卢明佑神色大变,他惊恐地说道:“杜荷,你不能杀我,你不敢杀我,我是吏部郎中,我是朝廷重臣,你若杀了我,整个朝廷都会震怒的,就算陛下要偏袒你,也要考虑大臣们的怒火吧,试想,一个平民驸马都敢随意杀害朝廷大臣,那这天下,岂不是要乱套了?我说过,卢氏愿与你交好,只要你放了我,我可以给你钱,给你产业,给你土地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卢明佑怒道:“杜荷,难道你真的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杀我?你不怕朝臣们的怒火吗?”

    杜荷答道:“卢大人,你多虑了,你不是一直号称自己是小诸葛吗?走一步看三步?不好意思,本少爷走一步算五步,不妨在你临死前,给你透露一下卢氏是如何覆灭的,总共分三步,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步,吏部郎中卢明佑谋反,全家抄斩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步,范阳卢氏造反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步,天下共击之,顶多一年半载,卢氏覆灭。”

    卢明佑听了,低头沉思。

    半晌,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杜荷,我知道你想做什么,可惜,你这三步,根本不可能,首先,就算你使尽手段,我卢明佑也不可能谋反,天下人不信,陛下更不可能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卢氏屹立几百年不倒,哪怕在乱世,也能毫发无损,就算我死了,卢氏也不可能造反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,你今日杀了我,你就等着卢氏的疯狂报复吧?你区区一个梦幻集团,也敢与卢氏斗,你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卢明佑疯狂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杜荷神色风轻云淡,挥挥手。

    唰唰。

    两支箭飞过来,正中卢明佑的脖子。

    卢明佑的身体,软绵绵地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在最后关头,他问道:“你既然要杀我,为何又要让我知道这么多?”

    杜荷看了看漆黑的夜空:“因为,我在钓鱼啊,这么长时间了,这么好的诱饵,那人却没有动,还真是沉得住气,鱼儿不上钩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杜荷跨过卢明佑的尸体,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,熊熊大火突然燃烧,火光冲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远处,一座山丘上

    十几道身影站在山顶,不动如松。

    这些人静静地看着乞丐军团大营的熊熊大火。

    “三少爷只怕是凶多吉少,我们为何不提早冲进去,救下三少爷。”

    一道浑厚的声音响起:“卢府的三百武士,杀进去之后无一人逃出,显然,杜荷早有准备,咱们再冲进去,也于事无补,反而会暴露了身份,你我都要死,走,回去想想怎么为三少爷复仇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唰唰唰。

    十几道身影,迅速消失在山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天还未亮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,突然出现在京兆府尹刘达的屋子内。

    刘达猛地睁开眼睛,吓得面色惨白。

    那黑影冷冷地说道:“昨夜,三少爷被杜荷杀了。杜荷肯定会栽赃陷害三少爷造反,大人已经安排妥当,待会儿会有人来敲京兆府衙的大鼓,你立刻派人,将卢府包围,其余的事,不用我教你了。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那人说完,一闪身从窗口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刘达这才感觉后背发冷,一低头,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,自己的小妾躺在床上,也是赤条条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府。

    王大人刚起床,管家急匆匆而来,将一封信交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信打开,只有一行字:三少爷被杀,可在朝堂上做文章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王大人将信件折叠起来塞进袖子里,急匆匆往书房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兰府。

    兰大人看着信件,陷入沉思中。

    “杜荷畜生,竟敢杀害三少爷,今日,若不让此子付出代价,我一头撞死在太极殿上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将老夫的新官服拿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类似的一幕幕,在长安城各处不断发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刘达只感觉脑袋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三少爷,可是卢氏在长安城的一杆旗,竟然被杀了。

    天下要大乱啊。

    天塌下来了啊。

    他急忙穿上衣服,刚走出房门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京兆府衙大门口的大鼓,突然被敲响。

    该来的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刘达瞬间思维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那黑衣人的意思,杜荷杀了三少爷,肯定会在卢府中动手脚,编织卢府谋反的罪名,甚至伪造证据,而他身为京兆府尹,第一时间要做的就是将卢府包围,找到所有东西,全部销毁。

    刘达急忙喊道:“何人击鼓?此刻天刚亮,想必是有什么重大冤屈,快快,快跟本官来。”

    刘达带着人跌跌撞撞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京兆府衙大门口。

    告状大鼓下,一个老者举着鼓槌不停地敲着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卢府的管家,也是卢明佑培养多年的心腹。

    昨夜四更时分,鄠县便传来消息,三少爷被杜荷杀了。

    卢管家感觉就像是天塌了一般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随后,有黑衣人进入卢府,告诉他,今日天亮就赶紧来敲京兆府衙的大鼓,让京兆府刘达去卢府。

    作为卢明佑的心腹,刘管家当然知道刘达是卢氏的人,于是天一亮,就赶紧来此敲鼓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牛皮大鼓发出沉闷的响声。

    然后,就有人走上来,问道:“老人家,你因何敲鼓啊?”

    卢管家顿时陷入莫大的悲伤中,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:“小老二是当今吏部郎中卢大人府上的管家,昨晚,一伙贼人杀入卢府,将我卢府上下杀了几十口人啊,卢大人也下落不明,快,快告诉你们刘大人,请他去主持公道啊。”

    那人却不答话,而是走到后面,大声说道:“将军,昨夜卢大人的府邸遭到贼人袭击,被杀了几十口人。”

    卢管家这才发现不对劲,因为这时候京兆府衙的大门还没开呢,方才的人是从哪来的。

    他急忙扭头一看,只见一队禁军站在他身后,最前方有一个英武的将领骑在一匹健马上。

    卢管家面色骇然。

    却听那将领说道:“真是岂有此理,何方贼人,竟如此胆大,敢袭击卢大人的府邸,所有人,听令,火速赶往卢府。”

    卢管家大声喊道,“不不不,将军,将军,你听错了,我不是卢府的人,我是牛被偷了,我家牛被偷了,这点小事,不用禁军出马吧。”

    那将军说道:“我认得你,你就是卢府的管家。”

    两个禁军冲上前来,将卢管家强行抬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多时间,刘达带着人急匆匆赶出来,却不见敲鼓人的踪影。

    他顿时就傻眼了: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鱼儿不上钩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