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才沉默的气氛,一下被这御史打破了。

    李二一脸好奇:“哦?卿家,有传闻说,魏叔瑜担任鄠县县令,兢兢业业,奉公职守,勤政爱民,素有口碑,而且还设立了赋税局,鄠县的赋税一个月一收,盈余可观,魏叔瑜可谓是一个好官员,你为何要参他?还有驸马杜荷,他并无官职,业务爵位,反而自甘堕落,去做赚钱的勾当,如何又要被*啊?”

    那御史刚要说话。

    噗通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却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正是兵部员外郎王成。

    王成嚎啕大哭,哽咽地说道:“吾皇圣明,我卢氏住在鄠县的卢明安一家三十五口,全部被杜驸马设计杀害,魏叔瑜身为鄠县县令,非但没有彻查事情*,反而替杜荷遮掩,如此做派,其心可诛啊,可怜卢明安,死了还要遭到诋毁,陛下,臣并非卢氏的人,闻听此事,却是夜不能寐,不吐不快,若此事放任不管,传出去,天下百姓又会如何看待我大唐,都以为大唐是权贵的天下,区区一个驸马,就可以随意草菅人命呢,请陛下彻查此事,还卢氏一个公道……”

    王成虽然是武人出身,但一开口,却是有理有据,而且带着哭腔,让人感到十分凄凉,不免生出几分同情。

    这家伙刚说完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我大唐以武立国,却是德治天下,驸马杜荷杀害卢氏三十五口,最小的孩童不过两岁,而卢明安的老父,却已年近七十,如此丧心病狂,简直有悖人伦,可恶至极。”

    “臣请陛下彻查此事,诛杀驸马。”

    “对,诛杀驸马。”

    “附议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“臣等附议!”

    一时间,竟然有三十多位大臣,纷纷跪地请李二彻查此事。

    这场面,李二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在朝中,竟然有如此多的人支持卢氏。

    李二沉吟道:“此事,骇人听闻,真是岂有此理,驸马杜荷和鄠县县令魏叔瑜胆大包天,来人,去鄠县传杜荷和魏叔瑜进宫。”

    见状,卢明佑、王成等人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一切,都在他们的计划中。

    只要杜荷和魏叔瑜来到太极殿,他们就准备下一步的计划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西门青急匆匆跑进来,说道:“禀陛下,鄠县县令魏叔瑜在宫门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李二一愣,“宣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魏叔瑜便出现太极殿门口,缓缓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许多人还是在魏叔瑜离开长安后第一次见到他。

    魏叔瑜黑了,也瘦了。

    看上去依然木讷。

    可是没人敢小瞧他。

    鄠县的繁华远超一周之府,却也乱象横生,魏叔瑜竟然镇得住,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李二好奇道:“魏卿家,朕方才派人去鄠县宣你进宫,没想到你主动来了,你告诉朕,你进宫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魏叔瑜缓缓走到前方,恭敬地行了一礼:“陛下,臣今日冒昧登殿,只为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臣请陛下赐罪。”魏叔瑜一字一顿,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魏徵突然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傻儿子啊。

    如今,事情还不明朗,*如何,无人得知。

    连杜荷都知道躲起来。

    你倒好,你竟然提前认罪?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果然,魏叔瑜话音未落,就有一堆官员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魏县令,你够光明磊落,既是如此,你就交代吧,是不是杜荷交代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为一方县令,却做出此等丧尽天良之事,真是让人不齿。”

    “魏县令,你若是老实交代,说出你的幕后指使者,我等愿意请陛下开恩,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劝说。

    魏叔瑜扭头,一脸茫然,问道:“诸位大人,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王成大声道:“难道不是杜荷设计杀害卢氏族人之事吗?”

    魏叔瑜更加懵逼,“王大人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应该是兵部员外郎吧,也算是朝廷重臣了,一把年纪,怎能说出此等混账话,杜荷何时设计杀害卢氏族人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王成一把年纪,更是朝廷重臣,竟然被魏叔瑜一个傻子嘲讽,心中不免生气,怒道:“难道,你不是因为此时来请陛下赐罪吗?”

    魏叔瑜好笑地说道:“王大人,我的确是因为此时来请罪,却和你想的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说罢,魏叔瑜转身,恭敬地朝李二行了一礼:“启禀陛下,五月初六,鄠县县城卢氏大院发生爆炸,卢氏三十五口人命丧黄泉,此时现已查明,乃是卢明安私造火药,火药发生了爆炸。臣身为鄠县县令,守土有责,却未提前察觉,没能及早阻止,负有莫大的责任,请陛下责罚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王成等人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魏叔瑜竟然说的是这件事?

    大家刚想质疑,却听李二开口了。

    李二问道:“魏爱卿,朕问你,方才大家说是杜荷设计杀害了卢氏三十五口,你可知情?”

    魏叔瑜从容不迫道:“启禀陛下,此事,纯属子虚乌有。此事,臣亲自查明,就是卢明安私造火药导致爆炸,与旁人无关,一切人证、物证,都还保留在鄠县县衙,陛下随时可以派人去查证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与杜荷无关?”

    “臣愿以性命担保,若此事乃杜驸马所谓,就请陛下砍了臣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李二闻言,看向王成等人:“诸位卿家,你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王成等人看了看油盐不进的魏叔瑜,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这家伙一副傻愣愣的样子,一口咬定这件事和杜荷无关,这也没法整啊。

    王成突然说道:“臣请陛下宣杜驸马进宫,臣要与他当面对质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诸位大人,我已经来了。”

    门口,突然响起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大家扭头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杜荷一袭青衫,缓缓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魏叔瑜顿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李承乾和李恪都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卢明佑、王成等人愤怒的目光,似要将杜荷吃掉一般。

    “杜荷,你还卢氏三十五口人的性命来!”

    王成突然忍不住跳出来,挡住杜荷的去路。

    杜荷淡淡地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乃兵部员外郎王成。”

    “王大人,卢氏死了人,你如此激动,咋的,卢明安是你爹啊?”杜荷反呛道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油盐不进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