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二看见西门青慌里慌张的样子,不悦地问道:“西门青,朕让你去宣卢华元进宫,为何不见他的踪影?”

    西门青急忙躬身说道:“启禀陛下,奴才方才带人赶到卢华元住的酒楼,这才发现,人去楼空,卢氏连一匹马都没留下,那酒楼的掌柜说,卢华元等人是昨夜三更时分悄悄离开的。奴才已经让人去打探了,卢华元等人,此刻已经离开长安,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李二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等人突然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此时不妙啊!

    大家都有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瞬间,所有人的目光看向杜荷。

    李二问道:“杜荷,你说的卢氏造反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杜荷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启禀父皇,昨夜,卢华元带人闯进了梦幻集团威风八面勇猛无敌军团大营,杀了许多人,还准备刺杀蜀王殿下,幸亏儿臣及时赶到,手持一对擂鼓瓮金锤,杀个七进七出,将卢氏贼人全部斩于马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杜荷说完,李二就唰的一下站起身来,吃惊地问道:“恪儿没事吧?”

    装逼没装完,杜荷有些不开心:“父皇,蜀王殿下受了重伤,幸好没有性命之危。”

    李二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却十分敏感,急忙问道:“杜荷,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?现在都还没有消息,你说卢氏造反,卢华元刺杀蜀王,谁又能听信你的一面之词。”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长孙大人,你与卢氏是一伙的,你当然要向着卢氏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啪啪啪。

    杜荷突然拍拍手。

    门口突然出现几个四个禁军,抬着一个简易的担架走进来,担架上躺着的正是小黑胖子李恪。

    李恪进来,哼哼唧唧地说道:“父皇,儿臣行动不便,不能给你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李二大惊失色地上前,担忧地问道:“恪儿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等人也上前,仔细观察。

    李恪额头上有伤,左胳膊,右腿,都负了伤,连山,脖子上,多处都有伤痕。

    伤口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太惨烈了。

    这下,没人说话了。

    李二问道:“恪儿,你确定昨夜刺杀你的人是卢华元派去的?”

    李恪激动道:“父皇,千真万确,管城大队抓了五个刺客,他们招供都是卢华元派他们来的,而且,当时梦幻集团威风八面勇猛无敌军团的许多人都在场,儿臣当时已经禀明身份,但那些贼人听了,非但没有害怕,反而直接动手,要不是老师赶到,儿臣早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李二一下站起身来,面色阴沉,“卢氏,好一个卢氏,哼,连朕的儿子都敢动,这是要给朕一个下马威吗?很好,来人,立即吩咐大理寺和刑部,彻查此事,还有,调集人马,秘密追捕卢华元,一定要将卢华元抓回来,绝不能让他回范阳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杜荷突然问道:“父皇,那长孙氏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方才,”杜荷说道,“大家都听得清楚,长孙大人亲口说他与卢氏结交颇深,如今卢氏谋反,他肯定有份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畜生,你好歹毒啊。

    他差点一口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李二看了长孙无忌一眼:“辅机啊,你最近怕是累了,好好回府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低头道:“是!”

    卢氏谋反,这可是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正好朝廷各位大佬都在,李二立即做了安排部署,调动兵马,早做准备。

    随后,众人才离开太极殿,纷纷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皇宫的青石板大道上。

    几个护卫抬着李恪,跟在杜荷身侧往外走。

    李恪兴奋地问道:“老师,你看我表演得如何?”

    杜荷满意地点点头:“殿下的表演,真是入木三分啊,不愧是本年度金牛奖的最佳男主演啊。”

    李恪十分得意,嘿嘿笑了起来,扯着伤口,疼的他龇牙咧嘴的,“那是当然,连父皇都没看出来我身上的伤是被野兽所伤,而不是被人刺杀。”

    没错,李恪的的确负伤了,却不是卢华元的人伤的。

    而是前几日他听到杜荷说起一个武松打虎的故事,心血来潮,进入终南山深处,竟然喝了酒,徒手与老虎搏斗。

    他哪知道,故事里的武英雄喝的都是低度酒,他喝的可是梦幻集团生产的高度酒,所以他晕乎乎的扑上去,就被老虎揍了个半死。

    杜荷看了看可怜兮兮的李恪,摇摇头说道:“陛下何等英明,又怎会看不出你的伤,他方才只是被愤怒蒙蔽,要不了多久,肯定会露馅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怎么办?”李恪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杜荷笑道:“卢氏的末日到了!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李恪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难道不是本王的末日要到了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处深山中。

    卢华元等人已经吃过早饭。

    这时有探子归来,说道:“二爷,大事不妙,一路上的各州县竟然都有人悄悄在打探咱们的行踪,看来,咱们刺杀蜀王的消息,已经被长安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卢华元一拍大腿:“谁曾想,会把事情闹成这样,唉,我怎么跟大哥交代啊。”

    手下人说道:“二爷,咱们已经没有退路了,若是不赶紧回到范阳,只怕就要被抓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卢华元咬咬牙,“走,所有人,加快速度,务必尽快赶回范阳,否则,咱们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大队人马立即启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阳县。

    县衙。

    云阳县令愁眉不展,对县丞说道:“你说,卢氏到底犯了什么事,竟然要陛下动用密旨追捕卢华元等人?你说,咱们云阳县也不是长安城去往幽州的必经之路,卢华元会从这儿经过吗?”

    县丞笑着说道:“大人你多虑了,从舆图上看,若是卢华元等人从云阳县经过,至少要多三天的脚程,他们除非是疯了才会从这里经过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只见一个衙役急匆匆跑进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:“大人,有人举报,说在南边发现了卢华元等人的踪迹。”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云阳县令手中的杯子一下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可如何是好?一边是陛下的密旨,一边是卢氏,我这,这真是两头为难啊!”

    云阳县令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蜀王负伤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