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大说完,周围人都热烈地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就说,卢氏那是几百年的大士族,怎么能与咱们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,罪魁祸首是杜荷。”

    “武大,你说的倒是不错,可是,我们都是升斗小民,能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闻言,二十多人都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武大侃侃而谈:“诸位,我有一计,不知你们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说啊,有设么不敢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快活不成了,还有啥不敢的。”

    武大弯腰,众人凑上去,他神秘地说道:“现如今,整个县城的商铺都关门了,唯独梦幻集团的商铺还在开门,而且,这些商铺假惺惺地说自己的货物不涨价,这些商铺,早就成了卢氏的眼中钉肉中刺,要是咱们能一把火,将这些商铺给烧了,那不就成了大功臣了吗?将来,卢氏接管鄠县的生意,咱们在座的大伙,一辈子荣华富贵,享用不尽啊,据我所知,梦幻集团的这些商铺,货物堆积如山,却没有几个人看守,正是咱们的机会啊!”

    有人担心道:“可是,还有衙役和管城大队呢。

    “我呸,县衙早就乱成一锅粥了,管城大队自顾不暇,不信你们去看看,如今大街上,已经很少有管城大队巡逻了。“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有种的就跟我武大干了!”

    武大虽然只是一个卖烧饼的,样貌丑陋,身材矮小,但这家伙能说会道,打架斗殴的事没少干,在这一带,影响力很大。

    在他的煽动下,很多人都动心了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武大突然搬出来一个箱子,打开之后,里面满当当的是开元通宝,少说也有两百贯。

    武大说道:“这都是卢氏赏赐的,谁有种的,就来分钱吧,事成之后,还有重赏。”

    这下,许多人都心动了。

    砰砰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院子外突然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众人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武大故作镇定,问道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开门,查黄册。”

    黄册,便是户口。

    武大说道:“官差大人,我家就只有娘子与我二人,并无外人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人说道:“哦,听闻你家家贫,我们特来送猪肉的。”

    查黄册,改成送猪肉。

    武大说道:“多谢官差大人好意,我家中粮食充足,无需大人费心。”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破旧的院子门,不翼而飞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门口,突然闯进来二十个佩刀的黑衣武士。

    这些人身穿黑色短打,头戴黑色帽子,腰间挎着长刀。

    进来之后,长刀拔出,将武大等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这不是县衙衙役们的装扮。

    也不是管城大队的装扮。

    武大面色大变:“你们,你们是何人?怎能在光天化日下,擅闯民宅?”

    一个老者神采奕奕地走进来。

    正是张玄素。

    张玄素背负双手,说道:“武大,你妖言惑众,扰乱民心,该杀,带走!”

    两个武士上前,提着武大往一旁走。

    武大喊道:“你们不是官差,凭什么抓我?”

    张玄素说道:“老夫代表正义,审判你们。”

    正义是谁?

    大家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可没人敢说话。

    张玄素扫视一圈,冷冷地说道:“尔等能在鄠县安身立民,过上好日子,全赖有当初的鄠县县令,鄠邑郡公,杜驸马,如今,却要与外人勾结,对付恩人,真是猪狗不如,枉为人,还不赶紧滚回去,反思过错?若是再心怀不轨,下场就如武大!”

    张玄素一指武大。

    一个武士手起刀落。

    武大的脑袋便翻滚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众人面色大变,有胆小的,已经吓哭了。

    张玄素面无表情:“尔等,好自为之!记住,老夫代表正义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一群黑衣武士,来也快,去也快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众人,纷纷不说话,默默地逃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西。

    一座宽大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站着二十多个家丁。

    地主西门吹牛声泪俱下地说道:“老爷我待你们不薄,想当初,咱们在鄠县,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,可你们看看现在,老爷我连肉都吃不上了,整整一个月,连一个小妾都没有,这都是那个天杀的驸马杜荷造成的啊,他自不量力,竟敢设计杀害卢氏族人,卢明安,卢明宇,那都是本老爷的朋友啊,多好的人啊,竟然被杜荷杀了,你们说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面前的这帮人,说是家丁,其实就是西门吹牛自己招募的一些江湖上的人士,有绿林大盗,也有偷鸡摸狗之辈。

    这帮人,整日喊打喊杀,为西门吹牛解决了不少的麻烦。

    闻言,大家都激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老爷,你说吧,要我们干啥?”

    “对,不就是个驸马吗?待我去将他的人头取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群情激愤。

    西门吹牛摆摆手:“诸位,老爷我知道你们愤怒,恨不得将杜荷扒皮抽筋,但是,现在还不是时候,现在,还有一件事,要我们去做。”

    他挥挥手。

    就有人抬着十几个大箱子走出来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箱子打开,里面竟然全部是服装。

    这些衣服大家都认识。

    正是管城大队的服装。

    西门吹牛说道:“老爷我有一个计划,今夜三更,你们全部换上管城大队的衣服,打着管城大队的旗号,给老爷我将鄠县县城洗劫一遍。记住,杀人放火,抢劫,一样不落,而且要行动迅速,在管城大队进城之前,要全身而退,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杀人啊,好久没干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放火是我的专长啊!”

    “奶奶的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人害怕,反而个个都很兴奋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后院的大门,一下被撞开。

    二十个黑衣人,悄无声息地涌了进来,长刀出鞘,面色冷冽。

    张玄素身着披风,缓缓走进来。

    西门吹牛面色骇然,问道:“你们是何人?光天化日之下,竟敢强闯民宅?还有王法吗?”

    张玄素冷声道:“西门吹牛蛊惑人心,罪不容恕,首犯当诛,其余人等,有举报者,从轻处罚。”

    西门吹牛突然大声喊道:“诸位,都不要被他骗了,今日我们密谋之事已经败露,唯有杀出一条血路,才能得生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一个个汉子,拿出手中的武器,准备反击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正义审判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