韦挺闻言,扭头看了看杜荷。

    杜荷不着痕迹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韦挺说道:“既是如此,那再好不过。既然卢家主如此说,那便签字画押吧,将来若是有变故,也好有个说法!”

    韦挺不愧掌管大理寺多年,办事滴水不漏,严格按照程序开展。

    卢明宇虽然不情愿,却也无可奈何,然后签字画押。

    卢氏兄弟耷拉着脑袋,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二人刚走到门口,却听身后,杜荷突然对那些百姓说道:“你们,都是我鄠县的好百姓啊,大伙都散了吧,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!”

    “鄠邑郡公威武!”

    “郡公好人啊!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称赞。

    卢氏兄弟走出县衙大门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卢明宇满脸火气,不可思议道:“大哥,杜荷这就是摆了咱们一道啊,大不了就让他们将由儿抓走,这件事,绝对不能完,到时候,咱们将事情闹大,就算不能将杜锦薇那小贼怎样,至少能毁掉她的声誉吧?更何况,杜荷此子行事乖张,在朝中树敌颇多,只要事情闹大,届时肯定有人会借此机会抨击杜荷,不愁他不把玻璃制造的方子交出来……大哥,你怎么如此就妥协了呢!”

    卢明安叹息道:“二弟,不低头又能如何,没想到啊,都说杜荷诡计多端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,连大理寺卿和御史大夫都被他提前叫了过来,哼,我倒是小瞧他了……二弟,你还没看明白吗?杜荷这厮打得好算盘,按照韦大人的说法,要将由儿和杜锦薇一起抓起来审问,可却是交给魏叔瑜,魏叔瑜那大傻子完全就是杜荷的走狗,届时,由儿重伤在身,被关押在大牢中,若是魏叔瑜拖个一年半载也不审理,由儿又怎么办?”

    卢明宇闻言,背后立即出现一股冷汗。

    他方才,根本没想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卢明安看了看外面,露出神秘的神色,小声说道:“二弟,不可声张,此事,我还留了后手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姜还是老的辣啊,哈哈……大哥,敢问你有何后手?”卢明宇满脸好奇。

    卢明安凑到卢明宇耳边,小声说了一番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卢明宇一拍大腿:“大哥,我服了……哈哈哈,杜荷那小畜生,怎么也不会想到吧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,县衙后院。

    杜荷朝韦挺和魏徵拱了拱手:“二位大人,今日之事,多谢了!”

    韦挺笑了笑,说道:“杜荷,我与韦大人收到你的信,便马不停蹄地赶来,连口水都来不及喝,最近,我十分想念那土豆炖牛肉的味道,不知,今日我们是否有口福啊?”

    魏徵也一脸期待。

    杜荷无奈:“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魏大人和韦大人啊,好!”

    杜荷亲自下厨,不多时间,一锅鲜美的土豆炖牛肉便被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韦挺和魏徵都不客气,拿起筷子就开始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等一顿饭吃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魏徵才遣散左右,语重心长地对杜荷说道:“杜荷,老夫知道你的脾气,卢氏既然算计到晋阳郡主头上,你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不过,老夫还是要劝你一句,此事,到此为止吧,范阳卢氏,按照你发明的话剧的说法,树大根深,卢明安、卢明宇只是卢氏的小角色,根本不值一提,可就是这二人,在长安城,那也是首屈一指的大户,朝中,地方,不少官员都是卢氏的人,一旦处理不当,那就是捅了马蜂窝,到时不好收场啊!”

    韦挺口中含着牛肉,却也点点头,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杜荷微微一笑:“二位大人,你们这是劝我不要招惹卢氏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!”

    杜荷笑了:“魏大人,我这人做人很讲原则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灭他全家!卢氏树大根深又如何?惹毛了我,直接将他卢氏全部灭了!”

    魏徵:“……”

    韦挺急忙指着锅里,对杜荷说道:“别光喝酒,吃菜啊!”

    二人都知道杜荷的脾气,再也不劝了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完,魏徵和韦挺离开。

    魏叔瑜却忧心忡忡地找到杜荷:“杜兄,今日那三十多人,仗义执言,愿意证明晋阳郡主的清白,但是,我担心……卢氏会报复这些人啊,因为方才有消息传来,卢由的命根子,被那头熊打断了,这可是卢明安的独子啊。”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魏兄,你知道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不作死就不会死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魏叔瑜完全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杜荷淡淡地说道:“卢氏若是敢在鄠县*,那我就让他有来无回,魏兄……正好我有个主意!你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交代一番。

    魏叔瑜急忙点头答应,然后去安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卢家大院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我去死吧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活了!”

    “不能碰女人,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死……”

    砰砰砰。

    屋子内传出一阵砸东西的声响。

    嚎啕大叫的人,正是卢由。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卢明安和卢明宇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卢明宇拳头捏紧,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他心疼啊!

    半晌,他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大哥,难道,你就这样坐视不理吗?由儿都已经这样子了,毕竟,他有可能是我的儿子啊!”

    如果有外人在场,一定会惊掉下巴。

    卢明安却很淡定:“二弟,我说过,当年咱们年少轻狂,喝醉之后,同时与你嫂子一起做了那事,然后有了由儿,但是,不管由儿是谁的亲儿子,都是咱们卢氏的血脉,如今由儿沦为这副模样,我又怎么能不担心,但是,小不忍则乱大谋,咱们的目标是玻璃制造的秘方,切不可因小失大,乱了方寸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卢明安和卢明宇的惊天大秘密,外人根本无从知晓。

    卢明宇气愤道:“可是,难道就这样算了嘛?杜荷咱们不能动,杜锦薇身份特殊,也不能把他怎么样,可是,那些刁民,他们竟敢拿了咱们的钱,又改口咬咱们,真是岂有此理,此事,我忍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卢明安阴沉着脸,点点头:“二弟,这件事,你去做吧,给那些刁民一个教训,也让其他人看看,我卢氏,并非软柿子!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二章 惊天大秘密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