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。

    卢府。

    卢府的主人,也即是当朝吏部侍郎卢明佑淡淡地说道:“我范阳卢氏,屹立千年不倒,如今,却被杜荷这个跳梁小丑如此挑衅,这一次,我要这小贼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兵部员外郎王成点点头:“杜荷仗着陛下宠信,竟敢对卢氏下手,真是死不足惜。”

    一旁,卢明宇吃惊道:“可是,咱们不是应该先恐吓杜荷,让他交出玻璃制造的秘方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卢明佑鄙夷地看了卢明宇一眼,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只要杜荷死了,梦幻集团倒了,玻璃制造的秘方,依然是我卢氏的。”

    卢明宇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高啊!

    这招实在太高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鄠县。

    管城大队大营。

    平整的空地上,五百多人,全副武装,身披甲胄,背上背着两根狼牙大棒,手边是一块新式盾牌,左右腰间各有两把短刀。

    周围,火把燃烧发出哔哔啵啵的声响,整个训练场上,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高台上。

    李恪一脸认真地问道:“二狗,本王待你如何?”

    管城大队副队长李二狗点头如捣蒜:“殿下对我,犹如父母,想当初,我只是一个泥腿子,吃了上顿没下顿,要是没有殿下,我只怕已经成了孤魂野鬼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不是本王让你干啥,你就干啥?”

    “殿下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海,我李二狗也不会犹豫。”

    李恪闻言,满意地点点头:“上刀山下火海倒是不必,倒是有件小事,需要你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请殿下吩咐!”

    李恪窸窸窣窣地,从怀中摸出一张纸,塞到李二狗手中。

    李二狗打开,只见那是一张图纸。

    他满脸好奇。

    李恪说道:“这是本王亲手绘制的皇城地形图,每一个出口,每一条道,都标示都非常清楚,就是一条狗,看几遍之后也记住了,本王给你一晚上,你要牢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皇城地图?

    李二狗虽然是农民出身,但跟着李恪后,那也见多识广。

    顿时,他心头一跳,结结巴巴地问道:“殿下,你……你不会是要造反吧?”

    难不成,蜀王殿下对当今太子不满,要攻打皇城,逼迫当今陛下立他为太子?

    这种事,好几年前在玄武门前发生过啊。

    可当初的秦王发动玄武门事变,手下将星云集,更有军队支持。

    如今的李恪殿下,只有这五百多的管城大队啊。

    李二狗心想,这也太疯狂了吧?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他刚想着,被李恪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造反你娘啊,本王对造反没有兴趣,最新消息,明日朝堂上,卢氏准备对老师发难,父皇昏庸,肯定会听信卢氏的片面之词,将老师叫进宫去,届时,说不定就会下令将老师抓起来,一旦老师入狱,那卢氏肯定会更加疯狂报复,万一他们给老师下毒怎么办?所以,你现在马上将这地图背熟,明日四更天便出发到永宁门口集合,天亮之后进入长安城,等待本王的信号,到时候跟着本王进皇城抢人!”李恪将一切都安排妥当了。

    李二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敢说当今陛下昏庸。

    还要进皇城抢人。

    这跟造反有区别吗?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李恪不耐烦地问道:“你是不是怕了?”

    李二狗突然举起手,大声喊道:“为了殿下,为了驸马,死也不怕,杀,杀,杀!”

    李恪满意道:“这还差不多,二狗,你放心,你要是死了,本王会照顾你好娘子的。”

    李二狗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,离开鄠县县衙。

    赶车的车夫正是吕布。

    吕布刚驾驶马车出了鄠县县衙大门,突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夜半三更的,县衙门口,一眼看去,黑压压的全是人头。

    这些人衣着简单,甚至有衣衫褴褛的,一个个皮肤黝黑。

    他们的身份很容易分辨出来:鄠县百姓。

   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百姓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一些穿金戴银的小商人在其中。

    有人举着火把。

    有人举着棍子。

    大家沉默着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看见马车出来,大家眼中爆发出激动之色,甚至有人胆怯地要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吕布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。

    他扭头,淡淡地说道:“少爷,有人挡道!人数有点多,估计有上千,解决起来,要耗费不少时间。”

    马车内的杜荷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他掀开帘子,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人群一下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鄠邑郡公!”

    “是杜驸马!”

    “是恩人啊!”

    “郡公,不要走!”

    “郡公,你就留在鄠县,我等愿与你同生死。”

    “保护郡公。”

    “保护郡公!”

    人们激动地喊道。

    混乱中,甚至有人在大哭。

    这些人,有几岁的孩童,还有六七十岁的老翁。

    他们来此的目的很单纯,恳求杜荷不要离开鄠县,不要去长安。

    县衙门口。

    房遗爱吃惊道:“看我大唐,哪里还有这样淳朴善良的百姓啊。”

    魏叔瑜忍不住感慨道:“这就是人心啊。想当初,他们都是无家可归之人,可杜兄来了之后,让他们吃饱饭,日子越过越好,房兄你说的不错,百姓都是淳朴善良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马车上。

    杜荷扫视一圈。

    突然大声道:“诸位父老,你们的好意,我杜荷心领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让我去长安,乃是阻止我涉险!”

    “但,那不是我杜荷的风格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,有人在长安摆下了擂台,我若是不去,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?”

    “把路让开!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方才还围得水泄不通的人群,突然四散,让出一条道。

    再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出发!”

    杜荷一挥手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吕布挥动马鞭。

    骏马长嘶一声,马车便往前驶去。

    马车的速度并不快。

    杜荷就站在马车的前挡上,看着两侧的百姓们。

    百姓们自发地跟着马车往前走,目光里充满不舍。

    一个老翁不慎摔倒,旁边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赶紧将他扶起来,搀扶着他,跟随马车往前走。

    大家一言不发,无形中,仿佛有一股看不见的绳子,将大家*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马车来到县城的大门处。

    鄠县的县城城墙没有了,但进出的大门还在。

    百姓们,依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。

    杜荷高声道:“诸位父老,千里送君,终须一别,你们,都回去吧,你们的心意,我杜荷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李恪造反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