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半天,刘文通才反应过来,讪讪地看着李恪,说道:“殿下,祸不及家人啊,我刘文通一人做事一人当,殿下若是对我不满,一剑杀了我就是,又何必拿我家人威胁,这可不是英雄好汉所为。”

    李恪嘿嘿笑道:“本王可不是什么英雄好汉,刘刺史,能不能保住你的家人,就在你一念之间,本王说过,你尽管配合,出了事,有本王和老师顶着,你一个小小的刺史,有什么好怕的?”

    刘文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好歹也是一州刺史,正四品啊。

    难道还比不上你们这俩!

    一个平民驸马!

    一个闲散王爷!

    当然,这话他只敢在心中诽谤。

    他往外看了看,才恍然发现,门口的护卫,已经成了蜀王的人,他的护卫,早就不知所踪了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现在整个刺史府,都是杜荷和李恪的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刘文通正在思索之际,突然听到旁边李恪和杜荷旁若无人地探讨。

    李恪问道:“老师,刘文通这老狗,硬气得很,竟然不顾家人死活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办法也不是没有,将他打晕,*了挂在房梁上,然后为师亲自出马,伪造一封他的亲笔书信,让涿州官员听命行事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恪说道:“老师,何必这么麻烦,直接一刀将他杀了,到时候,就说是卢氏要夺取涿州,派刺客杀了他,啧啧,他的两个女儿,真是漂亮,还是涿州有名的才女,老师,不如咱们一人一个,还有刘文通的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刘文通再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狗勾日的蜀王。

    打老夫的女儿主意也就罢了,竟然还想打老夫夫人的主意?

    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也!

    他一下暴跳起来,大声吼道:“殿下,驸马,老夫愿听差遣。”

    杜荷扭头,惊讶道:“呀,刘大人,你想通了?”

    “想通了!”

    “你可不要勉强自己,一定要真心实意才行,切不可表面答应,但心里积怨。”杜荷好心劝说道。

    刘文通都快哭了,“多谢驸马相劝,但是我已经想的清楚,卢氏造反,其心可诛,此等时刻,若是畏畏缩缩又叫什么事,就是驸马与殿下不到涿州,我也准备带一只兵马杀向范阳,又何来心里不愿之所,请驸马吩咐吧,我一定鼎力相助。”

    刘文通大义凛然,一身正气。

    李恪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此人不要脸的境界,虽然还比不上老师,但也是天下一绝啊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杜荷一拍桌子,从李恪手中拿起那道匆忙打造的假圣旨,大声喊道:“刘刺史听令。”

    “臣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快亮了。

    涿州长史急匆匆走进大堂,来到刘文通身前,小声说道:“大人,乞丐军团在一炷香之前,已经出发了,昨夜,这一百人,足足吃了三头牛,他们驻扎涿州三日时间,就把咱们储存的精米吃光了,这一百人也不知道训练什么,个个饭量大得惊人,而且每日至少要消耗上千支箭,损坏几百把刀,咱们军中的好马,被他们带走了两百匹……”

    刘文通的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涿州本来就不富裕。

    这些,都是刘文通多年的积蓄啊。

    哪知道,被这帮强盗几天时间就给毁了。

    涿州长史又问道:“大人,咱们的人马,全部集齐,是否遵照杜驸马的命令,立即出发,从南边佯攻范阳。”

    刘文通抬手,说道:“不急,如果不出意外,长安的书信,今日应该就到了,只要有长安的消息,咱们就算按兵不动,也没有错,杜荷异想天开,一百人就想灭掉卢氏老巢,老夫从未见过如此疯狂之人,他这是去送死,咱们可不能跟着他去死。我的家眷,都回来吧?”

    “大人的家眷,一个时辰前已经回到了府中,只是,你的两个女儿,一路上不停地夸赞蜀王和杜荷是当世大英雄,勇冠三军……”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刘文通气的一拳砸在桌上:“杜荷,我跟你势不两立,竟敢打我女儿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一条人迹罕至的小道上。

    威猛军团已经舍弃了马匹,全力护送二十多辆马车快速往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队伍中间,李恪问道:“老师,刘文通那老狗,一看就奸诈狡猾,昨夜他虽然答应得好好的,但咱们将他的家眷放回去,他还会出兵配合咱们吗?”

    杜荷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:“以刘文通的性格,他肯定会按兵不动,但是,由不得他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,上天都在帮咱们。”

    上天?

    李恪抬头看了看,天空很干净,跟一块纯净的蓝色大玻璃似的。

    怎么帮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涿州。

    刺史府。

    涿州长史跌跌撞撞地跑进大堂,神色欣喜道:“大人,有消息了,有消息了,长安来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,快给我看看!”

    刘文通迫不及待将书信一把接过去。

    他打开信件一看,顿时石化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大人,什么情况?”涿州长史一脸懵逼地问道。

    刘文通回过神来,满脸不可思议地说道:“……这是陛下的密旨,蜀王殿下随身携带的敕旨,是真的,陛下还点名让我不惜一切代价,保护蜀王和杜荷,若是他二人出事,我的脑袋也要搬家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涿州长史大惊失色,“大人,这可怎么办,我这就带人去追杜荷和蜀王,就算是绑也要将他二人绑回来。”

    刘文通摇摇头,绝望道:“来不及了,他们已经出发近两个时辰了,这时候,已经进入范阳地界了,再说,乞丐军团每个人都要两匹快马,就算派人也追不上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疯子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该如何是好?”涿州长史的上下牙齿都在打架。

    刺史的脑袋保不住,那整个涿州上下的官员,也好不到哪去。

    刘文通唰的一下站起身来,大声说道:“传我命令,涿州的五千军队,立即出发,杀向范阳,本官亲自上阵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一支军队,大摇大摆地从涿州城出发,朝北,往范阳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范阳县属于幽州,却毗邻涿州城。

    因此,不多时间,刘文通的人马,就已经进了范阳县境内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两个疯子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