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孙冲身边的狗腿子王福,忍不住问道:“公子,杜荷这厮,以往嚣张跋扈,谁也瞧不上,今日怎么会低声下气来求咱们呢?”

    长孙冲大笑道:“古话说,不见棺材不落泪,说的就是杜荷这种人,他以往嚣张,无非是仗着自己得宠,而且有官位和爵位在身,还有日进斗金的梦幻集团,但如今,他不能入朝为官,也不能获得爵位,梦幻集团眼看就保不住,他已经慌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怪不得他会答应要宣告天下,与公子解除师徒关系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王福,你派人去鄠县盯着,拜师杜荷,这件事对我来说,如鲠在喉啊,一日不解决,本公子就一日寝食难安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公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家坟。

    王成站在门口,看着入眼荒凉无比的荒野,心头的滋味,不好形容。

    原本,他一家流落街头,眼看着有人要饿死,可没想到女儿王淑玉突然主动与魏叔瑜成婚,杜荷便安置了他的一家人。

    可还不等他高兴,就发现,所谓的安顿,不是在鄠县县城,而是距离鄠县县城差不多两里地的一片荒地中。

    此地,距离安鄠大道倒是不远,可是只有一条泥泞小路过来。

    一大家子,就住在这木板搭建的活动房中,夏天倒是还好,可冬天来了怎么办?

    再说,杜荷给了一笔钱,也只够一家人生活半年。

    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啊?

    王成多次派人去长安找卢明佑,请求卢明佑帮助。

    哪知道,他派去的人,连卢府的大门都没进就被打发回来了。

    当他还是兵部员外郎的时候,哪怕他的夫人只是卢氏的旁系出身,卢氏也十分重视他。

    但如今他落魄了,对卢氏再无半分用处,便如破鞋一般被舍弃了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世态炎凉啊!

    他心中感慨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王成看见自己的两个儿子,王守一和王守二,竟然穿着奇怪的短打,头上戴着竹条编制的帽子,一人扛着一根铁钎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,你们干什么去?”王成大声呵斥道,然后冲上去将二人拦住。

    王守一急忙低下头,说道:“爹,我……我和二弟,不想再混吃等死,所以,我们看见大唐建设公司招工,所以,打算去打工。”

    招工?

    打工?

    这两个新词,让王成有些懵逼,但他看了看两个儿子的装扮,也能猜到七八分,“你们,莫不是要去做工匠?”

    王守二说道:“是啊,爹,侯毅说,我们都是读书识字的人,先去工地上锻炼几日,然后就到他手下做监工,每日有五十文钱呢,这样一来,我和大哥每日就有一百文钱,可以补贴家用了。”

    王成鼻子一酸,“侯毅,可是侯大人的公子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“不是传闻他已经疯了吗?”

    “爹,那都是谣传,我们昨日刚和他见过,他虽然邋遢一些,但没有疯,而且手底下还有好几千工匠呢,对了,从今日开始,这一片,将会开始动工,开始修建了。”王守一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王成摆摆手,无奈地让两个儿子离开。

    连侯大人的儿子都能做工匠,我王成的儿子去,似乎也不怎么丢脸了。

    只是,王成再次看了看眼前的一片荒地,却是不理解,为何要在这里大兴土木。

    杜荷是疯了吧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突然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气氛中。

    繁华的大街上,时不时地出现一队车队,马车上,大包小包的,这些搬走的人,都是鄠县有头有脸的人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日,搬走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大街上,关闭的商铺,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一些偏僻之地,原本繁华异常,如今却已经显得萧瑟。

    原本,这座县城在白天的时候,有六成的人都是外地来此经商的。

    这几日,一下就减少到只有一二成。

    整座城市,一下就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商户们,忧心忡忡,面色沉默。

    百姓们,感觉到已经出大事了,可是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城南街头卖烧饼的武大,因为人越来越少,生意越来越少,最关键的是,当他要去买做烧饼的麦面等材料时,发现,整个县城的商铺都关门了,无处可买。

    武大一气之下,要上吊自杀,幸好被周围邻居发现,报给县衙,衙役们直接去将武大抓走了。

    城西有一个地主西门吹牛,原来靠做外地人和本地商户做生意的中间介绍人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,一个月内纳了三个小妾。

    哪知道,如今商户们关门走人,外地的商人们也不来了。

    西门吹牛一下就慌了,没了收入,一大家子眼看就要活不下去,这厮喝醉了,竟然去县衙大骂,被衙役们打断了腿。

    这两件事一出,许多人更是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就连百姓,已经有开始搬走的了。

    但更多的人,根就在鄠县,他们无处可去,有人甚至开始*。

    大街上,管城大队,衙役,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,司空府。

    这天一早。

    王福急匆匆闯进院子里,对长孙冲说道:“少爷,好消息,好消息,杜荷已经宣告天下,和你解除师徒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长孙冲从椅子上一跃而起,激动道:“太好了,哈哈哈,从今后,再无人敢提本公子是杜荷的学生了。杜荷这厮,果然是穷途末路了,他不敢得罪本公子了。鄠县那边,现在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王福说道:“公子,鄠县县城,现在已经全部乱套了,每天都有商铺关门,每天都有人离开,外地的商人,也不愿去鄠县了,鄠县,就快完了!就连百姓们,也纷纷逃离,鄠县,就快完了!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长孙冲一拍桌子:“太好了,杜荷啊杜荷,这几年你风头太盛,现在,你就自食恶果吧……对了,解除师徒关系这件事,杜荷是怎么宣告天下的?”

    王福急忙拿出一张告示:“现在,满长安城都是这告示。”

    长孙冲兴奋地接过来打开一看,顿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只见上面写道:长孙冲欺师灭祖,道德低下,即日起逐出师门,不再是杜荷弟子。

    长孙冲差点*。

    “杜荷……本公子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打工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