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日后。

    卢氏大院,彻底变成一块平地。

    在鄠县县衙的主导下,鄠县开发公司出价一百贯,将卢氏大院这块地买过来。

    这大院,当初是鄠县士族梁凯的。

    鄠县开发公司花了三千贯从梁凯手中买到,卢明安花了两万贯,从鄠县开发公司手里买过来。

    如今,这块地又回到了鄠县开发公司手中。

    出于人道关怀,鄠县开发公司再拿出一百贯给卢明宇,让卢明宇好好安葬死去的卢氏族人。

    这一日黄昏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驶出鄠县县城。

    马车内,坐着的人正是卢明宇。

    马车刚上安鄠大道。

    他便将身上的孝衣摘下来,随手扔掉,然后换了一套干净整洁的衣服。

    坐在卢明宇对面的是一个中年男人,书生打扮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卢明宇的军师,郭正成。

    当日,卢氏大院发生爆炸,郭正成跟着卢明宇到县衙耀武扬威,因此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郭正成回首,看了看鄠县的方向,心中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几个月前,卢明安、卢明宇兄弟二人踌躇满志、雄心勃勃来到鄠县,本来要将卢氏的生意发扬光大,哪知道,几个月时间就匆匆谢幕,连人都没了。

    问道:“老爷,咱们要回范阳吗?”

    卢明宇双眼红肿,布满血丝,冷声道:“此时回范阳,与丧家犬有何区别?再说,此时回去,家族就算饶我一命,我这辈子也算毁了,再也不可能得到重用。”

    范阳卢氏,身为天下豪门大族,人才济济,卢明宇又是旁系,他输不起。

    郭正成立即就听出了卢明宇的意思,试探地问道:“老爷,那玻璃制造的秘方,咱们志在必得?”

    卢明宇肯定地点头:“没错,杜荷那小畜生心高气傲,他不愿与我合作,那我就让他看看卢氏的愤怒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,县衙后院。

    马周忧心忡忡道:“少爷,咱们当真不抢占先机吗?卢明宇说的没错,卢氏在朝堂中影响力不小,若此事捅到朝中,一定是帮咱们的人少,落井下石者众。”

    杜荷问道:“老马,依你之见,咱们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马周想了想,认真道:“先发制人,在卢氏还没动手之前,提前将此事来龙去脉禀告陛下。”

    这的确是一条好计策。

    但杜荷摇摇头:“老马,此等小事,何须提前谋划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耳。”

    杜荷并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。

    皇城。

    吏部。

    高士廉走进院子,看见东边一扇房门紧闭。

    他转身,面无表情地来到吏部大堂,问道:“卢侍郎为何不见当值?是否生病了?可有书信?”

    正在忙碌的官员们,纷纷停下手中的活,看向高士廉这边。

    一名官员上前,说道:“禀高大人,卢侍郎昨日午后匆匆离开,并未告知是什么事,今日都午时过后了,也不见他的人是否要下官派人去卢府问一声?”

    高士廉略微沉思一下,摆摆手:“不必了,随他去吧,唉!”

    他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顿时,吏部官员们全都跟着叹息起来。

    卢明佑,乃是吏部侍郎,也算是朝廷重臣之一,正是出身范阳卢氏,也是卢氏在朝中如今最大的官员。

    卢明佑与卢明安和卢明宇不同,他是卢氏真正的嫡系。

    卢明安兄弟二人在京师负责的是卢氏的生意。

    而卢明宇则是经营官场。

    二者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但如今,卢氏在鄠县出了大事,卢明佑当然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卢明佑昨日午后就匆匆离开,到现在也不露面,去做什么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说道:“杜荷这天杀的啊,将卢氏在鄠县的族人杀的干干净净,这是灭人满门啊,难道他就不怕遭天谴吗?”

    旁人说道:“周大人,话可不能乱说,都说是卢明安私自造火药,火药爆炸,将全家都炸没了,和杜荷没有关系!”

    “我呸,这是鄠县县衙的说法,这你也信?你想,卢氏乃是天下的名门望族,坐拥多少财富,造火药,乃是谋反,卢氏就是有一百个胆子,也不敢啊,再说,造火药为何不选择在深山这等偏僻之地,却偏偏在鄠县县城,还是在自家后院中,这不是蠢物吗?如今,就连民间都知道了,卢氏是被杜荷设计陷害,着了杜荷的道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们别说,杜荷这厮虽然心狠手辣,人神共愤,但这计策却是布置得天衣无缝,竟然连卢明安和卢明宇那等狠人都骗过了,好计策,好计策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杜荷这厮,的确是诡计多端!”

    一开始,大家都声讨杜荷。

    可到后来,竟然有人开始夸赞杜荷,当然是贬义的夸赞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高士廉听着听着,突然忍不住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诸位,此事尚未有定论,大家就不要议论了,都把手上的事做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大家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等高士廉转身离开,众人却又开始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唉,杜荷这小贼,这回算是完了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范阳卢氏,名列五姓七望,论官场影响力,论财力,论人力,别说杜荷,就是长孙家也要忌惮三分,杜荷这厮可倒好,竟然将卢明安满门都灭了,卢氏怎可坐视不理,杜荷这就等着接受卢氏的愤怒吧!”

    “没错,杜荷自以为有梦幻集团,娶了两位公主,便目中无人,殊不知,此次他惹了不该惹的人啊,就算陛下宠信,可面对卢氏,陛下也未必会再偏袒杜荷了。”

    说白了,就一句:杜荷完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兵部。

    李君羡急匆匆走进兵部尚书侯君集的屋子,看看四下无人,小声说道:“侯大人,暗卫探听到消息,吏部卢侍郎,还有你兵部的王员外郎,还有朝中不少官员,此刻正齐聚在卢府之中,恐怕是密谋对杜荷不利之事,你看,此事是不是要禀报陛下?毕竟大臣私下聚集,并不是什么好事!”

    侯君集摇摇头:“杜荷这次,是捅了马蜂窝啊,就算陛下,也救不了他,他得罪的不只是卢氏,而是整个天下的门阀啊,这些门阀,尾大不掉,树大根深,就连皇家,也要给他们几分薄面,可杜荷倒好,非但不给面子,还狠狠扇了卢氏一个打耳光,这无异于是打了天下门阀的脸啊,你等着吧,明日的朝堂上,肯定有好戏看了!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捅了马蜂窝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