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众人羡慕嫉妒恨之际,明俊生却突然跳出来,大声说道:“杜驸马,你真是寻我等开心呢,若真是损失三百万贯,你还能如此淡然地站在这里?你恐怕不知道吧,今日一早,京兆府已经查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不过是商贸中心的一些闲杂人等*,事情很快被管城大队平息了,什么损失三百万贯,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也太夸张了。”

    “根本不足信!”

    “对,不可信!”

    “杜荷的嘴里,能跑马车,他说的话,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许多人都附和道。

    一时间,杜荷千夫所指,成了名副其实的说谎者。

    杜荷扭头,打量明俊生,皱着眉头问道:“你是哪个狗东西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杜荷,你不要欺人太甚,你别忘了,半个月前,你才卖了一块地给我呢。”明俊生气呼呼地说道。

    杜荷一拍脑袋,“想起来了,原来是明大人,诸位,你们不知道,当初,明大人看中了鄠县管城大队旧营那块地,说什么也要买下来,我本来不想卖的,可明大人说他爹大限将至,活不过几日,非要我卖给他,后来我想活人不能与死人争啊,勉为其难将地卖给了他……对了,明大人,你爹死了吗?”

    明俊生气得七窍生烟,指着杜荷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杜荷,你休要胡说八道,我爹身体健康,长命百岁,你休要诅咒人。”

    杜荷哦了一声,“难道是我记错了,好像是你儿子,你儿子死光了吗?”

    明俊生两眼一黑,差点气晕过去,急忙回到正题,说道:“杜荷,你休要胡言乱语,咱们说的是昨晚鄠县发生之事,京兆府查明,鄠县只不过是有人*,怎么到你这里,成了杀人放火了,还损失了三百万贯,你真当满朝文武都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杜荷冷笑道:“明大人,你口口声声说只有有不法之徒*,难不成,那些人是你指使的?”

    “强词夺理,一派胡言,我堂堂朝廷官员,怎么可能派人去捣乱,杜荷,倒是你,口口声声说自己损失惨重,贼人杀人放火,你到底想干嘛?”明俊生大声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杜驸马,你就不要说话了,明大人说的没错,我等都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听信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二位就不要吵了,依我看,此事,让京兆府去查清楚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附议!”

    不少官员纷纷说道。

    杜荷盯着明俊生,问道:“明大人,你确信昨夜鄠县,当真只是小打小闹,并无大碍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本官就是这么认为的,又如何?”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*!”

    明俊生差点暴走,转身说道:“请陛下为臣做主!”

    李二也有些看不下去,说道:“杜荷,说吧,你进宫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杜荷躬身道:“父皇,儿臣有罪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李二一愣。

    众人也是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杜荷这货,方才还气势汹汹地与众人争辩,更是将明俊生骂的不敢还嘴,怎么突然就请罪了?

    李二好奇地问道:“你何罪之有啊?”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启禀父皇,儿臣身为驸马,乃是陛下的女婿,虽说没有一官半职,但驸马府建造鄠县,有守护鄠县之责,昨夜有贼人闯进商贸中心,梦幻集团总部,还有玻璃厂,造成巨大的损失,更损伤了不少的百姓,儿臣没有做好守土之责,大罪,此是其一,其二,儿臣身为太子殿下的老师,在关键时刻,却没有保护好殿下,更是罪不容恕。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瞬间,众人都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?

    这时,大家才发现,太子李承乾一直站在杜荷身边,头上更是带着帽子。

    李二沉声问道:“承乾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承乾唰的一下将帽子摘下。

    顿时,所有人都看见,他的额头上方,有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李承乾躬身说道:“启禀父皇,昨夜有贼人闯入鄠县农场,要刺杀儿臣,幸好老师和蜀王带着管城大队赶到,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嘶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,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贼**害鄠县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贼人让梦幻集团损失三百万贯,也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终归是乱子而已。

    但刺杀储君,性质可就不一样了,这等同谋反啊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李二一巴掌,将身前的案几拍散架。

    他唰的站起身来,冷冷地说道:“好大的胆子,连太子都敢刺杀,哼,朕倒要看看,是何人敢如此胆大包天,韦挺,李道宗。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大理寺卿韦挺,刑部尚书李道宗,同时站出来答应道。

    李二吩咐道:“大理寺和刑部,立即去鄠县调查此事,一定要将凶手找到,不惜一切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!”

    “臣明白!”

    二人答应得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众人全都心惊胆寒的。

    暴风雨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卢明佑、明俊生等人,面面相觑,满脸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眼看着,就要大获全胜了,让京兆府尹刘达负责去彻查此事。

    哪知道,突然冒出来一个太子被刺杀,一切都改变了。

    这时,李二突然看向杜荷:“杜荷,你的确有大罪,不过,朕暂时不想处置你,朕给你个机会,让你戴罪立功,朕准许你驸马府招募人马,彻查此事,追捕贼人,做不好,朕决不饶恕。”

    众人面色一变。

    有人刚要开口劝阻,却听李二大声说道:“明俊生作为朝廷官员,却混淆视听,胡言乱语,贬谪岭南,永世不得回长安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明俊生吓得吐了一口鲜血,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却无人敢去搀扶他。

    李二一挥手:“散朝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身离开太极殿。

    大臣们本来想劝说李二,让杜荷招募人马追查此事不合适,却根本没有机会开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相继往外走。

    杜荷朝卢明佑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卢明佑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。

    杜荷嘴角冷笑,心道,卢明佑这厮,的确是个老狐狸,都到这时候了,竟然还能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既然你想玩,那本少爷就陪你玩玩,我梦幻集团的损失的钱财,人命,都要卢氏一笔一笔还回来。

    想着,他朝卢明佑竖起一根中指。

    卢明佑见了却当没看见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杜荷骂道:“你大爷的!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君王之怒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