卢明安闻言,冷笑道:“都说杜荷这厮诡计多端,足智多谋,如今看来,也不过是个*而已,哼,就凭他,还想与我卢氏斗,真是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“大爷,现在咱们该怎么办?”黑衣人问道。

    卢明安目中爆射出两道精光:“静观其变,不要打草惊蛇,咱们的玻璃马上就要造出来了,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这时,卢明宇正好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卢明安高兴道:“二弟,现在玻璃制造,已经到最后两步了,今日就可以完成,你要亲眼看看吗?”

    卢明宇吃惊道:“大哥,这么快吗?这才短短几日功夫啊!”

    卢明安笑道:“咱们的工匠,都是最好的,而且,杜荷小贼的这秘方,事无巨细,都记录的十分详尽,一片玻璃,成本不过百文,他却要卖上百贯,真是暴利啊,怪不得家族一封又一封的信送来,要咱们不择手段拿到秘方呢,只要有了这秘方,再加上咱们卢氏的实力,不出几年,咱们卢氏就可以成为天下第一大家族啊!”

    卢明宇搓了搓手:“真是太好了!哈哈哈,既是如此,那我就更不能留下来了,我要去县衙看看杜荷的凄惨模样,那小畜生之前因为由儿被打,耀武扬威地上咱们家来,今日,我也要去县衙,看看他还怎么嚣张。”

    说罢,卢明安亲自带着工匠们进行玻璃制造的最后两个步骤。

    而卢明宇却是带着人,来到了鄠县县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卢明宇再次见到杜荷,只见杜荷往日的飞扬跋扈早已不见,整个人憔悴不堪,眼睛红肿,好几日没睡个好觉了。

    在大堂中,不时地有人进来禀报着什么,杜荷每一次听到消息,都会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卢明宇虽然听不到,却也猜到,肯定是来禀报追捕偷盗玻璃秘方的贼子的消息。

    你就追捕吧。

    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他心中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卢明宇说道:“杜驸马,消息都传开了,没想到,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有如此大胆的贼子,真是耸人听闻啊,不过,杜驸马你年轻有为,手底下又有管城大队,还有鄠县县令唯你马首是瞻,想来,抓捕一个小贼,不成问题……不过,我今日登门,倒是愿意助你一臂之力,我卢氏别的没有,闲人倒是有不少,你看,是否需要帮忙啊?”

    杜荷看了看卢明宇,笑道:“那敢情好啊,那就有劳卢二爷了,不知,你能派出多少人帮忙?”

    “我卢氏,可以派出护卫五十人,不过,这些人,可都是活生生的人,都是要吃饭的,每日,就烦劳杜驸马你给个五百贯如何?都说梦幻集团日进斗金,十分了得,杜驸马更是长安首富,想来这点钱,你一定不会推辞,对吧?”看见杜荷难受的样子,卢明宇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杜荷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他算是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卢明宇这厮哪里是上门帮忙,这是找茬来了。

    杜荷冷笑道:“卢二爷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卢明宇有恃无恐:“杜驸马,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,前几日,我侄儿卢由被人打成重伤,生死未卜,你亲自登门看望,我和大哥都感激不尽,如今你有难,我又怎么可能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话里话外,卢明宇的意思很明确,我今日登门就是来找茬的。但是我彬彬有礼的样子,你还不能把我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卢明宇,你这是上门看笑话来了?”杜荷当即不客气,直呼卢明宇的名字。

    卢明宇心中虽然气愤,表面上却是笑哈哈的:“杜驸马,你身份尊贵,我只是一介草民,又岂敢看你的笑话,你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杜荷看见这家伙嚣张的模样,忍不住说道:“卢明宇,正好,今日本少爷有句话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请杜驸马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常言道,嚣张不过一炷香,今日,本少爷倒是要看看,你能嚣张到何时。”杜荷冷声道。

    卢明宇拱了拱手:“草民这并非嚣张,所以,绝对不是一炷香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杜荷一挥手。

    旁边的马周,竟然从袖子里,拿出一炷香,当着卢明宇的面点起来,插在一旁。

    卢明宇眼神一冷:“杜驸马,你还真是早有准备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,卢二爷,你这是要告辞了吗?”杜荷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卢明宇突然大笑起来,“告辞?杜驸马看来很不想看到我啊,可惜,我这人有个毛病,登门做客,至少要待够一个时辰,还有,杜驸马说我嚣张不过一炷香,我倒要看看,你这柱香能燃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“请便……”

    气氛顿时紧张起来,卢明宇这厮竟然和杜荷争锋相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卢氏大院。

    后院。

    一个两人多高的炉子,已经建造好了。

    底下,已经放好了一层煤炭。

    这炉子,完全是按照玻璃制造秘方中的要求打造的。

    炉子旁边,摆放着十多个半人高的坛子。

    坛子里,装得满满的,都是制造玻璃的原料,这些原料,都十分特殊,有些甚至是卢氏产业平时都不具备,是卢明安亲自派人悄悄弄来的。

    而且,每种原料的比例都有严格的要求。

    卢明安站在炉子前,激动地说道:“现在,终于到最后一步了,按照秘方上的要求,最后一步,只要将这些原料放入炉子,烧制三天三夜,就会全部变成玻璃水,玻璃水冷却后,就是玻璃了,哈哈哈,老夫终于要成功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,卢由在下人的搀扶下,也来见证这激动人心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爹,这真的是玻璃制造秘方,这些东西,真的能制造出玻璃吗?”卢由吃惊地问道,他这时候下面虽然疼痛,但听闻自家能制造出玻璃,心中也不免激动。

    仿佛那伤口也不疼了。

    卢明安说道:“这方子,是梦琦从大唐玻璃厂好不容易偷来的,而且从杜荷这几日的表现看,这方子,绝对没有问题,为父还挑选了最好的工匠来做这件事,只要完成这最后一步,就成了!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意味着,以后咱们也能靠玻璃赚钱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,由儿啊,你要振作起来,所谓福兮祸兮所福,祸兮福之所倚,你虽然失去了做男人的快乐,但是,我卢氏却获得了一飞冲天的机会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九章 嚣张不过一炷香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