只是微笑回应。

    棕熊阿黄似乎通人性,也朝大家裂开嘴笑。

    可它一笑,却是将许多人都吓跑了。

    杜锦薇也很无奈啊。

    她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突然,她听见前面吵吵嚷嚷。

    一群人围拢在一起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杜锦薇百无聊赖,正感觉无聊呢,突然眼睛放光,兴奋地跑过去,扒开人群。

    只见人群四散的人群中间,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,正跪在地上,低垂着头,胸前挂着一块牌子,写着:卖身葬父。

    小女孩前面,站着一个身穿锦衣华服的青年,约莫二十出头。

    青年身边站着几个家奴,个个都是趾高气昂的样子。

    青年嘿嘿地笑道:“小妹妹,你要卖身葬父,真是可怜啊,这样吧,本公子见你可怜,就大发慈悲,买下你吧!”

    那小女孩顿时开始磕头,口中喊道:“多谢公子,多谢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叮。

    一个开元通宝,掉在小女孩身前。

    青年嚣张地说道:“这一文钱,你就拿去吧,现在你是我的人了,来人,将她带走!”

    小女孩目瞪口呆,反应过来,大哭道:“公子,可是,我爹刚去世几天,连棺材都买不去,公子,求求你可怜可怜我,只要给我一贯钱就可以了,公子,求求你好人做到底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一贯钱?我呸,你也不看看你,长得歪瓜裂枣的,就你这模样,一文钱不能再多了,哼,你还敢跟本公子讨价还价,信不信本公子将你活活打死,让你去陪你爹?”青年嚣张至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兄弟们,现在改成一章k,更新章数少了,但字数不少!)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九十七章 全凭演技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