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玄素见状,不屑地笑道:“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他一挥手。

    二十个黑衣武士,手起刀落。

    一颗颗人头,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眨眼的功夫,西门吹牛手下,就死了十几个人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被吓得魂飞魄散,纷纷逃窜,可黑衣武士们手中的刀,跟长了眼睛一般,每一刀下去,都有人倒下。

    片刻后,院子里横七竖八地躺倒了一地尸体。

    西门吹牛站在原地,双腿发抖,牙齿发出得得得的声音,他问道:“你……你们,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张玄素咧嘴一笑:“吾乃驸马杜荷麾下,疯狗一条!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张玄素手中钢刀一挥,西门吹牛的脑袋就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南。

    城西。

    城西南。

    类似的事情,不断地发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破院之中。

    卢明宇还在等待消息。

    一切,已经布置妥当。

    月上柳梢头。

    却不见任何的动静。

    他回头,问身边的黑衣人:“按照约定的时间,现在鄠县县城应该火光冲天,乱作一团,为何这般安静?”

    黑衣人皱眉道:“老爷,或许是西门吹牛这些人,胆小怕事?”

    卢明宇闻言,突然面色大变,唰的一下站起身来,急促道:“快,护送我从后门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二人来不及收拾,急匆匆从破院后门往外走。

    二人刚出门,走到巷子口,回头一看,只见五个黑衣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院子后门处,轻而易举将看门的守卫杀了,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卢明宇咬牙切齿:“事情败露,走!”

    两人急匆匆钻进巷子,专门走人迹罕至之地,很快离开了鄠县县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清早。

    鄠县城南大门外,竖着两根柱子,柱子中间搭着一根长杆。

    长杆上,挂着十五个血粼粼的人头。

    有西门吹牛,武大……

    柱子上贴着告示:西门吹牛,武大等人,妖言惑众,煽动民心,黑袍武士代表正义,已经审判了他们,从此刻起,凡有居心叵测者,都将接受黑袍武士的审判。

    底下是一个用鲜血化成的巨大的红叉。

    黑袍武士?

    正义审判?

    看着那一颗颗脑袋,前来围观的百姓们,全都按捺住了心中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这一日,鄠县县城没有巡逻的管城,也没有巡逻的衙役,但整个县城的秩序,比以往还好。

    身为鄠县县令的魏叔瑜,不由得大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梦幻集团总部。

    驸马府。

    张玄素身着一身黑袍,走在正午的阳光下,仍然让人感觉到一丝丝寒意。

    迎面来了一个小丫鬟,看见张玄素,吓得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:“拜见张大人!”

    张玄素亲自上前,将丫鬟扶起。

    那丫鬟更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这可是驸马府长史,听说以前还是当今太子的老师,如此高贵身份的人,竟然亲自搀扶我?

    张玄素说道:“孩子,你我都是芸芸众生,因缘际会在驸马府为少爷办事,分工不同,但地位平等,你我生而平等,你不必对我如此恭敬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从容不迫地往后院而去。

    小丫鬟站在原地,突然哭了。

    张玄素来到后院。

    院子一角,杜荷站在桃花树下。

    桃花早已谢了春红,太匆匆。

    张玄素躬身道:“少爷,鄠县之事,已经办妥,杀五十六人,半月之内,鄠县不会再出乱子。”

    杜荷转过身来,说道:“老张,你做的不错,快刀斩乱麻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,跑了卢明宇!”

    “最新消息,卢明宇昨夜三更回到长安,此刻就在卢府之中,找到他,将他杀了。卢明佑隐藏幕后,威逼利诱,让鄠县成为一座死城,那我就让卢明宇变成一个死人。”杜荷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就是报复!

    **裸的报复!

    卢明佑,你来咬我啊!

    张玄素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怎么,你怕了?”

    张玄素摇摇头:“属下乃是少爷麾下疯狗一条,别说卢明宇,就是卢明佑,我也敢随时取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有人会配合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张玄素戴上黑袍帽子,转身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张俭突然出现,说道:“少爷,张玄素这厮,跟条毒蛇一样,以往,我只以为他是一个糟老头,没想到,他一旦开始杀人,竟然变得如此歹毒。”

    杜荷解释道:“则成,男人失去最重要的东西,心理自然会变得阴暗一些,比如我认识的东方不败、岳不群、林平之,都是如此,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,对付卢氏,用张玄素再适合不过。”

    张俭佩服地说道:“少爷说的这几个人,听名字就了不起,有机会属下一定要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。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夜空中,星星点点。

    流星划过。

    卢明宇却没有心思许愿。

    他端坐在凉席上,心冷如冰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前,他被卢明佑骂的狗血淋头,可他不敢说半个不字,因为鄠县已经传来消息,但凡收了他好处,准备祸害鄠县县城的人,脑袋都已经示众了,这件事,不是鄠县县衙做的,也不是管城大队做的,而是特么的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黑袍武士干的。

    一时间人心惶惶,那帮愚蠢的百姓,竟然去县衙告发,将卢明宇留在鄠县的人,全部暴露,被抓了个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这下,卢氏在鄠县的眼线全部断了。

    难怪卢明佑会发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好在,卢明佑正在火头上的时候,突然匆匆离开了卢府。

    “杜荷,你好狠啊!”

    “杀五十六人!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,可都是我卢明宇多年培养的高手,没想到,一夜之间,全部折损!”

    “杜荷,我跟你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卢明宇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    突然,外面传来喧闹的声音,甚至有人哭喊,打斗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卢府的管家急忙冲进来,大喊道:“二爷快走,黑袍审判者来了。”

    黑袍审判者?

    什么鬼……

    他突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瞬间,卢明宇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正是因为害怕黑袍审判者,才急匆匆离开鄠县,到了长安之后,觉得不安心,就直接躲进了卢府。

    卢府的主人是当今吏部侍郎,算是朝廷重臣。

    就算杜荷,也不敢来这里造次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,黑袍审判者,竟然闯进了吏部侍郎的府邸?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毒蛇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