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君羡点点头:“侯大人所言极是,如今朝堂内外,不少人已开始声讨杜荷了,杜荷这小子怎么就这般冲动呢!”

    侯君集冷笑道:“若他不冲动,他就不是杜荷了,你看,在长安驿馆杀了吐蕃王子,引起大唐和吐蕃的大战,战事到如今还没结束,害得老夫每日低声下气地去求戴胄老匹夫拨付军粮,然后又借比船,将东瀛逼死了,你瞧瞧,这都是人干的事吗?不过,吐蕃也好,东瀛也罢,那都是外族,我大唐天威,普照四方,外族还不敢来找麻烦,但卢氏不一样,这些门阀,树大根深,影响广大……此次,几乎就是一个死局,哪怕杜相出面,也不会有任何转机,咱们啊,还是静观其变吧!”

    等李君羡转身走后。

    侯君集步履匆匆地离开兵部,乘坐马车,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然后立即将府上的管家找来:“立即派得力的人手,去鄠县,将毅儿叫回来,若他不会来,绑也要将他绑回来。”

    管家得令,赶紧派出府上十多个武艺高强的护卫,乔装打扮成商队,前往鄠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昏时分,侯君集正在后院赏花。

    管家匆忙跑进来:“老爷,不好了,少爷……不愿回来!”

    侯君集转身,眉头一皱:“不是让他们绑也要将他绑回来吗?”

    管家哭丧道:“是啊,这些护卫到了鄠县,好言相劝,让少爷赶紧回来,少爷当然不愿,护卫们便准备强行将少爷带回来,哪知道,突然出现上百个工匠,都是少爷带领的人,这些人一看有人要对少爷动手,提着锄头、铁钎、箩筐就围拢过来,将咱们府上的护卫,全部打了,这一个个去的时候是骑着高头大马去的,现在,全都是躺在牛车上回来的,据说那一批好马,还被那帮打人的工匠抢走了,送来的那两辆牛车,漫天要价,竟然要一百贯的运费!”

    管家活了大半辈子,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侯君集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那个沉默寡的儿子干出来的事吗?

    简直是流氓行径啊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他气的一拳砸在树干上,漫天的花瓣,在空中飞舞:“这个逆子,他怎么就不明白啊,杜荷如今得罪了卢氏,此事肯定不会善了,说不定,此事会将杜荷打入万劫不复之地,届时,他若是作为杜荷的弟子,少不得会受到牵连,他怎么就这么傻啊!”

    管家眼巴巴地看着侯君集,问道:“老爷,那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侯君集气呼呼地道:“继续派人去鄠县,一定要将毅儿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管家匆匆而去,换了一批人手前往鄠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戴府。

    戴胄吃惊道:“什么?金云不愿回来?”

    一个鼻青脸肿的家伙,点点头,“老爷,金云少爷说他如今正在研究炸土豆的蘸料,正是紧要关头,他走不开。”

    原来,戴胄也和侯君集一样,第一时间派人去鄠县,要将戴金云接回来。

    戴胄问道:“你可将此事的利害,告诉他了?”

    那人说道:“老爷,我已经告诉金云少爷,杜驸马这次在劫难逃,说不定莱国公府都会受到波及,他身为杜驸马的弟子,这时候要是不趁早与杜驸马撇清关系,将来说不定也会遭牵连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金云少爷……他说,他的老师天下无敌,别说一个范阳卢氏,就是十个范阳卢氏,也能被他老师弹指间全部灰飞烟灭!”

    戴胄气的跳起来:“你听听,这是人话吗?还弹指间灰飞烟灭,他以为杜荷是神仙啊,真是岂有此理,那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属下沉默一会儿,说道:“是被金云少爷打的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戴胄瞪大眼睛:“金云一介书生,手无缚鸡之力,你可是老夫手下武艺高强的高手,怎么可能被打?”

    属下沉默的时间更长一些,“老爷,属下无能……不过,金云少爷在美食研究院,每日与那大铁锅、大铁铲打交道,武艺见长啊,那大铁锅,最少有一百斤,他单手就能从灶上翻转上下,那大铁铲,足有三十来斤,金云少爷舞动起来,轻盈无比,属下看了,都自愧弗如。”

    这回,换戴胄沉默了。

    这个一无是处的孩子,竟然炒菜炒出了一身武艺。

    半晌,他才说道:“金云是个好孩子,加派人手,去盯着他,若是……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,杜荷完了,第一时间将他带走,去同州,然后往南方去,南方虽然苦,但总比丢下性命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魏府。

    魏夫人哭得昏天黑地的。

    “老爷啊,叔瑜,叔琬,可都是你的亲生骨肉啊,你就忍心,让他们出事吗?”魏夫人哭诉道。

    魏徵看了看外面阴沉沉的天空,叹息一声,说道:“夫人啊,我何尝不想像其他人一样,将叔琬和叔瑜叫回来,可是,你别忘了,叔瑜是鄠县县令,此事,此事他已经和杜荷站在了一起,就算此时回来,也于事无补了!”

    魏夫人问道:“那叔琬呢?”

    “这是叔琬自己的选择,我虽然不支持,却也不能反对,孩子们已经长大了。再说,叔瑜和叔琬能有今日,光宗耀祖,还不是有赖杜荷?如今,杜荷有事,若是他们真的背信弃义逃走,那我魏徵的这张脸还往哪儿放,尽人事听天命吧,但愿杜荷这小子还能有挽回的办法吧!”魏徵语气坚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梁国公府。

    房玄龄一边喝茶,一边说道:“哈哈,还是我儿运气好啊,这时候还在江南,等他得知消息,此事也了了,也就和他不相干了。”

    房遗爱几个月前就去了江南,便是为梦幻集团打开江南一带的市场,如无意外,将要在年底才能返回长安。

    当时,房玄龄一百个反对。

    但如今看来,这是因祸得福啊。

    老房很是感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管家匆匆跑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,少爷来信,少爷来信了!”

    管家举着一封信,手舞足蹈地喊道。

    房玄龄精神大振,一下站起身来,接过信,说道:“我儿长大了,这才离家三个月,书信一封接一封,对家人关怀备至,真是个好孩子啊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书信打开。

    一看上面的内容,房玄龄顿时就懵了。

    信上只有短短几句话:吾父万安,孩儿于昨日返回鄠县,本应到长安为父请安,奈何吾师遭遇危险,吾师对吴有再造之恩,没齿难忘,孩儿决定留守鄠县,与吾师共存亡。

    噗通。

    房玄龄傻了,一*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暴风雨的前夕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