卢明佑闻言,转身就往家具厂跑。

    当他出现在家具厂旁边,远远就看见一群工匠站在大水车下面,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原本彻夜不停地运转发出轰隆隆声响的大水车,这时候速度竟然不及之前,轰隆隆的响声中,夹杂着吱嘎吱嘎的尖锐刺耳的声响。

    卢明佑飞快地冲上前来,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大家看见卢明佑,都害怕地往旁边站,一个个低下头,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这些人,全都是卢氏培养的工匠。

    说是工匠,其实都只是*的平民,不识字,只知道干苦力。

    他们能很快掌握家具厂的机械,已经十分了不起,要琢磨这庞然大物有什么问题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家具厂的掌柜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老……老爷……听起来,是有什么东西卡在了上面,是不是找个人去把那东西拿掉啊?”

    卢明佑气急败坏道:“那还不赶紧去!”

    这掌柜赶紧派人,不多时间,叫来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。

    这汉子乃是卢府的护卫,现在属于家具厂的护卫,保护家具厂的安全。

    汉子得到卢明佑的吩咐,脱掉上衣,身手敏捷地爬上大水车最顶端,仔细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汉子瞪大眼睛,想要看清什么,突然他猛地发出一声大吼,整个人双眼瞳孔放大,嘴巴吃惊得张大……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巨大的大水车,一下炸开,木屑,水流,飞洒向上空。

    那站在最下方的工匠们,被倒塌的一根根柱子,直接砸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人们四散逃走。

    一根手臂粗的木棍飞来,直接将卢明佑打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卢明佑站起身来,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庞然大物大水车,原本是家具厂和大唐书斋生产的动力工具。

    现在,变成了一堆废墟,散落的零件,顺着水流往下游飘走。

    周围的工匠们,哭天喊地。

    然而,家具厂掌柜的一声大喊,让卢明佑一下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只听那掌柜喊道:“老爷,不好了,家具厂内起火了!”

    卢明佑扭头看去,只见家具厂内,浓烟滚滚,火光冲天。

    他来不及吃惊,急忙带人上去救火。

    可是,家具厂内堆放了大量的干木料还有碎木屑,这些东西,遇火即燃,再多的人救火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卢明佑捏紧拳头,朝着熊熊燃烧的家具厂发出愤怒的咆哮:“杜荷,一定是杜荷,这一切,肯定都是杜荷干的。赶紧派人去鄠县,一定要将那三十万贯钱,全部追回来,绝不能落到杜荷手中。”

    但是,他身边的人还没来得及出发。

    却见那黑衣蒙面人已经来到卢明佑身前,邀功地说道:“老爷,三十万贯钱,已经送到,亲自交到杜荷手中,杜荷十分高兴,感激涕零,还说改日要在鄠县邀请你去吃火锅。”

    火锅?

    此刻的卢明佑,最听不得的就是火字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他气的猛地踹了黑衣蒙面人一脚,怒吼道:“滚!”

    这家伙站起身来,眼神里充满疑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中年人飞一样地朝这边跑来,大喊道:“老爷,不好了,灞河涨水了。”

    不会吧?

    卢明佑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,带着人赶紧来到大唐书斋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大唐书斋建在灞河边上的一块平地中,因为造纸和印刷需要用到大量的水,所以,整个书斋大部分的区域,是和灞河河面平齐的,在岸边简单打造了一个堤坝,挡住河水倒灌。

    但现在,灞河的河水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上来。

    很快,已经达到堤坝的顶部了。

    一旦水漫过堤坝,整个大唐书斋,都将会被淹没。

    卢明佑慌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,大水车散架,家具厂着火,是杜荷搞鬼的话,那这灞河突然涨水,没有暴雨,也没有其他天灾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眼看着灞河水已经漫过堤坝,有少量的水往书斋能流,卢明佑大喊道:“快,快,所有人,都去书斋内把东西全部搬出来。”

    可惜,在场的人,却是没人敢动。

    这大晴天的,好几日没下雨了,灞河水突然涨起来。

    莫不是河伯发怒了?

    一个老者说道:“这是河伯发怒了,河伯今年还没有娶亲,他发怒了。”

    传说,河伯每年都要娶亲,所谓娶亲,倒也简单,那就是每年春夏之交,选出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,淹死在河中,就算是送给河伯的新娘,如此后,河伯就不会发怒,就不会出现水淹堤坝之类的事情。

    闻言,卢明佑刚想发怒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一瞬间,堤坝崩塌。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大水一下朝书斋涌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大唐书斋大部分区域,全部都是明晃晃的河水。

    一个工匠大声说道:“毁了,全毁了,书斋内的机械,都宝贵的很,现在被水淹了,全都毁了。”

    卢明佑无奈地坐在地上,脑子里嗡嗡嗡的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!

    他不甘心!

    半晌,他突然爬起身来,大喊道:“准备车马,去鄠县,我要找杜荷当面问清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已深。

    鄠县驸马府门口,突然来了几辆马车。

    一个护卫急匆匆进去禀报。

    “少爷,吏部侍郎卢明佑拜见。”护卫到杜荷跟前,说道。

    杜荷身边的张俭、马周、张玄素等人,都一愣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卢明佑竟然不怕路途遥远,来到这么偏僻的地方?

    可杜荷却似乎早就料到一般:“带他到正厅等候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杜荷整理了一下衣衫,才慢慢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在前往正厅的路上,杜荷想着,卢明佑一定暴怒异常,说不定,会逮着自己骂一顿。

    那我是将他的左腿打断,还是将他的右腿打断呢?

    可是,等他走进正厅,却看见卢明佑一脸淡然,仿佛什么事都没有一般。

    不对啊!

    难道,大唐家具厂和大唐书斋没有出事?

    杜荷都有些困惑了。

    他缓缓上前,招呼道:“卢大人,感谢你今日送来的三十万贯,我还说改日请你吃火锅呢,没想到卢大人不请自来,正好,今日山下刚好有一头牛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卢明佑摆摆手,“杜荷,你我之间,何必还要客套,今日,我只为一件事而来,家具厂和书斋,为何会出事?是不是你做的?你是这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毁于一旦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