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看着三十多个证人,全都跪倒在地上,口中滔滔不绝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卢明安和卢明宇兄弟二人顿时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卢明宇。

    他早就猜到杜荷不甘心,今日肯定会亲自审问此事,所以昨晚连夜安排妥当,不但给了这些人一笔丰厚的补偿,而且恩威并施,威胁了这些百姓。

    这帮人的确答应得好好的,别说是鄠县县衙,就是到京兆府,到长安城,也都会一口咬定是晋阳郡主杜锦薇当街指使棕熊行凶。

    可眼下怎么全变卦了?

    卢明安脸色阴沉,小声问道:“二弟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卢明宇一脸懵逼:“大哥,我……我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杜荷一拍惊堂木,高声说道:“尔等住嘴!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闹哄哄的大堂上,一下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杜荷这才问道:“照你们所说,此事,并非是晋阳郡主无缘无故指使棕熊伤人,而是另有隐情?”

    一个胆大的老者急忙趴下身子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鄠邑郡公明鉴,此事,乃是卢由公子强行用一文钱要买走那卖身葬父的女娃,女娃不答应,便被卢由公子殴打,晋阳郡主看不过,这才出手相助,要说晋阳郡主指使棕熊打人,那都是没有的事,我等只看见突然跑出来一头熊,啥都不知道啊……再说,小老二活了这么多年,熊也见了不少,可那都是畜生,怎么可能听人话。”

    杜荷笑眯眯地问道:“你这么说,也就是不相信那畜生是受晋阳郡主指使了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老者点点头。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附和道:“鄠邑郡公,你可要好好查查啊,晋阳郡主只不过是个小孩子,又怎么可能指使熊打人!”

    “此事,绝对没有!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作证!”

    “俺也一样!”

    大伙都很热情。

    杜荷又问道:“你们,可敢为自己的话负责,签字画押,若是有半句虚假,那就是大罪。”

    “愿意!”

    “我们愿意!”

    “俺也一样!”

    大家都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魏叔瑜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昨日,他就审问过这些证人,这帮家伙一口咬定是杜锦薇故意打人。

    今日,却是来了个大反转。

    杜荷愣了愣。

    有意思!

    甚至,他都怀疑这帮家伙是不是被自己收买了,怎么就配合得这么天衣无缝呢?

    他扭头,似笑非笑地看向卢氏二兄弟。

    “卢家主,你也看见了,事实就是你儿子当街行凶,晋阳郡主只不过是为民除害,这么多证人,全都愿意为自己的言行负责,你们,还有什么好说的?”

    卢明安不说话。

    卢明宇却说道:“杜驸马,这些刁民,昨日与今日的说辞,完全不一样,根本不可信,说不定,他们是被人收买了!”

    见状,那老者突然站起身来,指着卢明宇,大声说道:“卢二爷,我……认得你,鄠邑郡公,昨晚,就是他带人到小老二家中,给了小老二一贯钱,让小老二今日在县衙指认晋阳郡主无故打人,若是小人不答应,就要将小人的腿打断,送去南方做叫花子……请你为小老二做主啊!”

    “对,昨晚就是他!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给我们钱的,还让我们指认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好几个人纷纷起身,对卢明宇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卢明宇气急败坏地吼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竟敢血口喷人,好,好,我卢明宇,记住你们了,你们,都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那老者冷笑道:“卢二爷,小老二知道你卢氏有钱有势,不过,俺们都不怕你,哼,想当初,我们流落在鄠县的街头,衣不蔽体,食不果腹,吃了上顿没下顿,只能等死,是鄠邑郡公来了鄠县,是他施行三大政策,是他给了我们活命的机会,而后,又是他带领大伙赚钱,让我们的日子越过越好……就算是死,俺们也不会无赖晋阳郡主的!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不怕死!”

    “卢氏要是有种,就打死我好了!”

    “鄠邑郡公就是我的再生父母,谁敢跟他作对,就是跟我过不去!”

    “卢氏*!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义愤填膺,纷纷说道。

    这就是民心!

    想当初,这些流民流落街头,连命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是杜荷给了他们活命的机会,还让他们过上了好日子。

    这些单纯的百姓,心里没有三皇五帝,没有当今陛下,却有杜荷。

    卢明安唰的站起身来,看向杜荷:“杜驸马,这些刁民,不知好歹,颠倒黑白,此事,我不服!”

    杜荷冷笑道:“卢家主,你是想将事情闹大,闹到京兆府,闹到长安城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卢明安冷哼,那意思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杜荷却突然笑了:“还有件事,忘了告诉你,今日审理此案的,可不是我,我杜荷不过是一介驸马,没有一官半职,又怎么可能审理此案呢……二位大人,你们可以出来宣布结果了!”

    他朝后堂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随即,便看见两个中年男人从后堂走出来。

    正是当今大理寺卿韦挺,御史大夫魏徵。

    这二人在朝中都以铁面无私著称。

    卢明安和卢明宇顿时面色大变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果然,只见韦挺上前,看了看卢氏兄弟二人,冷冰冰地说道:“本官乃是大理寺卿韦挺,今日受杜驸马委托,审理晋阳郡主行凶一案,此案事实已经清楚,卢由行为不端,当街打人,强买民女,罪无可恕,立即派人将其捉拿归案,晋阳郡主虽说仗义出手助人,却也伤了人,一并拿下,二人由鄠县县令魏叔瑜审理,按照大唐律令进行惩处。”

    说着,韦挺看向卢氏兄弟:“卢家主,本官的说法,你们还满意吗?若是你们不满意,大可以到京兆府,甚至京师告诉,今日,不但有这么多证人在场,还有魏大人见证。”

    卢明宇刚要靠口,却被卢明安一个眼神制止了。

    卢明安说道:“韦大人公正无私,草民早有耳闻,只是,此事既然已经查明,都是犬子不对在先,而今,他已经生死未卜,还请大人体恤草民,不再追究此事,至于晋阳郡主指使熊打人一事,纯属子虚乌有,而那卖身葬父的女娃,草民愿意拿出重金安抚,请大人明鉴!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一章 大反转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