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荷的话音,在空中响彻。

    百姓们先是一愣,随后便高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郡公,让我等送你到长安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郡公,此去路途不远,却凶险异常,我等愿陪郡公到长安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不走!”

    “郡公,我们与你一起去长安。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说道,群情激愤。

    大伙都自愿自发地要陪杜荷一同去长安。

    杜荷扫视一圈,突然大声道:“诸位父老,若你们心中还有我杜荷,那就送到此为止。”

    “若你们心中,还相信我能平安归来,那就止步。”

    “若你们,相信我非但会平安归来,还能再扇卢氏的脸一巴掌,那就不要再送了。”

    “诸位,你们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杜荷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百姓们纷纷举起手,大声喊道:“相信!”

    “相信!”

    “相信!”

    众人一边喊着,果然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马车驶出城门,往北而去。

    送别的百姓们,全都扬起脑袋张望,直到马车消失在安鄠大道上,大家还是不愿挪动脚步,久久不愿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更时分。

    杜荷使用特权,进了长安城,来到莱国公府。

    整个莱国公府,竟然灯火通明,府上众人,全都未睡。

    大管家老傅早已从鄠县赶回来了,召集众人出来迎接杜荷。

    杜荷想骂人,却骂不出口,只得让老傅将府上众人遣散,然后他只身来到后院。

    院子门口,汝南公主李媛姝、长乐公主李丽质正等待着他。

    杜荷晒然一笑:“两位老婆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李媛姝和李丽质对视一眼,突然冲上来,一左一右抓起杜荷的胳膊就往屋内走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两位老婆,你们干嘛!”

    “疼疼……”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蜡烛被吹灭。

    杜荷也不知怎么的,自己的衣服就全部掉在了地上,然后被扔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院子外都能听到杜荷求饶喊不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亮了。

    吱嘎。

    杜荷打开门,穿戴整齐地走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走路的时候,竟然弱不禁风,两腿直发软。

    他刚走到院子门口,就看见早已等候多时的杜如晦。

    杜如晦看见杜荷,淡淡地说了句:“荷儿,你还年轻,要节制,年少不知身体贵,老来悔恨空流泪啊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,老杜是过来人。

    杜荷挠挠头,说道:“爹,你一大早就在此等我,不会只是为了说这句话吧。”

    杜如晦这才正色,问道;“荷儿,你老实告诉爹,卢明安等人的死,与你有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杜荷不再隐瞒,将设计坑害卢明安兄弟二人的事简单一说。

    “原本,我只是想给卢氏一个教训,哪知道卢明安这厮好大喜功,竟然在最后关头,将卢氏在鄠县的族人全部叫了过去,然后就举家*了。”杜荷补充道。

    杜如晦点点头:“为父知道了,今日到了朝堂上,你知道该怎么做,你放心,不管出了什么事,都有爹在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上前沉重地拍了拍杜荷的肩膀。

    杜荷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杜如晦目送杜荷离开。

    然后,他喊道:“老傅,让人伺候老夫穿衣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间,杜如晦穿戴整齐,然后来到书房,拿起桌上的一道昨夜熬夜写成的奏折,揣进袖子里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悠扬的钟声中。

    皇城门打开。

    上早朝的文武大臣们鱼贯涌入,纷纷来到太极殿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今日李二陛下竟然迟迟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房玄龄好奇道:“陛下是否龙体欠安,不如,大家先回南衙办公吧。”

    魏徵也说道:“房大人此提议不错。”

    可是,长孙无忌却摇头,“房大人,魏大人,若是陛下龙体欠安,内侍赵阳应该前来禀告才是,为何不见动静,说不定,陛下有事,不一会儿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长孙大人说得对,我等是上早朝来的,若是陛下不到就擅自离去,这可是欺君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走!”

    “对,就算等到午时,也无妨!”

    反对的人很多。

    人群中,吏部侍郎卢明佑、兵部员外郎王成,二人对视一眼,都看到对方中凶狠的目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人群一阵骚乱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扭头,看见蜀王李恪、太子李承乾二人并肩大步流星都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李承乾倒是表现得文质彬彬。

    李恪这家伙却是眼高于顶,鼻孔看人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牛气似的。

    王珪突然看向李恪,问道:“蜀王殿下,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恪答道:“本王来上早朝啊,怎么,王大人你不答应?”

    王珪道:“那倒不是,只是,殿下来上早朝,为何要佩戴刀剑呢?”

    没错,李恪左边的腰间挎着一把弯刀,右边的腰间,却挎着一把宝剑,而且穿的也不是宽袍大褂,而是一身短打,他怀中鼓鼓的,背上还背着一个圆滚滚的袋子,天知道里面是什么武器。

    哗啦。

    众大臣,全都往旁边站了两步。

    李恪冷冷地瞥了卢明佑、王成二人一眼,突然将弯刀拔出半截,又猛地插回去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许多人吓得面色惨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到!”

    随着赵阳尖细的嗓音响起,众人大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终于不用被蜀王威胁了。

    李二走到龙椅处坐下,看见李恪全副武装的样子,大声呵斥道:“逆子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李恪急忙答应道:“父皇,儿臣,儿臣在和诸位大人聊天。我们聊得其乐融融啊,从古今历史到天文地理,无所不谈。”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”李二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噢!”

    李恪乖乖走到一旁站定,眼睛却是盯着卢明佑、王成二人。

    李二沉声问道:“诸位卿家,最近国泰民安,风调雨顺,朝事也减少了许多,朕心甚慰啊,有事起奏,无事退朝吧。”

    大殿上,突然陷入了一片沉寂中。

    众人,谁也不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李恪看不下去了,大声说道:“诸位大人,你们没听见吗?父皇让你们无事退朝,都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竟然要亲自将大臣们赶出太极殿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御史台的一个官员站了出来,大声说道:“陛下,臣要参鄠县县令魏叔瑜和驸马杜荷。”

    终于,有人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有人惊讶。

    有人开心。

    有人愤怒。

    有人抱着看好戏的态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感谢【isdo兄弟的打赏,感谢兄弟们的支持!)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年少不知身体贵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