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方州字等人签字画押,等着领赔偿,个个都高兴不已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听杜荷说道:“小爱,将这些人的名字,全部登记在册,从今日起,这些人,他们的亲属,关系密切的朋友,一辈子不能到鄠县商贸中心做买卖。”

    “是!老师,这件事倒也简单,只需要找到当地官府拿到黄册,便可将他们的关系查的清清楚楚。”房遗爱点点头,答应道。

    方才还兴奋不已的方州字等人,却是傻眼了。

    原本,大家要赔偿,只是想乘机敲诈杜荷一笔。

    实际上,昨晚的大乱,损失最惨的是梦幻集团的商铺,那些贼人杀人放火时像是长了眼睛似的,杀的都是梦幻集团的人,烧的都是梦幻集团的商铺,其他人的损失,其实很小。

    方州字和大家的想法一样,那就是拿到赔偿之后,还是要回商贸中心做买卖的。

    这天底下,再没有比商贸中心更好的交易场所了。

    在这里,就是头猪都能赚钱。

    可现在杜荷一句话,将他们打入了谷地。

    方州字突然冲到杜荷面前,结结巴巴地问道:“驸马爷,这赔……偿偿……我不要,不要了,行不行?”

    杜荷邪魅一笑:“你说不要就不要,你当本少爷是你爹呢?”

    杜荷一挥手,身后几个护卫冲上来,将方州字按在地上,一顿暴揍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状,吓得不敢说话,乖乖领着自己的赔偿,灰溜溜地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杜荷转身回到驸马府。

    他刚进院子,张玄素就迎面走上来,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少爷,粗略统计,加上方才的赔偿,昨晚,咱们损失了至少两百万贯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杜荷步伐没停下,继续往里走,又问道:“老马呢!”

    张玄素说道:“马总管昨日傍晚就感染风寒,现在还没清醒过来!”

    杜荷吩咐道:“请药王给他诊治,还有,两百万贯,不算什么,对外公布*吧,不过,数字是三百万贯,还有,土豆和朝天椒种子丢失,也没必要躲躲藏藏,一起公布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张玄素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杜荷看着墙角的一棵树苗,捏紧了拳头:“卢明佑,好戏,开场了。”

    外人看来,杜荷十分淡然。

    但只有杜荷身边的人知道,这时候的杜荷,才是真正愤怒的时候。

    暴风雨来临前,一般都是安静的。

    “来人,备马!”杜荷突然吩咐道。

    很快,有人将杜荷的宝马七三零牵了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。

    皇宫,太极殿。

    今日的早朝,格外的长。

    眼看都快午时了,议论的一桩桩大事才完毕。

    到了快散朝的时候,李二突然问道:“听闻,昨夜鄠县发生乱子,有哪位卿家知晓*啊?”

    明俊生急忙站出来,说道:“启禀陛下,今日一早,京兆府尹刘达已经送来消息,昨夜,有一伙胆大包天之徒,骚扰鄠县梦幻集团和商贸中心,幸好有管城大队,管城大队一出动,贼人望风而逃。”

    不明*的人们刚听到鄠县有乱子,都吃惊不已。

    可听到明俊生说不过是骚扰,大家也都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明俊生话音未落,就有几个官员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此事,臣也有听闻,昨夜,鄠县的确发生了乱子,但持续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蜀王殿下勇武过人,带着管城大队,杀的敌人四散而逃,落花流水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鄠县好歹也是天子脚下,竟然发生这等事,虽然是小事,但也决不能姑息,臣请陛下责令京兆府尹刘达彻查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附议!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“臣等附议!”

    一时间,竟有十几个官员站出来,支持让京兆府尹刘达去彻查此事。

    卢明佑站在人群中,一言不发,却是一脸得意。

    这时,杜如晦站出来,说道:“陛下,我大唐立国已经十几年,在长安一带,从未发生过如此耸人听闻之事,何方贼人,竟敢闯入鄠县杀人放火,简直无法无天,此事不可小觑,臣请陛下派大理寺、刑部,一同到鄠县查明*,早日将逃走的贼人抓获。”

    杜如晦的话,也得到不少人的支持。

    但是,却有更多的人反对。

    卢明佑亲自下场,说道:“杜相此言差矣,鄠县虽说距离长安近,却只是一个小县城而已,如今,贵公子在鄠县开办梦幻集团,还搞了个商贸中心,江南的商人,西北的商人聚集在一起,五花八门,各种各样的人多了,很难不出乱子,至于杜大人说的杀人放火,言过其实了,京兆府已经将此事大概查清楚,不过是小事一桩而已,若真派出大理寺和刑部,岂不是要让天下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杜相,如今*不明,贸然派出大理寺和刑部,恐怕会引起慌乱啊!”

    “杜相三思!”

    许多人都反驳杜如晦。

    李二坐在龙椅上,却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内务府总管西门青跌跌撞撞地跑进来,说道:“陛下,太子殿下和杜驸马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宣!”

    “宣太子殿下,杜驸马,觐见!”

    随后,太子李承乾和杜荷一前一后地走进了太极殿。

    杜荷上前,恭敬地行了一礼,“儿臣,拜见父皇。”

    卢明佑等人却是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莫非,杜荷是来哭诉的,要让陛下彻查此事?

    他心中有种不妙的感觉,赶紧朝朝明俊生等人使了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明俊生等人会意,立即在心中盘算怎么对付杜荷。

    李二问道:“杜荷,听闻昨夜有一伙贼人骚扰商贸中心和梦幻集团,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启禀父皇,昨夜确有贼人到鄠县滋事,好在事态控制下来了,事情倒也没有多大,只是让我梦幻集团损失了三百万贯而已。”

    三百万贯……而已?

    一时间,几十道目光齐刷刷地朝杜荷看过来,恨不得将杜荷杀死。

    虽说在场的人,都是大唐最顶尖的人物……之一。

    可要提到钱,很少有人不缺钱的。

    除了极少数有巨大的家族支撑,其余的官员,靠着自己的俸禄和土地,家产也不过几十万贯而已。

    可杜荷一晚上损失三百万贯,竟然如此轻描淡写,跟说着玩似的。

    你听听,这是人说的话吗?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三百万而已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