卢明佑的话,让杜荷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杜荷吃惊地问道:“卢明佑,你个老狗果然胆大包天,连公主都敢动。”

    卢明佑摇摇头:“我卢氏就算有十个胆子,也不敢动公主,不过,墨亦菲只是一介草民,如果她从世上消失了,应该无碍吧?”

    墨亦菲?

    杜荷突然瞪大眼睛:“卢明佑,你果然*。”

    卢明佑突然笑了:“我说过,你有一盏茶的时间。只要你乖乖回到鄠县,并且将真正的玻璃制造秘方交出来,我就放了墨亦菲,天底下,再也没有比墨亦菲更懂制造玻璃的了,我卢氏有的是手段让她交出玻璃制造秘方,不过,她可能就要受点苦了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拳头捏紧,眼睛血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。

    玻璃厂附近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往鄠县县城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马车周围,只有四个护卫。

    在马车经过一个山坳处时,突然,咻咻咻,树林中射出十几支箭,顷刻间就解决了四个护卫。

    林子里立即冲出来十几个黑衣人,个个手执长刀。

    为首的一个黑衣人来到马车前,冷声说道:“墨姑娘,出来吧,只要你乖乖跟我们走,我们不会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可是,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黑衣人唰的一下掀开马车帘子,只见马车内的墨亦菲,正握着一把匕首朝自己的喉咙割去。

    黑衣人眼疾手快,飞身上前一把将匕首夺过来,一下将墨亦菲打晕。

    “带走!”

    很快,十几个黑衣人便消失在荒原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偌大的长安国际购物中心广场上,响彻着卢明佑的笑声。

    他得意地说道:“杜荷啊,赚钱,你是高手,可与我卢氏斗,你还是太嫩了,你鼠目寸光,只看到眼前,却没有想到,我走一步看三步,继续斗下去,你根本毫无胜算。”

    杜荷还没说话。

    却见一批快马飞奔而来,马上的骑士,正是张俭。

    张俭几步来到杜荷身边,附到杜荷耳边,小声说道:“少爷,大事不好,墨姑娘在玻璃厂附近,被人劫走了。”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杜荷气的将手中的茶杯狠狠地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半晌,杜荷抬起头来,盯着卢明佑的眼睛,问道:“卢明佑,你今日是来宣战的是吧?”

    卢明佑承认道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杜荷大声回应道:“好,你要战,我便战,我杜荷与你卢氏,不死不休,卢明佑,你记住我今日的话,我要杀光你卢氏,包括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卢明佑非但不生气,反而大笑,“杜荷,你疯了吧?就凭你,你想杀光卢氏?做梦吧,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。那我也奉劝你一句,不出半年,你就会因得罪我卢氏而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说罢,卢明佑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杜荷却突然说道:“卢大人,何必着急,我还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呢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卢明佑心头一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往东南,约莫五十里地。

    已经进了蓝田县的地界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正快速地往前奔走。

    马车上的人,正是被贬谪到岭南的明俊生。

    马车上,明俊生与两位属下正在喝酒,好不开心。

    按说,一个被贬谪的官员,应该失意无比才是,可明俊生不这样,因为,在出发之前,他亲自去见过卢明佑。

    卢明佑跟他保证过,不出半年,一定会将杜荷杀了,而那时候,卢氏有的是办法让他回来,哪怕不能回到长安,也能让他到其他地方担任官职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杜荷以为将我贬谪到岭南,他就胜了,其实他根本不知道,三少爷还有后招等着他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小畜生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与卢氏斗,真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明俊生一边喝酒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马车很快行驶到一座山上,一条官道沿着涯壁修建,左侧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。

    突然,快速行驶的马车右侧的车轮碾上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,车身朝左侧倾斜。

    马车内的明俊生三人,不由自主地朝左侧撞去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那结实的马车,顿时散架。

    三个人滚落到地上,咕噜噜地翻滚下了悬崖。

    车夫跌坐在原地,看着变成一堆废墟的马车,整个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跟随马车后面保护明俊生的护卫们,愣了愣之后拨转马头,飞快地往长安城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礼物?

    杜荷可不是什么善茬。

    卢明佑机敏过人,他很快就想到了事情的关键。

    他冷冷地说道:“杜荷,你好大的胆子,明俊生虽然被贬谪,但他也是朝廷官员,你竟敢对他动手?”

    杜荷耸耸肩膀:“卢大人,你可不要随意冤枉我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见一个骑士急匆匆而来,乃是一个黑衣蒙面人,正是卢明佑的得力干将吴三。

    吴三冲到卢明佑身边,小声说道:“老爷,护送明大人去岭南的护卫们回来来,说是马车在蓝田境内翻下了山崖,明大人尸骨无存。”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卢明佑仿佛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明俊生可是他卢氏重点培养的对象。

    某种程度上,明俊生比王成还要重要。

    因为明俊生还年轻,前途无量。

    而且,明俊生与卢氏表面上并无瓜葛,更方便行事。

    哪知道,竟然死了。

    好半天,他才回过神来:“可有什么异常?”

    吴三说道:“据回来的护卫们禀报,马车是碾压了石头出事,并没有什么异常。”

    可卢明佑根本不相信。

    一定是杜荷做的。

    奈何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向杜荷:“好,杜荷,你够狠,三日之后,你就等着给墨亦菲收尸吧,听闻墨亦菲美貌过人,真是可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卢明佑带着属下离开。

    杜荷大声说道:“卢大人,慢走,回去洗干净脖子,等我取你项上人头,我说过,我要杀光你卢氏,我这人一向不会食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天哪,杜荷真的跟卢氏开战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许多人都听见了,杜荷当着卢明佑的面说要杀光卢氏呢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杜荷真是活得不耐烦了。在这个时候还敢招惹卢氏,上次卢氏报复,就让他损失惨重,元气大伤,他现在还敢惹恼卢明佑,那不是自寻死路吗?”

    “听闻明俊生在蓝田境内车祸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回有好戏看了。”

    长安城,类似的议论,连续不断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你要战,我便战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