侯君集则是说道:“陛下,虽然杜荷早就预料到了咱们会采用奇袭的策略,但是,他低估了卢氏的强大。卢华光这时候造反,肯定是蓄谋已久,卢氏老巢定然有所防备,想让一百个乞丐端掉卢氏老巢,无异于痴人说梦,是以,臣以为,咱们的五千精兵,还是要继续派出去,最好是今夜就召集人马出发,并立刻下旨,让沿线的州县,全力配合这支精兵行动。”

    李二点点头,说道:“侯卿家言之有理,这件事,就交给兵部去做吧,从长安城附近的驻军中,选出五千人,今夜就出发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李君羡步履匆忙地走进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李君羡上前,说道:“陛下,涿州刺史飞鸽传来消息,杜荷和蜀王殿下带领的乞丐军团,今日一早已经到达涿州,蜀王殿下随身带着陛下的密旨,要涿州刺史全力配合,明日一早,乞丐军团将从涿州出发,绕道进入范阳,进贡卢氏老巢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陈叔达正在喝茶,闻言,吓得手中的茶杯一下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杜荷这厮,真的要靠一百人去进攻卢氏老巢?”

    “疯了吧?”

    “疯了疯了!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捋了捋胡须,说道:“陛下,必须阻止杜荷,咱们的奇袭计划,就是要攻其不备,在卢氏对老巢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,一举灭掉卢氏老巢,若杜荷明日真的去攻打卢氏家族的所在地,非但不会成功,反而会打草惊蛇,以后要想再一举端掉卢华光等人,就不那么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侯君集苦笑道:“侯大人,杜荷和蜀王就在涿州,还带着陛下的密旨,谁能阻拦?就是现在飞鸽传书,也来不及了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阵叹息。

    王珪不住地说道:“杜荷,是我大唐的罪人啊!”

    “罪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李二陛下突然站起身来,说道:“谁说要阻拦杜荷了?杜荷和恪儿,就是朕派去的,那密旨,也是朕下的,飞鸽传书,让涿州刺史刘文通,务必配合杜荷和蜀王行动,还有,让他召集人马,不惜一切代价,接应杜荷和蜀王,若是杜荷和蜀王出事,朕砍了他的脑袋。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李二挥挥手,让众人下去。

    夜已深,大臣们都走光了。

    李二坐在椅子上,却是满脸苦涩。

    半晌,他突然问道:“赵阳,你说杜荷和恪儿,会成功吗?”

    赵阳咂咂嘴,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说真话,那就是肯定不能,定然会引起陛下生气。

    说假话,可……实在说不出来啊。

    据说那卢氏老巢,有上前精兵保护,杜驸马带着一百个乞丐前去,那不是找死吗?

    噗通。

    赵阳一下跪在地上:“陛下,奴才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废物!”

    “连句话都不会说,朕看你是老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赵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却听李二说道:“朝臣们不理解,为何朕要认杜荷和恪儿制造的假圣旨,朕其实不是无奈,而是心底,还是相信杜荷的,杜荷是个好孩子,朕希望他能创造奇迹。”

    奇迹!

    李二透过窗玻璃,看了看外面阴沉沉的天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涿州。

    刺史府。

    李恪被人用轮椅推着进来,还没进门,就开口说道:“老师,今日黄昏,幽州别驾杀了幽州刺史,打开城门,放卢氏的人马进城了,幽州陷落。幽州别驾那狗东西,乃是卢氏的人,多年来一直隐藏的很好,整个幽州刺史府,大多都是卢氏的人。”

    杜荷闻言,并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想当初,身为同州刺史的尉迟老黑,不一样被本地土著窦氏吃的死死的吗?

    卢氏的能量,可比窦氏大多了。

    杜荷扭头看向左侧。

    那里坐着一个中年男人,正是涿州刺史,刘文通。

    刘文通满脸焦虑,问道:“杜驸马,蜀王殿下,明日进攻卢氏老巢,能不能先放一放?”

    杜荷起身,笑眯眯地说道:“不能,刘刺史,陛下有旨,让沿线一带的州府,全力配合威猛军团行动,现在,请你立刻为我的人做一顿好吃的,还有,准备二十辆马车,两百匹好马,然后选派二十个精明的斥候归我差遣。明日一早,你就带着涿州的五千军队,从南边出发,假装要攻下范阳,动静一定要大,但是,不要贸然出击。剩下的事,刘刺史就可以自由发挥了。”

    李恪急忙拿出敕旨在刘文通眼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刘文通嘴角一阵抽抽。

    骗鬼吧!

    什么狗屁敕旨。

    真当老夫没见识吗?

    敕旨都是上等的材料制成的,上面每一个字都会仔细推敲。

    再看李恪手中的敕旨,粗糙不堪,字迹潦草不说,还涂了墨团,那玉玺大印也盖得歪歪斜斜的。

    就差在上面写着假敕旨几个字了。

    是以,昨日傍晚,他就已经飞鸽传书去长安,将此事禀告朝廷。

    想来飞鸽传书已经到长安了,最多明日一早,就能收到朝廷的书信。

    可眼下,等不及了啊。

    不行,必须阻止杜荷和蜀王。

    他猛地站起身来,说道:“杜驸马,蜀王殿下,你们一百人就想打下卢氏老巢,简直是天方夜谭,老夫决不能允许你们去送死,实话告诉你们,老夫昨日已经飞鸽传书往长安,最多明日一早,长安就会传来消息,若你们的敕旨是真的,老夫自然会不惜一切代价配合你们,但若你们的敕旨是假的,那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握草!

    无情!

    李恪满脸怒容:“刘文通,你个勾日的,昨日你还信誓旦旦说绝对相信本王,转眼就飞鸽传书往长安,你个两面三刀的*……”

    刘文通也不生气,微微一笑,说道:“蜀王殿下,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还请你见谅,此事过了,要打要罚,悉听尊便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有种!”

    杜荷突然笑了起来:“殿下,你还没将那个好消息告诉刘刺史吗?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李恪一拍脑袋,恍然大悟道:“忘了告诉你,刘刺史,我与令夫人,令公子,还有令媛,还有令尊,一见如故,甚是亲切,今日天黑时,已经邀请几位到威猛军团大营做客……”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刘文通只感觉五雷轰顶,整个人站都站不稳。

    *!

    *之徒啊!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*之徒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