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杜荷的话,王成都快气死了。

    他不姓卢,却是卢氏的女婿。

    王成的夫人,乃是范阳卢氏卢明安这一支的人,按辈分,算是卢明安、卢明宇二人的姑姑。

    自然,王成就是卢明安的姑父。

    现在杜荷反问一句,卢明安是你爹吗,王成自然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敢在此大放厥词,真是岂有此理。杜荷,事到如今,你还不承认是你设计杀害卢氏族人,你意欲何为?”王成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杜荷问道:“王大人,你口口声声说我设计杀害卢氏族人,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“证据?这还要证据吗?杜荷,我问你,卢氏族人是不是被火药炸死的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是鄠县县衙调查得出的结论。”

    王成见状,一脸得意,“那老夫问你,这天下,除了你,还有宫中的将作监,谁还能造出火药?”

    杜荷答道:“火药乃是我发明的,随后传入将作监。”

    王成突然高声道:“大家都听见了,全天下,就只有将作监和杜荷能造火药,而将作监在宫中,与卢氏往日无怨近日无仇,又怎会加害卢氏族人……但是,卢氏在鄠县,杜荷也在鄠县,就在事发前几日,晋阳郡主,也就是杜荷的侄女,公然在大街上殴打卢由,卢由甚至有性命之危,为此事,卢明安多次到鄠县县衙,要杜荷给一个公道,定然是此举激怒了杜荷,他痛下杀手,设计炸死了卢氏三十五口……诸位大人,这就是*……陛下,请彻查此事,给卢氏一个交代,也给天下人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说得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许多人听了都忍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王成有一点没说错,整个大唐都知道,火药是杜荷发明的,如今只要杜荷和宫中将作监能制造火药。

    将作监不可能对卢氏下手。

    杜荷就是凶手!

    就连李二,都觉得这推论,简直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这也是卢明佑、王成、卢明宇等人,花了不少的功夫,才想出来的一个法子。

    保证让杜荷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啪啪啪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杜荷突然拍手,笑着说道:“王大人,让你担任兵部员外郎,真是屈才了啊,你这么有才,应该去国子监教算术才是,你说的没错,放眼大唐,只有我杜荷和将作监会制造火药,将作监没有理由杀害卢氏的人,那就只剩下我了,你们认定,我就是凶手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杜荷,你就不要狡辩了,赶紧认罪吧,看在曾经同朝为官的份上,我等愿意为你求情,请求陛下对你从轻发落。”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杜荷,你就不要负隅顽抗了。”

    “认罪吧!”

    “此案事实清楚,*大白,杜荷也无法解释自己的清白,臣请陛下圣裁!”

    “附议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一时间,许多大臣纷纷躬身说道。

    王成和卢明佑悄悄对视一眼,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提前设好的一个死局。

    在这太极殿上,杜荷将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而且这么多大臣同时发难,陛下若是偏袒,那就失了人心,陛下若是不偏袒,杜荷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杜荷猛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声,回荡在整个太极殿上。

    周围人一愣。

    杜荷这是疯了吗?

    王成大怒:“杜荷,你装疯卖傻,就想蒙混过关吗?真是痴心妄想。”

    杜荷扭头,看向王成:“王大人,本少爷已经不想理你了,你又何必上蹿下跳呢,大家都是朋友,给个面子不好吗?你一把年纪,还有一个小女儿没嫁出去,你要是丢人,可让你那如花似玉的小女儿怎么活啊?我这人,一向与人为善,本来都懒得与你计较了,没想到你如此咄咄逼人,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杜荷,你休要胡搅蛮缠,赶紧认罪吧。”王成听到杜荷提起自己的小女儿,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杜荷突然扫视一圈,看着那些跳出来攻击自己的人:“诸位大人,你们口气如此笃定,攻击本少爷的时候如此统一,很难想象,你们是不是收了卢氏的钱,你们都听信王大人的话,难道王大人是你们的爹吗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众人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可是,不等他们说话,杜荷就大声道:“王大人方才的话,没错,可只是表面看起来,他说整个大唐只有将作监和我杜荷会制造火药,事实真是如此吗?儿臣请父皇明察。”

    众人愣住。

    李二却好奇地问道:“杜荷,你的意思是,我大唐,还有其他人会制造火药?”

    杜荷冷静道:“事实如何,请父皇到长安城内、长安城外的各家道观中,一查便知。”

    李二立即挥手道:“朗季何在?”

    羽林卫上将军李君羡站出来,躬身答应道: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立即查抄长安城内外的所有道观,发现火药,当场审问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李君羡风风火火地离开。

    李二便让大伙在太极殿内休息,让太监们端来茶水。

    可是,除了杜荷,根本无人有心思品茶。

    杜荷刺溜刺溜喝茶的声音,在静悄悄的大殿上响起。

    王成冷笑道:“杜荷,你就不要再无谓挣扎了,老夫乃是兵部员外郎,陛下三令五申,禁止民间私造火药,兵部的人手,隔三差五就要上街巡查,却也从未听闻有道观造火药的,不出一个时辰,*大白,届时看你如何狡辩。”

    杜荷恍若未闻,放下茶杯,慢条斯理地对魏叔瑜说道:“魏兄,你年纪不小,可有婚配?”

    魏叔瑜一脸懵逼,顿时后背心都湿了。

    他是傻,可他也怕死啊。

    这可是太极殿。

    大唐最高的权力中心。

    而且李二陛下就在上方呢。

    谈婚姻,似乎不妥吧?

    可看见杜荷兴致勃勃的样子,魏叔瑜还是摇摇头:“我……还还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魏叔瑜今年二十四岁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二十四岁,儿子都会尿床了。

    算是大龄未婚男青年。

    其实,以他的出身,不至于找不到媳妇。

    奈何魏叔瑜的痴傻,是长安城出名的。

    因此,寻常人家的女子愿意嫁,老魏不答应。

    可富贵人家的女子,压根不带搭理魏叔瑜的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他的婚事也就被耽搁了。

    而大家看见杜荷竟然关心魏叔瑜的婚配,心中耻笑不已。

    这厮是知道自己大难临头,开始破罐子破摔了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谈婚论嫁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