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淑玉却根本没心思听杜荷说的笑话。

    她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杜荷,说道:“杜驸马,王府所有家产都被查抄了,我王府上下几十口人,如今已经无家可归,只能流落街头,我爹昔日的好友,如今纷纷对他白眼相待,这下,你满意了吗?你好狠毒啊!”

    杜荷却没生气,笑了笑,“王小姐,此言差矣,令尊当日在朝堂上,可是想我死啊,若是真的被他陷害成功,那我如今已经成了万人唾骂的对象,说不定当今陛下已将我的脑袋砍了安抚卢氏呢,与掉脑袋比起来,流落街头又算得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王淑玉一脸吃惊。

    “我爹一向待人宽厚,与你往日无怨,近日无仇,为何要陷害于你?”她不可思议道。

    魏叔瑜这个老实人都忍不住了,“王小姐,杜兄所言,句句真实,令尊当日在朝堂上,联合了众多大臣,便是要置杜兄于死地啊。”

    王淑玉沉默了一会儿,才说道:“成王败寇,没什么好说的,只是,如今我王府几十口人,走在街上,被人唾骂,连住店吃饭都无人理睬,杜驸马,此事不管和你有没有关系,小女子都请求你看在王府几十口性命的份上,饶我们一命如何?”

    原来,朝堂上发生的事,传到长安。

    王成为卢明安出头,却落个浑身不是的消息,早已传遍。

    权贵们摄于李二陛下的*,不敢收留王成。

    而小民百姓们,竟然出奇一致地选择为杜荷报仇。

    只要是王府的人,住店不行,吃饭没有,再长安城是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是以,王淑玉才放下脸面,亲自来求杜荷。

    杜荷沉吟道:“此事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王淑玉突然指着魏叔瑜,说道:“你不就是想让我嫁个他吗?好,我答应你,傻大个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魏叔瑜一脸懵逼,走上前。

    王淑玉突然一把拽着魏叔瑜,强行就拉着后者往旁边的屋子里钻。

    魏叔瑜虽然身材高大,但一时没反应过来,再加上,王淑玉别看长得小家碧玉的,但是一个习武之人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随后,屋子内传出魏叔瑜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哎呀,别脱,别脱我衣服!”

    “救命……啊!”

    “娘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家伙太惨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吱嘎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王淑玉一脸没事人似的走出来,脸颊上泛起两朵红晕。

    好半天,才看见魏叔瑜抱着衣服,哀怨地走出来,衣衫不整,头发凌乱,脸颊上还有两道泪痕。

    魏叔瑜看见杜荷,突然哭了:“杜兄,我不纯洁了!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淑玉不满地道:“呆子!”

    杜荷有些尴尬地说道:“王小姐,啊,不,嫂子,其实,我早就给你们王府的人安排了一个去处,你就算今日不登门求我,我也不会见死不救的。”

    汗啊!

    谁知道这妞这么猛。

    当场就把魏叔瑜给叉叉了了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一个女中吕布啊。

    杜荷都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可怜魏兄守身如玉二十几年,竟然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被人给欺负了。

    杜荷也不知道是哭还是笑。

    王淑玉虽然生的不算漂亮,但文武双全,在长安一带也是有名的才女,心高气傲,在王成还没有倒霉的时候,王淑玉的追求者众,但她就没有一个看得起的。

    哪知道,便宜了魏叔瑜啊。

    王淑玉闻言,问道:“你打算怎么处置王府的人?”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你们去鄠县吧,我会给你一笔钱,足够你全家几十口生活好几年了,至于几年后,是死是活,那就看你们的了?”

    “君子一言!”

    “快马一鞭!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这就去告诉我爹。”

    王淑玉风风火火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别看这妞方才暴风骤雨地折腾了半个时辰,可此刻行动却是一点也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杜荷更加佩服。

    魏叔瑜见状,赶紧追了上去:“哎呀,娘子,我与你一道去。”

    杜荷回头,看见满桌子的好酒好菜,突然胃口全无。

    “妈的,本来只想请杜兄吃饭。没想到,这哪里是撒狗粮,这是骗狗来杀啊!你大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街角。

    王成吃惊道:“女儿,你真的去找杜荷了?”

    王淑玉点点头:“爹,如今,连卢氏都不帮咱们了,整个长安城,只有杜荷能帮咱们,若是杜荷不出手,咱们在长安,就真的无立足之地了。”

    王成叹息道:“没想到啊,我王成英明一世,却落得这个下场,造化弄人,造化弄人啊……不过,杜荷这厮,一向狠辣歹毒,他会这么轻易答应帮咱们?”

    王淑玉脸上突然闪过一抹娇羞,跺了跺脚,小声说道:“代价就是,我要嫁给魏叔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王成突然瞪大眼睛,“我不同意,魏叔瑜,那是长安城出了名的大傻子,女儿,我不能将你往火坑里推,此事,我坚决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王淑玉却说道:“爹,已经来不及了,我与魏叔瑜,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,再说,别人都说魏叔瑜傻,在我看来未必,鄠县那种地方,他能担任县令这么长时间,不出乱子,况且,我方才与他亲密接触,发现他虽然老实一些,却还是很可靠的,女儿并非一时冲动,若是能嫁给他,也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王成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啊!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飞快地跑过来。

    正是魏叔瑜。

    魏叔瑜为了追上王淑玉,一顿好跑,上气不接下气的。

    “娘子,娘子,你等等我啊!”魏叔瑜喊道。

    王成一下拦在魏叔瑜面前,呵斥道:“不要脸,谁是你娘子,你滚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泰山大人,小婿这厢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魏叔瑜饱读诗书,是个标准的读书人,自然要朝王成行了一个标准的礼。

    王成都快被气死了。

    他气呼呼地问道:“魏叔瑜,你当真想娶我女儿?”

    魏叔瑜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:“想。”

    王成勃然大怒:“你那是馋她的身子,你个狗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不,”魏叔瑜语气坚定,摇摇头,“泰山大人,我是真的喜欢娘子的,你看,这是我几个月前为她写的诗。”

    魏叔瑜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,撑开,放在王成眼前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女中吕布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