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日的朝堂上。

    果然有官员当着李二的面提出鄠县管城大队大营发生的事,而且外面有小道消息说杜荷坑杀的是卢氏的人。

    李二好奇地问道:“光天化日之下,竟有此事,卢爱卿,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卢明佑站出来,面不改色道:“启禀陛下,此乃一派胡言,臣的义兄卢福,乃是本分守纪的生意人,常年在西北一带行商,说起来,臣也有大半年没见他了,昨日才收到他的一封书信,说他一切安好,又怎么可能分身到鄠县,又怎会被人杀害呢,此事,纯属子虚乌有。”

    卢明佑开口,顿时打消了众人的疑虑。

    李二怒道:“哼,堂堂朝中大臣,竟捕风捉影,这哪是一个官员干的事,来啊,将胡言乱语的这厮,拖下去,杖打五十。”

    自此,再无人敢提鄠县管城大队大营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。

    驸马府。

    李恪坐在杜荷对面,如牛饮水一般,大口大口地将一杯上等的好茶一口气喝了下去,打了个饱嗝,吐出两片茶叶,然后说道:“老师,按照你的吩咐,我已将管城大队,全部搬到了鄠县商贸中心附近,而且分成了三个支队,第一支队,驻扎商贸中心之中,负责商贸中心一带的治安,第二支队,驻扎在鄠县县城内,负责维护县城的安全,第三支队,就驻扎在梦幻集团新总部旁边,负责保护梦幻集团。”

    杜荷的命令,只是要李恪将管城大队大营搬到商贸中心附近。

    但李恪却是个聪明人,一眼就看出,现如今鄠县最重要的三个地方,乃是梦幻集团总部,县城,商贸中心,可惜三个地方相距都不近,管城大队调动起来多有不便,于是他略微思考一番之后,便将管城大队拆成三个支队。

    杜荷听了,赞叹道:“殿下不愧是大唐最厉害的男人……之一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俭急匆匆走进来,递上一封请柬,说道:“少爷,长安有人送来的请柬,是明大人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杜荷拆开请柬,仔细看了看。

    请客的人是明俊生。

    请客的地点在妙仙楼。

    请客的时间是今日酉时。

    请客的理由是想与杜荷许久。

    杜荷笑了:“明俊生这勾日的是谁,怎么敢与我叙旧。”

    李恪也摇摇头。

    杜荷只好让人把张玄素叫来。

    张玄素看完请柬,说道:“少爷,明俊生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啊,明俊生乃是朝中工部官员,平时不显山露水,但待人客气,素有好口碑,与少爷更是没有任何往来,如今突然请客,必然有所图谋。”

    杜荷点点头:“你是想说,他是冲着管城大队旧大营之事?”

    “应该有七八分!”

    “不是七八分,是十分肯定。正好,本少爷去会会这厮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妙仙楼。

    以往,这酒楼属于梦幻集团。

    后来,就被陈叔达让人买下了。

    虽说人员换了不少,但味道依然是长安城最好的酒楼之一,生意依然火爆。

    酉时刚过。

    杜荷便进了三楼的一个厢房之中。

    明俊生急忙上前,热情地邀请杜荷落座。

    杜荷第一次仔细打量明俊生。

    这家伙中等身材,身形有些消瘦,脸上堆满笑容,对谁都客客气气的。

    杜荷也不客气,拿起筷子就开始吃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。

    明俊生放下筷子,问道:“杜驸马,我对你,那是久仰大名,可惜无缘结交,今日与驸马一见如故,相谈甚欢,恨不能早早与你认识啊。”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明大人客气,你今日如此破费,不只是为了此事吧?”

    明俊生急忙道:“驸马真是聪慧过人,什么事都瞒不过你,没错,今日请驸马一叙,还有一事想请问驸马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!”

    “驸马,听闻你今日将管城大队搬走了,离开了原来驻扎的地方?可有此事?”明俊生笑眯眯地问道。

    杜荷警惕地看了明俊生一眼,点点头:“此事,并不算什么秘密,管城大队原来驻扎的地方,风水不好,搬走也好。”

    明俊生见状,嘿嘿一笑:“既是如此,驸马啊,我有一事相求,我最近请了个风水先生,在长安周边跑了几个月,最后看中一块地,就是管城大队原来驻扎的地方,你方才说的没错,那地方,风水不好,不过,那是对活人来说,对死人来说,那可是个好地方,就看你能不能忍痛割爱,我愿意出高价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买那块地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杜荷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,“明大人,不好意思,不卖。”

    “十万贯!”

    “不是钱的问题!”

    “二十万贯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三十万贯!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不卖!”

    明俊生问道:“一百万贯呢?”

    杜荷放下筷子:“多少钱都不卖,明大人,你就不要浪费口舌了,我也吃饱了,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杜荷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明俊生急了,一把抓住他的袖子,小声说道:“驸马,何必着急,你听我说,别人不知道那块地的秘密,我却一清二楚,你不想卖那块地,是因为,那块地后面的山里面,藏着卢氏一百多人的尸体吧?而且,还埋藏着你的财产,对吗?”

    杜荷眼中寒芒一闪。

    明俊生嘿嘿笑道:“不瞒你说,杜驸马,只要你将那块地卖给我,便什么事都不会有,不然,谁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哪敢威胁驸马你呢,你看,能不能给我几分薄面?”

    杜荷重新坐下,沉默了半晌,突然问道:“你方才说的,可算话?”

    “驸马请放心,君子一言驷马难追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万贯?”

    “不,现在,在下只能出这个数了。”

    明俊生竖起三根指头,表示只能出价三十万贯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很简单。

    要么把地卖给我,要么你杀害卢氏族人的消息,就等着曝光吧。

    他这样说,肯定是掌握了大量证据的。

    杜荷咬咬牙:“三十五万贯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明俊生得意地笑了。

    据可靠消息,那山洞中,至少有二百五十万贯。

    三十五万贯,换二百五十万贯,实在太划算了。

    他很快拿出了交易的协议,迫不及待地让杜荷签下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买地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