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成匍匐在地上,像只大*似的。

    他哭着说道:“陛下,臣有罪,臣有罪啊,臣方才说的不是实话,其实……此事,另有隐情。”

    另有隐情?

    文武大臣们八卦的心理,一下被吊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听王成说道:“陛下,其实,卢氏族人,的确是被火药炸死,那火药,也的确是自己造的。”

    李恪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王成你个老匹夫,既是卢氏自己造火药,把自己炸死了,跟本王的老师有何关系?你竟敢在此信口雌黄,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人,来啊,跟本王大战三百回合吧。”

    嘡啷。

    宝刀出鞘。

    李恪准备找王成决斗。

    幸好周围的几个武将急忙拦住。

    否则王成只怕脑袋都要落地了。

    王成吓得魂飞魄散,大声说道:“陛下,诸位大人,卢氏虽然造了火药,但是,那火药的秘方,却是杜荷提供的。”

    李二问道:“你是说,杜荷向卢氏提供了火药制造秘方?火药,乃是军器,且是杜荷发明的,杜荷有何理由要为卢氏提供火药制造秘方?”

    大家也都是这样的疑惑。

    王成一五一十地说道:“陛下,其实,火药制造秘方,乃是卢明安派人去大唐玻璃厂借的,卢明安这厮,一生最好学问,当他得知,大唐玻璃厂竟然能造出比琉璃还要好的东西时,就忍不住想要瞻仰一番,多次到鄠县县衙求教杜荷,杜荷却自私自利,不愿教授,卢明安便铤而走险,派人去大唐玻璃厂借玻璃制造秘方,而且成功借到了,可是他哪里知道,那根本不是玻璃制造秘方,是火药制造秘方,最后将自己在内的全族三十五口人全部炸死了……而这一切,都是杜荷设计好的。”

    杜荷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*之人啊。

    偷说成借。

    而且还将杜荷说成自私自利。

    反倒是偷盗玻璃制造秘方的卢明安,一心向学?

    杜荷忍不住想到,王成啊王成,本少爷以为你只是*,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要脸啊,猪狗不如。

    王成急忙说道:“陛下,臣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。

    当着大家的面,将布包打开。

    里面有一本已经烧焦了不少的册子。

    王成指着那册子,大声说道:“陛下,这册子,是在卢氏大院爆炸的后院废墟中找到的,后面部分已经毁了,但是前面的封面还在,陛下请看,这上面明明白白写着,玻璃制造秘方,可是,里面的内容却不是制造玻璃,而是制造火药的……臣已经请人鉴定过了,这笔迹,就是杜荷的,天下再无第二个人能写出如此漂亮……我呸,是如此奇怪丑陋的字来。”

    文武大臣们相互传阅。

    这字迹,果然是杜荷的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将作监的一个官员被李二宣来。

    这官员仔细看了看册子还剩下的内容,笃定地说道:“启禀陛下,这上面记载的,的确是火药的制造之法。”

    王成得意,大笑道:“看吧,*大白,杜荷自私自利,非但不教授卢明安玻璃制造之法,还故意将火药制造之法伪装成玻璃制造之法,让卢明安借去,然后让卢氏自己制造火药,把自己炸死了……杜荷真是居心叵测,狠毒无比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小心翼翼地看着杜荷。

    这小子,年纪轻轻,却是狠毒啊。

    一出手,就将卢氏三十五口人全部炸死了。

    这时,杜荷瞥了王成一眼,问道:“王大人,你口口声说这是我借给卢明安的,可有其他证据?”

    “有,当然有,而且还有人证!”

    啪啪啪。

    王成转身,拍拍手。

    大殿外,顿时走进来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若是梦琦在场,一定能认出来,这人影,正是常年追随卢明安身边的黑衣人,也是当日从大唐玻璃厂将玻璃制造秘方带走的人。

    按说,这黑衣人身份卑微,是不可能到此的。

    但有卢明佑和王成等人操作,一切就顺利成章了。

    黑衣人乃是卢氏培养的高手。

    可到了太极殿,却早已吓破了胆。

    刚走进大殿,便噗通一下,匍匐在地上,浑身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一切,都按照卢明佑和王成等人的算计进行着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匍匐在地上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草民,参见陛下,草民……乃是卢氏的护卫,四月二十四晚上潜入大唐玻璃厂,偷走了玻璃制造秘方,然后交给我家老爷,老爷……老爷就带着工匠制造玻璃,没想到,竟发生了爆炸,将卢氏三十五口全部炸死了,草民当时正在外面,有幸逃过一劫……陛下,这一切,都是都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黑衣人本想说都是杜荷所为。

    可话到嘴边,他竟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王成急忙站出来:“陛下,此案,事实清楚,*大白,就是杜荷故意写了一本内容为制造火药的玻璃制造秘方,让人偷走交给卢明安,害死了卢氏三十五口。”

    杜荷哈哈大笑道:“王大人,你方才不是说,那玻璃制造秘方是卢明安朝我借的吗?怎么又变成他派人偷的了?”

    王成竟是脸不红心不跳,“这有何区别,杜荷,你不要胡搅蛮缠,分明就是你故意设计杀害卢氏族人,否则,为何玻璃制造秘方中记载的却是火药制造秘方?”

    “对,王大人说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杜荷,你可不要说是自己弄错了,这火药制造秘方,虽然被烧毁了大半,可里面字迹工整,记录详尽,一看就是认真写的。”

    王成身边的大臣们,有不少纷纷说道。

    杜荷淡然道:“没错,我就是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信口雌黄!”

    “臭不要脸!”

    “人证物证确凿,竟然还敢抵赖,真是为人不齿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人纷纷斥责道。

    王成厉声道:“杜荷,你还不知罪?还敢在此狡辩?”

    杜荷突然转身,朝王成竖起一根中指,“大傻叉,你也不看看,就凭你手里的东西,也想扳倒本少爷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王成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杜荷指着王成手中那被烧毁大半的玻璃制造秘方,笑道:“王大人,你好好看看,那册子的内页和封面,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玻璃制造秘方中的火药制造秘方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