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着,青年扬起手中的马鞭,劈头盖脸就往那小女孩身上打去。

    小女孩躲避不及,干净的脸颊上,顿时出现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们,个个都露出愤怒的表情,然而没有人说话,有人甚至沉默着一言不发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杜锦薇见状,气不打一处来,气哼哼地道:“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敢如此嚣张,难道没有王法了吗?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手腕上挎着竹篮的老妇急忙扯了杜锦薇的袖子一把,小声说道:“哎呀,小娃娃,你不要命啦,你知不知道,打人的是谁?他叫卢由,在鄠县有钱有势,听说还是范阳卢氏的人哪,在鄠县,在长安,都没人敢招惹他呢。”

    周围又有人劝道:“是啊,小女娃,你长得这么漂亮,还是赶紧回家去吧,这卢由公子,最喜欢小女娃了,他要是看见你,你多半就完了!”

    “快走吧!”

    “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!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劝诫。

    杜锦薇嘴角冷笑,“我二叔乃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,谁也不怕,我又有什么好怕的!”

    说罢,她往前一步,指着打人的卢由,大声斥责道:“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,真是岂有此理,还有没有王法了?”

    卢由提着鞭子,缓缓转过身来,看见杜锦薇,顿时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原本,他对卖身葬父的小女孩着迷不已。

    可一看到杜锦薇,顿时就绝对那女孩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卢由啧啧道:“呀,这是哪家的小女娃,长得真标志啊,哈哈,本公子看上你了,跟我走,保准你吃香喝辣的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人全都瞪大眼睛,一个个心中叹息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多好的女娃,又便宜卢由这个混账了。

    杜锦薇心里,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她反倒朝卢由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卢由顿时满心激动,屁颠屁颠地朝杜锦薇跑过来,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小女娃,我来啦……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卢由话音未落。

    就听杜锦薇大喊一声:“阿黄!”

    吼。

    一头棕熊,突然从人群后面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正是阿黄。

    阿黄低吼一声,猛地将卢由抓起,唰的朝远处扔去。

    卢由还没反应过来,身体就飞了出去,横飞着,一下骑在了一棵怀抱粗的大树树干上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然后缓缓顺着树干滑落。

    他的小鸟,正好砸在树干上。

    在砸上去的瞬间,他感觉到咔嚓的一声,应该是蛋碎了。

    “嗷呜……”

    卢由惨叫一声,眼睛一翻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卢由的属下见状,愣了愣,嗷嗷地叫着朝杜锦薇冲来。

    可惜,在阿黄面前,这七八个壮汉不堪一击,不多时间,全都被打晕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杜锦薇拍拍手,鄙夷道:“切,就这三脚猫的功夫,还敢上街来欺负人,真是丢人啊!”

    她走上前,来到那卖身葬父的女孩身前,瞪大眼睛,问道:“姐姐,你需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那女孩吃惊地看着杜锦薇,低垂着头:“我要一贯钱,安葬我爹!”

    杜锦薇拉着女孩的手,不在乎地说道:“你跟我来,我给你十贯钱,你以后就跟着我吧,再没有人敢欺负你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处理完长安之事,杜荷便往鄠县赶。

    哪知道,马车刚上安鄠大道。

    一匹快马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马上的人是许正道。

    许正道快马加鞭,看见杜荷的马车,非但没停下,反而急加速,在快马经过杜荷的马车的瞬间,他纵身一跃,轻盈地钻进了马车中。

    猛然间,面前多了个人。

    杜荷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握草,正道,你想干嘛?”杜荷急忙捂住胸口。

    许正道汗颜道:“……杜荷,你侄女又闯祸了,她今日在鄠县县城大街上,将卢由给打了,现在生死未卜,卢家已经派人到县衙伸冤。”

    卢由?

    “卢由是谁?”杜荷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许正道有些无语:“卢由你都不知道,卢由,乃是鄠县卢明安的儿子,这父子二人,来头很大,是范阳卢氏的一支,几个月前才到鄠县经商的,而且做的都是大买卖,鄠县赋税局每月收缴的赋税,有两成都是卢氏上缴的,而且,鄠县新来的商贾,大多和卢氏有关系,与卢氏沾亲带故。”

    范阳卢氏?

    杜荷顿时面色一寒。

    范阳卢氏,可是当今五姓七望中的一支,连李二陛下都忌惮几分。

    想当初,鄠县的一堆小士族反对圈地运动,联合起来逃离鄠县,背后就有这些大士族的身影。

    没想到,鄠县刚有起色,卢氏这样的豪门,就忍不住插手进来了。

    许正道补充道:“自打卢氏进了鄠县,隔三差五便私会魏叔瑜,现在,许多人都已经知道,鄠县县令魏叔瑜已被卢氏收买了。而卢由,仗着身后的卢氏,在鄠县为非作歹,欺压百姓,没曾想今日被锦薇小姐碰了,便出手将他给揍了……若是魏叔瑜当真被收买,此事只怕会闹大,届时,就不好收场了!”

    杜荷笑了笑,说道:“此事,不足为虑,魏叔瑜,没那么容易被收买!”

    说罢,他让车夫加快速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。

    县衙。

    大厅内。

    魏叔瑜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在他正对面,乃是一个五十左右岁,留着长髯的男人,身材干瘦,目光炯炯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卢明安,纨绔公子卢由的父亲,也是范阳卢氏在长安城的一支。

    卢明安等人此前是居住在长安,所有的生意,也大多在长安城,后来鄠县县城突然异军突起,卢家毫不犹豫,立刻将经商的重心转移到鄠县,果然收获巨大。

    而今,卢由被杜锦薇殴打,生死未卜,卢明安便带着卢氏的族人,前来鄠县县衙伸冤。

    这些人既是卢氏的族人,也是鄠县县城内首屈一指的大商人,鄠县今日的繁华,离不开这些人。

    魏叔瑜之所以坐立不安,正是因为卢明安亲自出马,卢明安虽然不能代表范阳卢氏,却也是范阳卢氏中举足轻重的人物,就连魏徵也多次交代他,轻易不要得罪卢氏。

    而今,卢明安上门要求鄠县县衙捉拿凶手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!

    杜锦薇不但是晋阳郡主,还是杜荷的侄女,杜荷与我那可是过命的交情。

    魏叔瑜一时间犯了难。

    气氛沉闷着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九十八章 路见不平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