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说是深夜,但宫中一道口谕下来,谁也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朝中重臣就来到了太极殿御书房。

    只是,杜如晦却推脱身体抱恙未曾出现。

    杜荷自然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李二给所有人赐座,然后便将今日云阳发生的事,简单一说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卢华元派人刺杀蜀王的事还没有查清楚,尚无定论,但卢华元公然杀了云阳县县丞在内的七八人,这就是公然谋反了。

    李二沉声说道:“诸位爱卿,卢华元此举,无异于是在宣告谋反,你们说说,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王珪说道:“陛下,杀害朝廷官差,卢华元真是好大的胆子,请陛下立下下旨,让范阳卢氏将卢华元交出来,送到长安惩戒,昭告天下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说道:“王大人言之有理,此时,卢氏就要投靠朝廷,卢氏族人的未来就凭陛下一句话,卢华光一定会做出正确抉择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陛下,昨日的事情虽然还没彻底查清楚,但现在已经可以查明,卢华元派人攻打乞丐军团大营,并非是为了刺杀蜀王,而是要抢夺卢明佑的尸体,与蜀王殿下发生冲突,多半是一场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跟随王珪和长孙无忌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书房内响起一道讥讽之声。

    众人扭头一看,发现那声音正是杜荷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忍不住训斥道:“杜荷,我等都在商讨社稷大事,你无故发出讥笑,是何意思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杜荷,你不出谋划策也就罢了,却还如此态度,是何意思?”

    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杜荷站起身来,淡淡地说道:“世人笑我太疯癫,我笑他人看*啊,诸位大臣,打天下,辅佐父皇治理天下,我不如你们,但透过现象看本质,你们……加起来都不如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杜荷伸出小指头摇了摇。

    众人看了,觉得十分讽刺。

    “杜荷,你休要猖狂!”

    “好猖狂的小子!”

    “我等都是大唐的开国功臣,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杜如晦不在场,大家训斥起杜荷来也很不客气。

    杜荷神色不动,冷笑道:“诸位,今日我可不是来与你们吵架的,我只有一句话,不出十日,卢氏必反,卢氏已经是一头脱缰的野马,亏得你们还在此谋划要安抚卢氏族人的心,拉拢卢氏,当心竹篮打水一场空啊。”

    不等大家反应过来,杜荷躬身行了一礼,说道:“父皇,话已至此,儿臣在此,已显得多余,儿臣请告退。”

    李二摆摆手。

    杜荷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杜荷走到外面,才发现李恪坐在轮椅上,早已等候多时,为他推轮椅的正是西门青。

    西门青见了杜荷,赶忙行礼。

    李恪问道:“老师,不出我所料的话,那帮傻子根本不相信卢氏会造反吧?”

    杜荷点点头:“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啊,诸位大人,安逸的日子过太久了,当年的敏感已经失去了,这件事,既然靠不住他们,那就只能靠咱们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李恪眼睛一亮,兴奋道:“老师,你的意思是,咱们现在伪造一道圣旨,调集幽州一带的兵力,杀进范阳,将卢氏杀的干干净净?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有些无语地说道:“殿下,主意倒是好主意,只是,且不说卢氏早有防范,就说现在,卢氏还没公开造反呢,咱们要真这么干,估计也就不必活着回长安了。”

    “额,”李恪无奈,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此事,关键就在威猛军团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李恪一脸懵逼,“老师,管城大队乃是鄠县的管城大队,要保护梦幻集团,鄠县县城,还有商贸中心的安全,肯定不能调走,如果光是威猛军团的一百人,要阻止卢氏造反,难度很大啊!”

    杜荷露出神秘的笑容:“谁说要阻止卢氏造反了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御书房内。

    气氛突然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李二问道:“诸位卿家,你们对杜荷的话,怎么看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第一个说道:“陛下,杜荷这是危言耸听,卢氏虽然是门阀士族,而且是民间俗称的五姓七望之一,但就是给卢氏一百个胆子,他也不敢造反啊。再说,如今天下太平,百姓安居乐业,百姓也不会支持卢氏。”

    王珪说道:“杜荷的话,不足为信,从卢明佑被杀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来……卢明佑乃是卢氏的继承人,还是卢华光的亲儿子,卢明佑被杀,卢府被满门抄斩,若卢氏真要造反,早就造反了,又何必派卢华元到长安来请陛下彻查此事,而且卢氏还愿意彻底归顺朝廷,一旦彻底归顺,那卢氏的人口,土地,都要如实向朝廷交代,也要每年上交赋税,这可是一笔巨大的损失,卢氏又为何要这样做呢……*只有一个,那就是卢氏根本不可能造反。”

    “二位大人,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“臣等十分赞同长孙大人和王大人的分析。”

    李二听了,也忍不住点点头。

    至于杜荷的话,咋听起来有些道理,却经不起推敲。

    李二点点头:“饶是如此,但卢华元派人攻打威猛军团大营,又杀了云阳县的官差,此事,可不能就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说道:“陛下,臣建议,下一道敕旨,申饬卢氏所为,卢华光是聪明人,他一定知道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也只好如此了。来人,下旨申饬卢氏吧。”李二说道。

    事情*解决,大家都很高兴。

    李二亲自吩咐御厨做了宵夜,众人在御书房中吃了宵夜,才尽数散去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一道敕旨从长安发出,直奔幽州范阳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几日,已经过了杜荷说的十日内卢氏必反的最后期限了。

    早朝过后,李二让各位重臣留下来,问道:“诸位爱卿,范阳一带,可有消息?”

    兵部尚书侯君集说道:“启禀陛下,前几日,臣已经派了大量人马赶赴幽州一带打探消息,现在已经有消息传回,幽州一带,不论是幽州城还是范阳县,都和以往没什么区别,卢氏也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,看来卢氏造反的可能性,微乎其微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忍不住说道:“陛下,臣早就断言,杜荷只是危言耸听,卢氏断然不会造反,现在,事实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八十章 猖狂的小子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