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。

    卢明安顿时感觉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卢明宇神色恍惚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不会的,不会……不会是咱们的人,我派出去的人,可都是高手啊,是咱们培养多年的高手,个个都能以一当十,就算他们被人撞见,也能全身而退才是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卢明安当机立断:“备马车!”

    不多时间,一辆马车飞驰着从卢氏大院后门离开,径直往城外而去。

    马车来到城外一里地左右。

    柳树湾!

    这里是一片荒地,长了一堆歪脖子柳树。

    脚下都是沼泽地,常年不干。

    而且有许多暗泽,许多人掉下去便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这里也就成了鄠县一个不祥之地,人迹罕至,连老鼠都没有一只,倒是有几只野鸡在此驻扎。

    而现在,此处却是人山人海,人头攒动,摩肩接踵。

    最高大的一棵柳树上,挂着十五颗人头,还在滴答滴答地滴血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有人叫好!

    “杀得好!”

    有人又喊道。

    那大树树干上,贴着一张告示。

    有个读书认字的老头摇头晃脑地念道:“昨日,魏县令为鄠县的英雄们颁发荣誉奖章,并宣布,若有人对咱们的英雄不利,人人得而珠子,昨夜,有一伙匪徒蒙面进入县城,要杀刘老头、王二狗、孙瘸子等人,恰好被本尊碰见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将这些匪徒全部杀了,人头悬挂此处,以儆效尤……杀人者:扫地僧是也。”

    扫地僧?

    “哎呀,杀人的竟然是个和尚?”

    “出家人不是不杀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,出家人嘴里说着不杀人,其实比谁都能杀,就像出家人说自己不近女色,可是俺们村附近的那个庙里,就养着十几个女子,到了晚上,几十个和尚和十几个女子赤身**在佛像面前乱来,哎呀,瞎眼睛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啥?我也想当和尚!”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地说道。

    人群中,却有两人面色阴沉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正是匆匆赶来的卢明安和卢明宇兄弟二人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卢明安一甩袖子。

    两人沉默着,上了马车,回到卢氏大院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刚进屋子,卢明宇便一巴掌拍在桌上:“大哥,杜荷这是摆明了给咱们下马威呢,岂有此理,十五个人啊,都是我多年培养的心腹,个个都是高手,就这样被杀了,还被挂在柳树湾让人看,连尸体都收不回来,我心里憋屈啊!我不管了,我要跟杜荷拼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要往外冲。

    却被卢明安一把抓住:“二弟,不要冲动,现在还不是报仇雪恨的时候,杜荷能悄无声息将咱们的人杀了,证明他手下不只是有管城大队,还有更可怕的高手,咱们切不可一时糊涂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大哥啊,咱们当初给刘老头那些人一大笔钱,难道就这样算了?”卢明宇不甘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赔了夫人又折兵啊!

    卢明安沉思半晌,突然说道:“杜荷防的是咱们对刘老头等人下手,事已至此,我们不能再做傻事了,他将那些人头挂在柳树湾,让鄠县百姓都前去观望,就是给咱们一个警告,杜荷这厮狠毒无比,若是惹急了他,对咱们不利,此时,应该隐忍才是,不过,咱们给刘老头那些人的钱,却不能白白算了,派人去找刘老头等人将钱要回来,只要咱们不动手伤人,杜荷也不敢怎么样!”

    卢明宇想了想,点点头:“如今,也只好如此了,就算杀不了那些刁民,也能恶心恶心杜荷,哼!大哥,你放心,我这就派府上精明能干的人过去,将之前送出去的钱全部要回来!”

    卢明宇当即安排一番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就派了不少人去找刘老头等人要钱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一个家伙突然回来了。

    卢明宇刚想说,有咱们的人出马,刘老头那些刁民还不吓得屁滚尿流?

    可一看不对啊,这回来的家伙,怎么鼻青脸肿的?

    卢明宇冷冷地问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小厮哭道:“二爷,救命啊,我们三个人,去找刘老头要钱,哪知道,刚走到刘老头居住的坊子门口,就有人上来问我们是干什么的,小的当时留了个心眼,没说是去找刘老头要钱,就说是刘老头的远方亲戚,来投奔刘老头的……可是,那伙人不问青红皂白,上来就开始打人……笑的腿脚灵活,跑了出来,另外俩人还在挨打呢!”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卢明宇气的将手中的茶杯摔了出去:“废物,都是一帮废物!滚,连这点事都办不好,要你何用,来啊,拖下去,打断腿,扔出去!”

    “二爷饶命,二爷饶命啊!”

    可卢明宇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他心中越发不耐烦,却想着,去找刘老头的人失败了,但去找王二狗、孙瘸子的那些人,肯定成功了。

    哪知道,不多时间,又有人鼻青脸肿地回来。

    说法都和方才的小厮一样。

    这些人还没等找到正主呢,就被周围的人揍了。

    有一人说道:“二爷,你是不知道啊,现在鄠县县城内的这些百姓,跟疯了一样,三岁的小孩,八十的老翁,全都爬起来,保护他们的英雄,也不知道是有人通风报信还是怎么回事,我们一出现,就被几十上百人围着打,二爷,求求你不要让我去了,我是真的害怕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帮家伙,全都被打出心理阴影了。

    卢明宇刚要爆发,却被卢明安按住。

    “二弟,这件事,不用想,肯定是杜荷搞的鬼,杜荷这厮,果然诡计多端啊,这帮愚蠢的百姓,全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,真是岂有此理!”卢明安思索着,说道。

    卢明宇不服气地说道:“大哥,难道,就这么算了?咱们兄弟二人在长安多年,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,被杜荷几次三番羞辱却不还手,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?”

    卢明安遣散左右。

    半晌,他才说道:“二弟,俗话说,小不忍则乱大谋,别忘了家族交给咱们的大事,那就是不择手段,拿到杜荷手中的玻璃制造秘方,切不可在这个时候乱了方寸,因小失大!现在要做的,就是隐忍下来,二弟,别忘了我跟你说过的,咱们还有后手!”

    “大哥,真的行吗?”

    “此事,万无一失!”

    卢明安露出老谋深算的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五章 人人得而诛之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