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孙冲气得当即让人准备马车,气冲冲来鄠县找到杜荷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他将那告示扔在杜荷面前,问道:“杜荷,你什么意思?简直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杜荷赶紧让人给长孙冲上茶。

    当然,依然是一杯白水,茶叶是不可能放的。

    长孙冲见状,更是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杜荷放下茶杯,慢条斯理地问道:“长孙公子,如今全天下人都知道,我杜荷落魄了,我的梦幻集团,就快完了,欺人太甚这话,我实在愧不敢当啊。”

    长孙冲怒道:“那你为何要说将我逐出师门?你这不是欺人太甚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杜荷瞪大眼睛:“长孙公子,此话可不能乱讲,当日,是你吩咐我,让我宣告天下,解除咱们之间的师徒关系的,我现在已经宣告天下,难道有什么不妥吗?再说,你当时也没说要怎么宣告啊,我寻死,这样的宣告,让人一看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长孙冲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竟是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杜荷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把这些告示,宣布收回来,然后重新贴告示,告示的内容,本公子来写。”长孙冲气呼呼地说道。

    杜荷摇摇头:“不行,收不回来,我杜荷虽然落魄了,但我也是一个讲诚信的人,你让我前后贴的告示不一致,岂不是告诉天下人,其中另有隐情?这件事,坚决不能做。”

    杜荷的态度,很坚决。

    长孙冲见状,指着杜荷:“好,杜荷,算你狠,我看你能张狂到什么时候,你记住,等你落魄如狗的时候,本公子一定要你好看,哼!”

    说着,长孙冲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杜荷叹息一声,说道:“破鼓万人捶,本少爷这还没落魄呢,长孙冲已经开始上门耀武扬威了!”

    这时,马周走了进来,说道:“少爷,东西全部装车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离开这个破地方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不多时间,庞大的车队,便驶出了县衙。

    大门口,魏叔瑜惶惶不安地说道:“杜兄,你真的非走不可吗?”

    杜荷无奈道:“现在是卢氏想要我的命啊,留在鄠县,反而危险重重,再说,你看这大街上,荒凉无比,留下来又有什么用,正好,驸马府已经建造好了,我可不能鸠占鹊巢,还是将县衙还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魏叔瑜问道:“鄠县,真的要完了吗?”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天要下雨,狗要交配,随他去吧!”

    魏叔瑜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摆摆手,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很快,鄠县县城内都在传,杜荷已经离开了县城。

    本来就不安的人们,更加惶恐。

    本来还犹豫不决要不要搬走的人们,顿时坚定了搬走的决心。

    若非有管城大队和衙役们,县城早就乱套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。

    卢府。

    “老爷,杜荷已经搬出了县城,去了新建造的驸马府。”黑衣人禀报道。

    卢明佑闻言,嘴角出现一抹冷笑:“杜荷真是怕了,哈哈哈,既是如此,那就再给鄠县添两把火吧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疑惑地问道:“老爷,这两把火是?”

    “第一把火,再去给那些权贵和商贾们送宝贝,让他们在五日内,将鄠县所有的商铺,全部关闭,我要让鄠县彻底变成一座死城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把火,让卢明宇去做,去煽动鄠县县城的百姓们*。动静越大越好!”

    这是两条毒计。

    黑衣人心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县城,一片哀嚎。

    梦幻集团新总部,驸马府,张玄素却仿佛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老仆站在他身旁,小声说道:“老爷,据传,驸马爷的车队,已经出了县城,两炷香后,就能到府上了。”

    张玄素唰的一下站起身来,“赶紧派人准备,要用最好的礼节、最高的规格,迎接驸马回府。”

    老仆突然目瞪口呆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老爷啊,你是认真的吗?你不是一直在说,是驸马爷毁了你吗?你如今为何要对他如此热情?”

    张玄素摇摇头,叹息一声,问道:“你说,当初我与驸马斗法,来来回回,好几个回合,最后的结果是什么?”

    老仆不敢说。

    因为,张玄素太惨了。

    太子詹事的职位丢了。

    小兄弟被野狗叼走了。

    还被抄家了。

    反观杜荷,未曾受到半点伤害。

    老仆不说话,张玄素却敢于直面自己的悲惨人生,“老夫也曾拥有一切,最后却一无所有,而今沦落为驸马府长史,可悲,可叹,可怜……可是,我不甘心啊,难道,我就要一辈子沉沦吗?我还要东山再起!这段时间,我已经想通了,我决定,跟着杜驸马闯出一片天地,别看我年事已高,但是,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,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……与驸马作对,绝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,我不能再错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老仆忍不住说道:“老爷,可是现在,卢氏已经对付杜驸马了,现在,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,说是杜驸马和梦幻集团,挺不过这次了,这时候,咱们不与杜驸马划清界限,反而还要追随他,恐怕不是明智之举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张玄素突然大笑起来,“换做以前,老夫一定不会站在驸马这边,但这次,我赌驸马胜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张玄素一挥手:“此事,不必再说,老夫已经决定,你立即按照老夫的安排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老仆不敢质疑,急忙下去忙活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有人禀报,驸马的车队,已经遥遥在望。

    张玄素用最快的速度沐浴更衣,穿戴整齐,精神焕发,带着驸马府的班底,恭恭敬敬地到山下迎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进的马车,突然停下。

    张俭来到马车前,禀报道:“少爷,驸马府长史张玄素,率驸马府所有人,在前方迎接。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马车帘子掀开,杜荷吃惊道:“老张这是想通了啊?走,去看看!”

    他跳下马车,来到前方。

    只见宽阔的大道上,张玄素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中央,形单影只,孤独无比。

    张玄素一揖到底:“属下,恭迎驸马回府。”

    杜荷吃惊道:“老张,不是说好整个驸马府的班底吗?怎么只有你一人?”

    张玄素直起身体,说道:“驸马啊,你忘啦,整个驸马府,就只有我这个驸马府长史啊,并无其他官员……下人倒是有几个,可都是老弱病残,有碍形象,属下便让他们不要下山了,以免吓着你。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三十章 老张的选择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