县丞见状,说道:“大人,咱们现在必须做决断了,陛下的密旨已经到了,那就不能坐视不理,否则就是欺君,不如这样,我带一只人马去南边追查,当然,我带着大伙走官道,做做样子,让人抓不到把柄,至于卢华元,最多今日天黑,就会离开云阳县境内,那时候,就和咱们无关了,咱们可以将消息送到长安,反而是大功一件。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云阳县令闻言,一拍大腿:“妙啊!”

    随即,县丞带着七八个衙役,离开县城,往南边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县城往南十里地的地方,有两匹马正在疾驰着。

    马上的人正是鬼神和许正道。

    许正道问道:“鬼哥,我听人说,那云阳县令是个草包,他敢冒着得罪卢氏的风险去追杀卢华元吗?”

    鬼神说道:“我也有这样的顾虑,不过,少爷说他自有安排,想来,他一定有所预料吧,咱们的任务已经完成,还是赶紧回到长安辅助少爷吧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二人催动骏马,疯狂地往长安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快黑了。

    夕阳挂在远处的山颠。

    金色的阳光,洒满大地。

    卢华元等人,却是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一路上,大家翻山越岭,走的都是人迹罕至的小路,虽然隐蔽,却是耗费体力,人马疲乏。

    有手下人说道:“二爷,大家都不行了,不如休整一番吧?”

    卢华元却摇摇头,拿出一副舆图,说道:“前面就出云阳了,到时候再修整不迟,尔等全都打起精神来,咱们现在走官道,在天黑之前离开云阳,就多了一分保障,前面乃是三原县,三原县令,是我卢氏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全都振奋起来。

    于是,在卢华元的带领下,大家回到官道上,果然速度加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阳县丞带着衙役们在官道上晃晃悠悠。

    大家的心情都很愉悦。

    县丞得意地说道:“你们不知道,范阳卢氏,乃是当今五姓七望之一,在北方势力很大,别的不说,就咱们县城之中的许多大生意,都是卢氏的,别说你们,就是县令大人,也不敢得罪卢氏,但是,朝廷有密旨下来,咱们不能不做做样子。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问道:“大人,可万一咱们真的遇到卢氏的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县丞撇撇嘴:“本官分析,卢华元肯定已经得到了消息,既然他知道朝廷在秘密追捕他,他还敢走官道吗?那跟找死有何区别?所以,他们一定是走人迹罕至的小道,这样一来,咱们就是井水不犯河水,根本碰不着,这个道理都不懂,你们啊,还是太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高明!”

    “大人不愧是鄠县小诸葛!”

    “有人拿杜荷与大人相比,杜荷算什么东西,一个平民驸马,他凭什么跟你比。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一顿夸赞。

    县丞不禁有些飘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旁边的一个衙役突然指着远处,喊道:“快看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众人转身看去,只见在不远处的官道上,出现一队人马,至少有三十多人。

    县丞揉了揉眼睛,神色骇然。

    不会吧。

    这么倒霉?

    衙役们纷纷说道:“是卢氏的车马,你们看,那马车上的标记,都是卢氏的标志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卢氏。”

    “看他们狼狈不堪,肯定是卢华元带着的人。”

    大家看向县丞的神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这是**裸的打脸啊。

    “大人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大人,对方人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衙役们紧张不已。

    县丞咬咬牙,说道:“看什么看,全都低下头,假装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卢华元等人,也看见云阳县的衙役了。

    属下问道:“老爷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卢华元冷哼道:“事已至此,咱们已经没有退路,这些衙役,若是逃走,消息传出去,只怕会有更多的追兵追来,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蹄蹄哒。

    蹄蹄哒。

    十几个骑士突然杀出去。

    云阳县县丞和他带领的衙役们,在一脸懵逼中,全部被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长安。

    长安城的灯火,仿佛天上的星星。

    皇宫。

    御书房。

    侯君集禀报道:“启禀陛下,暗卫已经将事情查清楚,昨夜,的确是卢华元带人进攻乞丐军团大营,但目的不是刺杀蜀王殿下,而是为了抢夺卢明佑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李二听了,十分淡然,说道:“所谓卢氏谋反,都是杜荷一手策划的吧?卢明佑的尸体藏在乞丐军团大营,定然也是杜荷故意泄露的,卢华元也是多年的老狐狸了,竟然连这种当都上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二竟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卢华元的愚蠢。

    侯君集苦笑道:“卢华元虽然聪慧过人,但他初来长安,人生地不熟,再加上杜荷出其不意,他又怎会是对手,还有,陛下似乎早就知道此事?”

    李二摇摇头:“朕又不是神仙,怎能未卜先知,只是今日在大殿内,恪儿身上的伤,引起朕的怀疑,他的伤,不像是被人刺杀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,暗卫查到,殿下的伤,乃是他喝醉之后进山与猛虎搏斗所致。”

    李二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中已经有了许多的猜测。

    但唯独没想到,*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这个逆子啊!”

    半晌,他忍不住骂道。

    侯君集问道:“陛下,既然事情*已经查明,是不是撤销追捕卢华元的命令?”

    李二站起身来,将一份奏章递给侯君集:“爱卿你看看吧,这是方才送到宫中的奏章,奏章来自云阳县。”

    侯君集打开一看,顿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今日黄昏,卢华元等人进入云阳,云阳县丞带人追捕,被悉数杀害。

    李二说道:“召见大臣们吧,对了,把杜荷也叫来。这个混账,都是他一手造成的。”

    原本,事情已经按照李二的发展进行了,只要收服卢氏,他的威名将大大传播,那些不老实的士族,只会更加老实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委屈杜荷,但也是大局为重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想好了,就算答应杜如晦的要求,立字据补偿杜荷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哪知道,半路突然杀出来个杜荷,设局让卢华元进攻乞丐军团大营,还“刺杀”了蜀王李恪,事情一下就变了,李二和大臣们的所有谋划,全都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李二很头疼!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李二很头疼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