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恪忍不住问道:“老师,危险在何处?”

    杜荷目光盯着远处。

    那里有一个人,也在看向这边。

    那人正是吏部郎中卢明佑。

    卢明佑是卢氏族人,可今日在朝堂上,竟然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只是感觉奇怪。

    但杜荷却觉得,这家伙绝对不简单!

    杜荷朝他竖起中指。

    卢明佑面无表情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妈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能伸能屈的缩头乌龟啊!

    有种!

    杜荷心中暗骂道。

    李恪见状,大喊道:“老师,原来是这厮啊,看我去剁了他的小兄弟。”

    杜荷急忙拦住:“殿下,咱们是文明人,做事何必冒冒失失,等着别人把脸伸过来,然后给他一巴掌,这不爽吗?”

    “爽,当然*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文德殿。

    李二陛下正在吃长孙皇后亲自下厨做的点心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,母仪天下,后宫之主,竟然还亲自下厨?

    可这是李二陛下最爱吃的点心啊。

    半晌,长孙皇后忍不住问道:“陛下,真的决定了吗?一旦你对卢氏动手,那就是挑了天下士族的神经,届时,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。”

    李二笑道:“观音婢,你错了,不是朕对卢氏动手,是杜荷对卢氏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真的放心荷儿?”长孙皇后不免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李二说道:“你放心吧,杜荷这小子,诡计多端,足智多谋,就算他不能让卢氏大伤元气,至少也能全身而退,而且,还有朕在暗中保护他呢,你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忍不住笑道:“陛下,你多想了,我不是担心荷儿,我是担心大唐江山社稷的稳固啊,荷儿一旦放出去,就是脱缰的野马,谁知道他会闹出什么乱子,届时,要是不好收场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李二一拍桌子,“朕怎么忘了这茬了,哎呀……可是事已至此,此事就算朕把杜荷关起来,卢氏也不会善罢甘休的……罢了罢了,就让他去闹吧。”

    李二有些害怕了。

    把杜荷这个大祸害放出去。

    谁知道会不会伤到自己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,卢府后院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,卢氏三十五口人啊,全部被炸死了,这笔账,绝不能这么算了,请三少爷一定要为我大哥报仇啊!”卢明宇跪在卢明佑面前,低声下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别看都是卢氏明字辈的,卢明佑乃是真正的正宗,而且是当今卢氏族长的三儿子,还是当朝吏部郎中,身份高贵。

    而卢明佑出身卢氏旁系,别看在外面风光,但回到卢氏,那就是低人一等。

    卢明佑面色阴沉,说道:“卢明宇,你的计划已经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我无能!”卢明宇被训斥,却是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原本的计划,是由卢明佑暗中指点,王成出头,卢明宇在外围,先在朝堂逼迫杜荷一番,让杜荷将玻璃制造秘方拿出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卢明宇的主意,到时候因为玻璃制造秘方,他也能为家族立功。

    卢明宇和王成,一拍而合。

    一切,都计划好了。

    哪知道,最后杜荷毫发无损,全身而退,王成从兵部员外郎的位置被免职,家产被充公,还被贬去了鄠县驸马府。

    彻底失败。

    卢明宇说道:“三少爷,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?咱们一定要拿到杜荷手中的玻璃制造秘方才行啊!”

    卢明佑冷声说道:“此事,我会禀明家族,调动家族力量,给予杜荷致命一击,届时,不但是玻璃制造秘方,整个梦幻集团,都将是我卢氏的。”

    当晚,卢明佑写了一封家书,飞鸽传书往范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日后。

    一切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长安城街头巷尾,还有人在议论卢氏在鄠县发生的惨案。

    可议论的内容都是卢氏自己找死,自己把自己炸死了。

    为何卢明安能造出火药?

    都是兵部员外郎王成提供的啊。

    没看王成泄露火药机密,都被贬官了,家产都被充公了吗?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些议论。

    议论的内容是最近长安城内外许多的有名的道士,全都人间蒸发了,凡属于炼丹的道士,也不见踪影了,一时间,人心惶惶,竟然无人再炼丹了,道士们纷纷转行去炼气、修仙,放弃了炼丹这条道路,这股风气越演越烈,许多得道高人站出来纷纷指责炼丹是骗术,炼丹术本来就子虚乌有,所有的丹都是毒药,渐渐地,大唐再无人炼丹,道门中,风气净化了许多。

    妙仙楼。

    杜荷宴请魏叔瑜。

    满桌丰盛的菜肴,按照妙仙楼的价格,至少一千贯。

    杜荷端起酒杯:“魏兄,此次,能打败王成,你可是功不可没啊。”

    魏叔瑜有些不好意思:“杜兄,你说的哪里话,此事,乃是你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我并无什么功劳,只是……算了,不说也罢。”

    魏叔瑜本想说些什么,话多嘴边,却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魏兄是想着王成的小女儿王淑玉吧?”

    魏叔瑜一下就脸红了。

    显然是被杜荷说中了心事。

    半晌,魏叔瑜低垂着头:“其实,我知道你当日是为了气王成,我不敢奢求王小姐那样的人,我……我在长安城,口碑一向不好,王小姐定然瞧不起我的呢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,很自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房门突然被人撞开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,猛地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杜荷和魏叔瑜同时抬头,只见是一个穿着鹅黄长裙的女子,十五六岁模样。

    长相普通,但却耐看,属于有气质的那一类。

    只见这女子满脸愤怒,进来后就盯着杜荷和魏叔瑜看。

    “你们谁是杜荷?”女子先声夺人,霸道地问道。

    杜荷惊讶道:“你是何人?我就是杜荷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突然一抱拳,说道:“小女王淑玉,拜见杜驸马。”

    王淑玉?

    难道是那个王淑玉?

    杜荷急忙问道:“令尊可是当朝兵部员外郎,王成,王大人?”

    王淑玉道:“没错,我爹就是兵部员外郎,不过,现在不是了,他都要被杜驸马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杜荷挠挠头,有些尴尬,突然指着魏叔瑜,说道:“魏兄啊,你媳妇来了。”

    魏叔瑜却是羞得面红耳赤的,跟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,赶紧说道:“杜兄,莫要说笑,莫要说笑。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你媳妇来了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