卢明安看了看魏叔瑜,说道:“魏县令,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杜锦薇乃是晋阳郡主,当街行凶,如今我儿躺在床上,生死难料,你身为鄠县的父母官,还不捉拿凶手,这件事,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啊!”

    魏叔瑜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说道:“卢家主,你稍安勿躁,我身为一方县令,自然不能偏袒任何一方,我已经派人去调查,若是事实真如你们所说,自然会秉公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等的就是魏县令这句话,你尽管派人去调查,今日有许多人都瞧见了,就是晋阳郡主指使那头熊打人的……魏县令,你今日要是不给老夫一个满意的说法,老夫就不走了!”卢明安神色不悦,气哼哼地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听门口响起一阵脚步声,随即一道声音响起:“此事,不必如此大费周折。”

    众人扭头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门口走进来两个青年。

    卢明安唰的一下站起来,盯着为首的青年,吃惊道:“杜荷?”

    杜荷上下打量着,突然笑了:“你就是卢明安?卢家主,久仰久仰,此事,我已知晓,锦薇虽然是晋阳郡主,但也是我的侄女,我不能坐视不理,说吧,你要怎么才能善了!”

    说着,杜荷大马金刀地坐在了旋转木椅上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赶紧上茶,用的都是上等的好茶,并非魏叔瑜用来招待卢明安等人的茶。

    再旁边的人,赶紧拿出扇子,殷勤地为他扇扇子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貌美的小丫鬟立即上前,替杜荷揉捏肩膀。

    卢明安看得嘴角一阵抽抽。

    都说杜荷这厮生活奢靡,真是名不虚传啊。

    卢明安重新落座,皮笑肉不笑地说道:“杜驸马,你来了正好,晋阳郡主杜锦薇当街行凶,打伤了我儿子,现在生死未卜,有许多人都可以作证,今日,我便是来讨一个说法的,若是鄠县县衙不能给我一个公道,我便去京兆府,若是长安府不行,我便去皇城门口敲御鼓,请陛下圣裁此事。”

    杜荷咪着眼睛,问道:“卢由情况很严重?”

    卢明安道:“到现在依然昏迷不醒!”

    “卢家主,此事若是锦薇所为,你开个价吧,怎么才能善了?”杜荷问道。

    卢明安没开口,他身后一个中年男人便说道:“杜驸马,此事闹大了,对大家都没有好处,若是真的传到长安,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事,你既然想善了,不妨将制造玻璃的法子,送一份给我们,大家一起发财,如何?”

    杜荷一愣,“你们想卖玻璃?”

    那男子摇摇头:“不,我们对玻璃的生意不敢兴趣,只是想看看,这玻璃是如何个制造法,完全不会影响你的玻璃厂生意。”

    杜荷表面上神色不动,心中却咒骂不已。

    我信你个鬼,你个糟老头坏得很!

    那男人见杜荷不说话,继续说道:“实不相瞒,我侄儿卢由,命根子已经被砸坏了,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子嗣,对一个男人来说,这是莫大的耻辱,对我卢氏来说,也是奇耻大辱……所以,别管打人的是晋阳郡主,还是其他人,这件事,都不可能就这么算了,哪怕倾尽全族之力,也要为我侄儿卢由讨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魏叔瑜见状,悄悄扯了扯杜荷的袖子,小声说道:“杜兄,范阳卢氏,乃是天下的名门望族,在幽州一带根深蒂固,哪怕是在朝中,也有不少卢氏子弟为官,若卢氏真的倾尽全力要追究此事,只怕会很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笑了笑,不在意道:“卢家主,你的意思呢?若我真的交出玻璃制造法,你们就能不追究此事?”

    卢明安点点头:“杜驸马,明人不说暗话,若你真的能将这玻璃制造的法子拿出来,此事,便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杜荷一下站起身来,说道:“兹事体大,卢家主,不若这样,明日午时前,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!那老夫就给你个面子!”卢明安深深地看了杜荷一眼,带着卢氏的人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等卢明安等人离开。

    杜荷这才转身问道:“魏兄,事情,查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魏叔瑜说道:“我已经派人去查了,当时,街上有许多人都看见,是晋阳郡主让那头熊打人的,此事起因是卢由欺负那个卖身葬父的女娃,晋阳郡主路见不平,出手相助,只是,这些百姓,都已经收了卢氏的好处,不愿举证,反而一口咬定是晋阳郡主指使一头熊打人,若是卢氏真将事情闹大,对晋阳郡主不利啊!”

    许正道冷声道:“杜荷,你发话吧,今夜三更,我要灭卢氏满门,看他们怎么追究此事!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魏叔瑜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沉默一会儿,说道:“此事,并非毫无办法,明日午时之前,必须妥善解决!正道,你立即去长安一趟,替我送两封信!”

    说罢,杜荷挥笔写下两封信,交给许正道。

    许正道立即送往长安。

    然后,杜荷交代魏叔瑜一番,才转身来到后院。

    他刚走进后院,便看见杜锦薇低垂着头,站在大门后面。

    见到杜荷,杜锦薇急忙走上前,小声说道:“二叔,我又闯祸了!”

    杜荷上前,揉了揉杜锦薇的脸蛋,笑道:“区区卢氏,我还没放在眼里,锦薇,这件事你做得对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这是我们杜氏的优良品德啊,你救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她在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杜锦薇指着不远处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树下,站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子,怯生生地看着这边。

    看见杜荷,这女孩眼睛躲躲闪闪的,害怕不已。

    杜荷心道,这丫头虽说营养不良,可也是个美人胚子,怪不得卢由那厮要当街强抢。

    他上前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女孩低着头,用细弱蚊虫的声音说道:“我……我叫梦琦。”

    杜荷随口问道:“梦琦?你是出物理装还是法师装啊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杜荷顿时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果然,梦琦和杜锦薇都是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杜荷拍了拍脑袋,无奈地笑了笑,不等杜锦薇发问,他急忙摆摆手,算是遮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九百九十九章 名不虚传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