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荷沉声说道:“梦琦,你的事,我已经听说了,我会派人去料理你爹的后事,从今后,你就先跟着锦薇,等我腾出手来,收拾了卢氏,你若愿意留下,就在锦薇身边照顾她,若不愿意,我会给你一笔盘缠,自愿离去!”

    噗通。

    梦琦一下跪倒在地上,眼泪婆娑地说道;“谢谢二叔,谢谢二叔!”

    二叔?

    杜荷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我这么年轻的叔叔,还真是少见啊!

    他摸了摸下巴!

    命运啊,你这个无情的彪子。

    一转眼,我到大唐都两年多了,从一个青涩少年,成为长安首富,还娶了两个公主,现在都当叔叔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深。

    鄠县城西,卢氏大宅。

    这座宅子,原本是梁凯的。

    梁凯以低价卖给了鄠县开发公司。

    卢明安来到鄠县,一眼就看中了这宅子,花了高价从鄠县开发公司买了过来,还花了大气进行装饰。

    这宅子却是比鄠县县衙还要气派,在鄠县绝对是最宽大和豪华的宅院。

    后院一个屋子内。

    卢由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下身疼痛难捱。

    床边站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是卢由的父亲卢明安。

    另一个,则是今日白天在县衙开口向杜荷索要玻璃制造秘方的男子,名叫卢明宇,乃是卢明安的胞弟。

    卢由张开干裂的嘴唇,艰难地说道:“爹啊,我感觉我下面,疼得厉害,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嚣张跋扈的卢由,在晕过去之后,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卢明安别过头去,整理了一下心绪,才缓缓说道:“儿啊,都是为父害了你啊,大夫已经尽力了……可还是没保住啊!”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卢由顿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他没有哭,眼神反而变得越来越冷峻。

    “爹……杜锦薇,好狠啊!”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!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娶妻生子啊!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不会放过杜锦薇的!”

    “总有一日,我要让杜锦薇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

    卢由咬牙切齿地说着。

    卢明宇闻言,突然说道:“侄儿,切不可冲动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当务之急,你要好好养伤,还有,咱们要从杜荷手里拿到玻璃制造的秘方,有了玻璃秘方,咱们卢氏的生意就会上一层楼,届时,倚靠咱们卢氏的力量,完全可以打败杜荷,让天下人都知道,玻璃是咱们范阳卢氏制造的,和杜荷没有任何关系!”

    卢明安点点头:“由儿,你叔父说的不错,如今,杜荷还是驸马,杜锦薇又是晋阳郡主,杜如晦还是右相,杜氏的气焰如日中天,咱们切不可与之硬碰硬,首要之事,便是从杜荷手中拿到玻璃制造的秘方,不过,报仇的日子,不会太久……朝中已经有消息传出,杜相应该很快就要致仕了,只要杜如晦离开右相之位,杜氏便失了势,朝中再无人能为杜荷撑腰,那时,就是咱们报仇雪恨的时候!”

    范阳卢氏这样的名门望族,屹立几百年不倒,不管是在地方还是在长安,都很深地骨,子弟众多。

    可杜氏这样的,顶多算是随着大唐建立而出现的新贵族。

    整个氏族,也就只有杜如晦一人。

    杜如晦一旦倒下。

    树倒猢狲散,杜氏也就完了!

    这也是卢明安和卢明宇兄弟二人的打算!

    卢明宇说道:“大哥,明日,一定要逼迫杜荷,拿到玻璃制造秘方!”

    卢明安点点头,却又说道:“只要是杜荷不出幺蛾子,那就一切无事了。”

    卢明宇冷笑道:“大哥放心,白天在场的那些人,我已经全部安排妥当了,别说杜荷,就是京兆府的人来了,也查不出什么。”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次日清早。

    卢明宇和卢明安兄弟二人一大早就开始等待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午时都快到了,依然不见鄠县县衙有动静。

    卢明宇说道:“大哥,为免夜长梦多,杜荷那小子搞鬼,咱们这就去县衙,若是杜荷真是不知死活,咱们这就去京兆府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!”

    二人急忙来到鄠县县衙。

    进了县衙院子,却见杜荷坐在亭子下的一张扶手椅上,悠然自得。

    杜荷呵呵笑道:“卢家主,距离午时,还差半个时辰,你便迫不及待来县衙了吗?”

    卢明安未开口,卢明宇便迫不及待地说道:“杜驸马,不差这半个时辰,今日,我们便要给我侄儿讨一个公道,昨日的条件,你考虑好了吗?”

    杜荷站起身来,扔掉手中的糕点,笑道:“何必这么着急。在给你们一个交代之前,本少爷要将此事查清楚,我打算将昨日亲眼看见我侄女锦薇打人的证人,全部叫来问话,你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卢明安心中冷笑,那些人,早已被我卢氏重金收买了,杜荷啊杜荷,你就算将他们全部抓起来,也无济于事的。

    因为,卢氏不但给了这些人钱,还发出过威胁,有谁要是敢乱说话,就会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这些市井小民,为了钱,为了保命,连杀人放火都敢做,又有什么不敢做的。

    他嘴上却是说道:“那最好不过,杜驸马,请便!”

    啪啪。

    杜荷拍拍手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几个衙役出现。

    带着三十多个人,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杜荷扭头,问道:“卢家主,这些人,便是衙役们辛苦寻来的证人,昨日都在现场,你们看看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卢明宇急忙道:“没错,就是他们,昨日,我已经亲自与他们交谈过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些人,全都被卢氏重金收买,并且收到了卢氏的威胁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不是昨日在场的全部人,但也是大部分了。

    魏叔瑜走出来,问道:“你们,都是昨日在场的人,愿意证明晋阳郡主杜锦薇当街指使一头熊殴打卢由的吗?”

    众人都点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签字画押。

    魏叔瑜正准备圣堂审问。

    却见杜荷直接走到县令的位置坐下,拿起惊堂木猛地一拍,高声道:“诸位,本少爷并非鄠县县令,甚至没有一官半职,只是一个小小的驸马而已,现在由本少爷来审理此案,你们挨个上前来叙述当时发生的经过,不过,为了检验大家说的真假,请你们都把手放到这个盒子,握住里面的棍子,若是说真话,便不会有任何动静,若是有人说假话,盒子便会裂开。”

    在大唐中间,有一个半人高的木盒子。

    在中间的地方,开了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里面黑魆魆的,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卢明宇和卢明安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杜荷果然要搞幺蛾子啊。

    卢明安有些坐不住。

    卢明宇却笑了笑,小声说道:“大哥放心,我早已安排妥当,昨夜,又给他们送了一笔钱,而且告诉他们,若是敢乱说,不但要把钱收回来,还会将他们和家人悄悄送出鄠县,卖到西域去做奴隶,这些人,全都胆小得很,绝不敢乱说话!”

    二人这才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玻璃制造秘方,很快就要到手了啊!

    两人都心潮澎湃。

    这时,却见那三十多个证人,紧张地抬头看向杜荷。

    “是鄠邑郡公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鄠邑郡公啊!”

    “鄠邑郡公竟然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鄠邑郡公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个小声说着,激动不已,跟看见神仙一般。

    扑通扑通。

    一个个家伙,跪倒一地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这一幕,让在场的人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就连杜荷也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这是咋回事?

    突然,有一个老者抬起头来:“鄠邑郡公,你可回来了啊,草民有罪啊,草民收了卢氏的钱,他们让我无限晋阳郡主啊,其实,是那卢由公子当街欺负一个卖身葬父的孩子,晋阳郡主看不过,准备救人,却被卢由公子调戏,那头熊是为了保护晋阳郡主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等亲眼所见!”

    “晋阳郡主没打人,是那头熊打的!”

    “卢由不是人啊,卢氏还威胁我们,说要是敢乱说话,就打死我们啊!”

    “鄠邑郡公救命啊!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章 威信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