卢由高兴地点头说道:“爹,你放心,有朝一日,若是我能掌管卢氏,能成为全天下最富有的人,这点小事又算得了什么,我要让那天下的美人,都躺在我身下,让她们自娱自乐……爹,你快让他们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卢明安满意地点点头:“由儿,你要是这样想,那最好不过,男子汉大丈夫,就应该爱江山不爱美人。这笔仇,咱们暂且记下,有朝一日,一定要杜荷血债血偿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说,也是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毕竟他当初连自己新婚夜的新娘都能与卢明宇分享。

    卢由脸上闪过一抹狠厉:“爹,有朝一日,我一定要杜荷跪在我面前,我要亲自阉了他。”

    随即,卢明安吩咐道:“来人,将院落周围的闲杂人等,全部遣散离开,任何人不得靠近半步。”

    “大爷,咱们家中的精锐,已经全部调集到院落四周,只不过,大夫人还有家眷们知道消息,都想来看看,不知……”管家禀报道。

    卢明安摆摆手:“无妨,如此重要的时刻,当然要一同见证,你去将府上的家眷全部带来此处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间,卢氏大院中,所有卢氏的亲属,全都来到了后院。

    卢明安也知道,人多嘴杂,怕事情泄露。

    因此他自称是请了高明的匠人发明了制造玻璃之术,并非是从大唐玻璃厂偷来的技术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
    卢明安大手一挥,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工匠们手脚麻利,飞快地将周围摆放着的一个个坛子,往炉子里放置。

    然后在炉子顶部盖上一层泥土,又填上石头,盖得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然后,卢明安亲自上阵,拿着一支点燃的火把,走到炉子下方,神色严肃,充满仪式感地扔进那添煤的口子中。

    呼啦。

    那底部,是一些倒了油的干柴,顿时就熊熊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卢明安转过身,对众人说道:“三日之后,咱们将会造出玻璃来,这三日内,所有人,都要打起精神,不可有任何懈怠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爷!”

    众人答应得整齐划一,跟提前排演好似的。

    可是,整齐响亮的回答声中,却有一道很突兀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大爷,大爷,大爷……”

    正是卢氏大院的管家。

    卢明安眉头一皱,这家伙,难道是嘴抽风了吗?

    他还没开口,就看见管家指着他身后,大喊道:“大爷,大爷,烟,烟……”

    卢明安一脸疑惑,扭头一看,只见那炉子上方、周围,全都冒出了阵阵青烟。

    “刚生火,冒烟不是很正常嘛?这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事,管家,你如何要大惊小怪……”卢明安斥责道。

    管家捂住鼻子:“大爷,小的知错了,这烟,有些呛鼻啊!”

    卢明安和周围的人也发现了。

    从炉子里冒出来的阵阵青烟,却是异常的呛鼻,甚至会让人流泪。

    卢明安沉思一会儿,说道:“大家不要慌,这里面都是制造玻璃的原料,烧制玻璃,非比寻常,吃点苦算不得什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一道火光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卢氏大院周围两里的大地,都开始震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远处,突然传来一声爆炸。

    随后,地面开始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那摆放在桌上的茶杯,一下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之前还气定神闲话里话外取笑杜荷的卢明宇,唰的一下起身,慌张大喊道:“地动,地动啊!”

    说着,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可他冲到外面,才发现,整个县衙的人,个个都十分淡定,反而一脸好奇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一抬头,看见面前的人魏叔瑜。

    魏叔瑜端着一个大碗,碗里的汤汁,都洒在了衣服上,却恍然未觉。

    “魏县令,刚才是地动吧?”卢明宇有些怀疑人生地问道。

    魏叔瑜点点头:“没错,准确说,是动了三下,你看我这一碗羊肉汤,全都洒了。”

    卢明宇有些无语:“那你和大伙,为何不跑?”

    魏叔瑜笑道:“为何要跑?昨夜,杜兄夜观天象,算准今日这个时辰,西南有地动,不过是小动而已,不必慌张!”

    杜荷这厮还能预测地动?

    卢明宇表示不信。

    他又问道:“西南何处?杜驸马可知道?”

    魏叔瑜说道:“杜兄说,应该在西南半里地不到。”

    西南方向。

    半里地不到?

    卢明宇突然瞳孔放大,脑子里嗡的一下。

    这地方,不正是卢氏大院吗?

    他来不及细想,转身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卢明宇乘坐马车,飞快地往卢氏大院赶。

    当他来到卢氏大院门口时,才发现,此地已经乱成一团,大院后院的方向,火光冲天,丫鬟们,护卫们,纷纷拿着东西往外跑,咒骂声,哭声,喊声,混成一团。

    他心中大叫不好,急忙往里面冲。

    刚进大门,穿过两条长廊,就看见眼前一片废墟,大伙熊熊燃烧着。

    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,艰难地叫道:“二爷!”

    卢明宇咆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黑衣人道:“二爷,大爷带着人造玻璃,不知怎的,突然就爆炸了,全都没了……在开始前,大爷让所有的家眷都去后院参观,爆炸的时候,全都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卢明宇眼前一黑,一下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卢氏私造火药,发生爆炸,满门灭绝。

    很快,消息就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很多人一开始都不信。

    可随即看见大队的管城大队和县衙的人们出现,将卢氏大院彻底包围,消息还是捂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卢氏真是找死啊,皇帝陛下三令五申,火药乃是军事重器,任何人不得私造,这下好了,全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卢明安,竟然在城内造火药,他是想拉着大伙一起见阎王吗?”

    “卢氏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对,卢氏该死!”

    “走,大伙都去卢氏的商铺,去讨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百姓们,竟然自发地聚集在一起,去卢氏在鄠县的商铺,要一个说法。

    再说,那卢氏商铺的人,平时一个个眼高于顶的,压根没将这些百姓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矛盾一下激化。

    愤怒的百姓们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接将卢氏的商铺一个个全给砸了。

    据说混乱中,有两位掌柜新迎娶的小妾,还被人扛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一十章 西南,地动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