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成仔细一看,果然是一首诗。

    是一首藏头诗。

    其中竟然有王淑玉的名字。

    看来是真的写给自家女儿的。

    王成心想,事已至此,还能如何。

    最主要是,自己的女儿,已经把身子交给这厮了。

    王成大声说道:“魏叔瑜,你要想娶我女儿,那就滚回去,让你爹来找老夫提亲,还有,告诉你爹,我现在已经是一介草民,万贯家产也被查抄,是一个戴罪之人,他若是有芥蒂,此事,不提也罢。还有,你若是娶了我女儿,日后敢对她不好,老夫就剁了你。”

    魏叔瑜一脸认真,说道:“请泰山大人放心,我一定好好珍惜娘子,提亲之事,我一定回去禀告家父,只是当务之急,还是请泰山大人一家安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安定?难道去你魏府不成?你打的好主意,你又馋我女儿的身子了是不是?”王成气道。

    魏叔瑜汗道:“泰山大人,没有的事,只是,杜兄已经在鄠县,为你们准备了住处,我这就带你们去安顿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魏叔瑜转身,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立即有两辆大马车行驶过来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载人,一辆马车载货,浩浩荡荡地朝鄠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马车停下。

    外面有人喊道:“鄠县到了!”

    魏叔瑜尊敬地对王成说道:“泰山大人,你们的住宅到了。”

    王成迫不及待地跳下马车。

    顿时,整个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里乃是安鄠大道不远处的地方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乃是一片荒地。

    倒是很平坦,但荒无人烟啊。

    不远处还有一片坟地呢。

    这哪是住人的地方!

    王成不悦地一把抓住魏叔瑜的衣领,问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魏叔瑜,你敢戏耍老夫?”

    魏叔瑜急忙指着王成身后,解释道:“泰山大人,你误会了,住宅在那边。”

    王成扭头看去,在一个低矮的山丘处,搭建了许多的活动木板房。

    再看看周围,依然啥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让老夫全家老小居住的地方?你还敢说不是戏耍老夫,说,是不是杜荷让你这么羞辱老夫的?”王成的火气又上来了。

    魏叔瑜急忙摇头:“泰山大人,这都是杜兄的一番苦心啊,他说了,不出两个月,此处就是一片繁华,此处的地价将堪比长安城人民大道两侧,他说了,若非是看在我和娘子的面子上,根本不会将你们安顿于此处,泰山大人,你就算不信我,也不能不信杜兄啊。”

    闻言,王成笑了。

    两个月,变成繁华之地?

    这种话,也只有魏叔瑜这种傻子相信了。

    他摆摆手:“罢了罢了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哪怕这里是荒郊野外,也总好过流落街头吧,你回去告诉杜荷,老夫记得他的恩情,哼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。

    魏府举办了一场婚礼。

    长安有名的大傻子魏叔瑜正式成婚,新娘是王淑玉。

    要放在之前,人们肯定会觉得魏叔瑜配不上王淑玉,但如今王家家道中落,这一切,似乎都顺利成章了。

    新婚当晚,魏叔瑜终于翻身做人,不再感到羞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长安城,卢府后院。

    一只白色的信鸽从天而降,一个身手矫健的护卫纵身一跃,将飞到房梁高的信鸽一把抓住,人还未落地,却已经将信鸽脚上的信件取了下来,然后急匆匆走进大厅,将信件交给了卢明佑。

    卢明佑打开仔细看起来。

    一旁,卢明宇忍不住问道:“三少爷,是不是族长的来信?”

    卢明佑点点头:“是族内来信了,宗族们已经知道此事,并说杜荷竟敢对我卢氏的人痛下杀手,要咱们调动卢氏的力量,杀了杜荷。”

    卢明宇大喜:“太好了,杜荷那个小畜生,这回就要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卢明宇站起身来,面色凝重:“此刻,却不是杀杜荷的最佳时机,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,如今,有许多人还与杜荷站在一起,想杀他,绝非易事,尤其是长安和鄠县的百姓,十分拥护杜荷,若他死了,只怕*波动,届时,当今陛下会忍不住对我卢氏出手。”

    闻言,卢明宇好奇地问道:“那三少爷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我要杜荷众叛亲离。此事,便由你去办吧,你们上一次的计划失败,让我卢氏丢了人,这件事你要是办好了,就可以将功赎罪。”卢明佑说道。

    卢明宇躬身道:“一切都听三少爷吩咐。”

    深夜,卢明佑亲自制定了一个对付杜荷的计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县衙。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县衙长史匆匆而来,见到杜荷,问道:“驸马爷,你可见着我家大人了?”

    他口中的大人,正是鄠县县令魏叔瑜。

    杜荷指了指东北方向,“去张家坟找吧。”

    张家坟,原本是鄠县一个小士族张氏埋葬族人的坟地。

    张氏当初跟着梁凯等人举家搬迁,连坟地也全部迁走了。

    那地方,也彻底冷清下来,甚至让人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以往,很少有人去那里。

    可如今,那里已经建造起了一批活动木板房,王成一家人都住在那里。

    魏叔瑜三天两头就往那里跑,既是为了去照顾王成一家,也是为了偷偷与王淑玉温存。

    刚想着,却见张俭急匆匆而来,附到杜荷耳边,小声说道:“少爷,张家坟那里,王家居住的宅子,有一座房子塌了?”

    杜荷眉头一皱,吩咐道:“让陆笙箫马上去查证清楚,那活动木板房是大唐建设公司建造的,出了问题,谁也别想跑。”

    张俭摇摇头:“少爷,不是质量问题,已经查实清楚了,那房子,是昨晚被魏县令和他娘子弄塌的,倒是没有伤到人。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曹!

    魏叔瑜这货,还是新婚啊,这才几天,就这么会玩吗?

    果然英武不凡!

    杜荷无语地说道:“赶紧派人去将房子修建好吧,顺便提醒魏叔瑜,让他以后别再去活动板房了,就是去野地里,也比把房子弄塌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!”

    等张俭离开,杜荷这才沉吟道:“卢明佑可真沉得出气啊,忍了半个月还不见动静?你可别让本少爷失望啊,不然,人生多寂寞。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英武不凡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