杜荷打造了一个智囊团,其实张玄素早有耳闻。

    但他一直以为,让半山学院那些刚毕业的书生担任智囊团成员,无异于是笑话。

    这些人毛都没长齐,也没什么人生经验,懂个屁啊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心底却是嘲讽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嘴角露出一丝苦涩:“看来,少爷手底下,真是人才济济啊,属下……多一个不多,少一个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想着,投靠杜荷,发光发热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自己有些多余啊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,一个青楼的仙女,本以为自己样貌出众,身材窈窕,绝对是堪比西施之类的大美女,能让整个长安的公子哥为自己癫狂,但是某天发现,楼下卖菜的大娘都比自己长得漂亮。

    很难受!

    杜荷见状,突然摇头说道:“老张,你大可不必自渐形秽,智囊团这帮人,都是老马精挑喜欢的,这帮家伙,写文章不行,打架不行,做官也不行,个个都是怪才,最善推算人心,把他们凑在一起,就是本少爷,有时也赶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这种人,不但是怪才,而且是疯子。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我方才说了,他们推算人心厉害,但是,个个手无缚鸡之力,让他们去对付卢氏,跟送死没有区别,对付卢氏,本少爷还缺一名大将。”

    张玄素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他突然说道:“少爷,属下愿做少爷的一条疯狗。”

    一条咬人的疯狗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张玄素突然就发现自己的价值了。

    智囊团太柔弱,不行。

    马周擅长管理,却不适合咬人。

    梦幻集团内的其他人,搞研究,经商可以,但咬人也不行。

    毒牙情报一流,暗杀、追捕一等,但不适合暴露。

    对杜荷来说,张玄素正好做这条咬人的疯狗。

    二人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。

    鄠县县城,除了梦幻集团外的商铺,全部关闭。

    外地的商人,再无一人进县城。

    整座城市,陷入一种奇怪的气氛中。

    管城大队的巡逻队,还有衙役们成群结队,十二个时辰巡逻。

    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还有不少人疯了一样地离开鄠县。

    城西赋税局,原本一片忙碌,整整一百多人,忙的脚不沾地。

    但现在,大家都坐在院子里,三三两两地闲聊。

    因为,鄠县的商业已经崩塌了,赋税局,也就成了摆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衙。

    魏叔瑜看着手下人的奏报,一头乱麻。

    他自知自己没有大才,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执行者。

    萧规曹随,杜荷担任县令时定下的制度,他一点没有改动。

    鄠县发展得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哪知道,卢氏这一出手,将鄠县彻底整崩塌了。

    随着商业的崩溃,养猪业的生意,渐渐不支,猪肉价格降了,却也无人过问。

    有养猪的农户,已经将家中半大的猪杀了,因为猪肉不值钱,可猪吃得多,养不起了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人心。

    以往,鄠县一片繁华。

    百姓的心,都和县衙站在一处。

    而今,已经有人开始骂他这个县令了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问道:“驸马府那边,杜兄可有消息?”

    县丞说道:“今日,已经派了三拨人去却请教杜驸马,传回的消息都一样,让咱们稳定秩序,稍安勿躁,大人,兹事体大,咱们是不是立即上奏京兆府,实在不行,上奏朝中吧,否则,一旦出乱子,整个县衙都保不住啊。”

    魏叔瑜摇摇头:“我相信杜兄。”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县丞叹息一声,若有所思地看了魏叔瑜一眼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京兆府送来一纸文书,直接将县丞在内的五个县衙官员调走了。

    这五个官员,却都是关系户,在朝中、京兆府,都有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如今鄠县局势不明,他们早就安排好了去处。

    一个下人急匆匆跑进来,说道:“二少爷,老爷派人来传话,询问你是否要离开鄠县?”

    魏叔瑜神色坚决道:“让他回去告诉我爹,我身为鄠县县令,岂有临阵脱逃之理,我与鄠县,共存亡,我与杜兄,共存亡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。

    魏府。

    魏徵接到魏叔瑜传来的消息,说道:“不愧是我魏氏子孙!”

    魏夫人却是哭得死去活来,非要魏徵将魏叔瑜和魏叔琬叫回来。

    一向怕老婆的魏徵,这一次却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卢府。

    黑衣人说道:“老爷,咱们的第一步计划,已经全部成功了,那些大商贾收了咱们的好处,都不再去鄠县,小商贾们,本来还想去鄠县发财,可自打咱们向外发出,谁敢再去鄠县,就是与范阳卢氏为敌后,便无人再去鄠县,鄠县县城,已经成了一座死城。”

    卢明佑满意地点点头:“这件事,你做的不错。去告诉卢明宇,接下来,就看他的了,不要怕死人,反正都是一些贱民,死个几百个,上千个也不算什么,只要事情闹大,我要让杜荷身败名裂,让他背上千古骂名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点点头:“老爷,这一招,实在是太狠了。”

    卢明佑捏紧拳头:“量小非君子,无毒不丈夫!当杜荷挑战卢氏的时候,他就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。

    城南。

    一座破旧的宅子中。

    卢明宇乔装打扮,两日前就到了此处潜伏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黑衣人走进来,说道:“老爷,三少爷来信了。”

    卢明宇接过来一看,神色凝重,将纸条放在蜡烛上焚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说道:“让咱们的人,全部动起来,告诉武大、西门吹牛这些人,立即出手,办好了,重重有赏,保他们一辈子荣华富贵,对了,管城大队和县衙,这几日有什么动作?”

    黑衣人说道:“县衙那边,官员们纷纷离开鄠县,已经全乱套了,已经没有衙役巡逻了,管城大队那边,压力巨大,他们已经无暇顾及城中的情况,所有的人,只能暂时把守县城的出入口,自顾不暇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卢明宇大笑,“真是天助我也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城北一个小巷子,一个破旧的院落里。

    聚集了二十多个百姓。

    一个五短身材的家伙,站在人群中,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说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们,我有个亲戚,在长安城卢府打杂,据他说,此次,卢氏针对的不是咱们,也不是鄠县,就是杜荷一人,只要杜荷完蛋,卢氏就会接管鄠县的生意,到时候,大伙的日子,会比以往过得更好。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一条疯狗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