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。

    一只五万人的征伐大军,正式出发。

    这只军队,由左领军大将军秦琼率领,可谓是兵多将广,精兵如云。

    大军正式开拔,准备一举解决幽州的叛乱。

    长安城,城墙楼上。

    李二陛下目送大军朝东北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他转身问道:“诸卿,你们以为,秦爱卿此去,多久能解决卢氏叛乱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说道:“陛下,从近日的情报来看,短短十几日时间,卢氏已经攻陷了三十多个县,足以说明,卢氏蓄谋多年,一定训练了不少的精兵,更有不少猛将,眼下要想解决叛乱,至少要半年时间。”

    王珪分析道:“半年时间,已经不算长,以臣看,这叛乱,只怕要一两年才能彻底解决。幽州乃是卢氏的老巢,民间有传言,幽州百姓只知有卢华光,而不知有长安朝廷,如此看来,征伐不难,难的是让万民归心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大人说得对,征伐幽州,决不能操之过急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样以为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开口,都道幽州的叛乱一时半会儿无法解决。

    李二叹息一声,说道:“朕当然知道,可是,朕能等,你们能等,可幽州百姓等不起啊,叛乱起,百姓苦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唉声叹气的。

    李二突然问道:“对了,蜀王和杜荷,有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兵部尚书侯君集上前说道:“陛下,蜀王和杜荷自打离开涿州,就像是泥牛入海,再也没有消息传来。”

    “派人再去打探,让涿州刺史刘文通,务必查清蜀王和杜荷的行踪。”李二沉声吩咐道。

    蜀王,是李二陛下最喜爱的孩子……之一。

    杜荷,是李二陛下最欣慰的驸马。

    若这两人出事,李二真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披甲胄的李君羡匆匆而来,到跟前,小声说道:“陛下,涿州传来消息,两日前,蜀王和杜驸马带着乞丐军团进了范阳,卢氏似乎发生了*,此后,再也没有蜀王和杜驸马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闻言,有人忍不住说道:“如此看来,只怕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幽州卢氏,现如今号称有二十万大军。乞丐军团只有区区一百人,又如何能逃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节哀!”

    李二气血上涌,眼前一黑,差点*。

    这两个兔崽子,竟然真的去范阳了。

    “速速派人,告知秦爱卿,让他快马加鞭,急行军,一定要先将范阳打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几匹快马迅速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王行宫,已经变成一堆断壁残垣。

    整个卢氏所在的地方,已经没入了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往日,这里有多繁华。

    现在,就有多落寞。

    刺啦。

    齐王卢明洲拔出佩剑,猛地将眼前的一根柱子劈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查!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查清楚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干的!”

    “就算追杀到天涯海角,我也要找到他!”

    卢明洲咆哮着,仿佛一头狼王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一个小将奔跑过来,禀报道:“齐王殿下,已经查明,毁了明王行宫,破坏卢氏故地的,正是驸马杜荷。”

    “杜荷?”卢明洲一愣,“此人就是在长安兴风作浪,先杀我卢氏卢明宇、卢明安,然后又杀了本王的三弟卢明佑,设计陷害本王的王叔蜀王的平民驸马杜荷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!”

    “杜荷,很好,既然来了,那你就别走了,我要用你的人头,来祭奠我卢氏死去的人,还有,听闻你的两个妻子公主美艳无双,哼……去,追查杜荷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个将军说道:“齐王,如今明王不在,蜀王下落不明,卢氏不能没有领头羊啊,殿下乃是明王长子,理应继承明王大统。”

    “请殿下继承大统,为明王报仇,为卢氏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为明王报仇!”

    “为卢氏报仇!”

    一时间,许多人都推举齐王卢明洲继承明王大统。

    卢明洲阴沉着脸,点点头:“如今看来,也只有本王带领诸位为明王复仇,为卢氏复仇了。”

    傍晚时分,卢明洲就在明王行宫附近不远处的军营大帐中,正式承袭明王的位置。

    新一代的明王诞生了。

    虽然条件简陋,但大帐之中,还是摆满了酒宴,文武大臣纷纷庆贺。

    新任明王卢明洲,册封了一批官员。

    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深夜,众人散去。

    卢明洲端坐在大帐中,却是难以入眠。

    忆往昔,卢氏繁华,强大,无可比拟。

    而今,卢氏连老巢都变成了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拜杜荷所赐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他重重地一拳砸在桌上,“杜荷,我与你不共戴天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却听见外面喊杀声四起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活捉齐王!”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。

    鼓声。

    兵器的撞击声。

    喊杀声。

    汇成一片。

    卢明洲大惊失色,迅速穿上盔甲,拿起武器,召集手下将领集合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卢明洲问道。

    一个将军说道:“启禀明王,是敌袭,只有三百多人,不足为虑。只是,这些家伙很滑头,不敢正面跟咱们交锋,跑的倒是很快。”

    “区区三百多人也敢进攻我三千多人?杜荷是疯了吧?来人,调集所有兵力,采取包围之势,将这三百多人,全部歼灭,注意留几个活口,打探杜荷的消息,本王要活捉杜荷。”一提到杜荷这两个字,卢明洲就咬牙切齿的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几个将领迅速出去调集兵马。

    如果站在高山上,就可以看见,原本处于防守状态的卢氏范阳军,突然放弃防守,发起了进攻,三千多人,全部出动,从四面八方,朝那三百多人包围过去,仿佛一只怪兽张开血盆大口,要吞掉一只小兔子。

    起初,那三百多人还很灵活,东奔西窜。

    渐渐地,合围圈形成,三百多人,只能仓皇乱窜,跟无头苍蝇一样。包围圈渐渐收拢,这三百多人的死亡,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武将说道:“明王不必担心,方才有消息来报,那三百多人,已经全部被围住了,插翅难逃,说不定,杜荷和蜀王就在其中,只要捉住杜荷和蜀王,昭告天下,一定会军心大振,还有,听闻杜荷是唐皇最得意的女婿,蜀王是他最心爱的儿子之一,要是将这二人杀了,对唐皇一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,说不定,唐皇因此一蹶不振,甚至驾崩,当今太子李承乾性格孱弱,听闻还迷上了种地,成不了什么大器,届时,咱们就可以图谋天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明王,此乃天赐良机啊!”

    “真是天佑明王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拍马屁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武将来报:“启禀明王,合围圈已经形成,只需要一炷香,那三百多人就可以被消灭。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明王一拍大腿,喜悦道:“太好了,带兵合围的,乃是天宝大将军的弟弟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卢明洲满意地点点头,“此子虽然年轻,但已经有天宝大将军的风范,解决这三百多人,本王要好好封赏他。”

    自然又是一片庆贺之声。

    半晌后,明王卢明洲突然好奇地竖起耳朵,“外面,为何这般安静?”

    是啊,外面,太安静了。

    一点声响都没有。

    旁边一人说道:“启禀明王,大军都已经去追杀那三百多人了,外面现在无人看守,自然安静。”

    全部都去追杀了?

    卢明洲突然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愚蠢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开口,却听见外面响起刀剑声。

    随后有人倒地。

    大帐门帘被掀开,哗啦啦闯进了二十多人,个个身穿黑色甲胄,戴着黑色头盔,每个人手中握着一把长刀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卢明洲左右不少见过世面的人,看见这些人,竟然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随后,两道人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是两个青年。

    一个眉目清秀,身穿青衫,书生模样。

    一个皮肤黝黑,身材敦实。

    正是杜荷和李恪。

    李恪的伤还没好,一瘸一拐地走在杜荷身侧,看上去很滑稽,可没人笑出来。

    “恭喜明王继承大统啊,”杜荷笑眯眯地说道,手中折扇哗啦啦扇动着,“第一代明王尸骨未寒,第二代明王就诞生了,真是让人长见识啊!”

    卢明洲瞪大眼睛:“你是杜荷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卢明洲,你被俘虏了。”

    卢明洲看了看周围,自己守在账外的十几个侍卫,已经被杀了。周围全是杜荷的人。

    他猛地暴起,抽出佩剑,朝杜荷刺去。

    卢明洲乃是一个高手。

    “杜荷,你诡计多端,本王上当了,不过,你很愚蠢,你愚蠢在不应该距离本王这么近。”

    咻。

    剑光闪烁。

    宝剑直直地刺向杜荷的喉咙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杜荷站在原地,嘴角微微上扬:“好快的剑,可惜啊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剑尖就要碰到杜荷的肌肤,一道黑影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当。

    一根粗黑的铁棍,猛地砸在了卢明洲的剑上,火花四起。

    卢明洲的佩剑直接被击飞出去。

    那铁棍,一下砸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卢明洲被砸的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右肩膀骨头都裂了。

    一个高大的汉子,护在杜荷身前,正是吕布。

    周围人见状,纷纷冲上前,挡在卢明洲前方。

    “杜荷,想杀明王,先从我尸体上跨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保护明王!”

    这些家伙,一个个看起来都悍不畏死的样子。

    卢明洲吐了一口血,盯着杜荷,说道:“杜荷,没想到啊,今日落在了你手中,好,咳咳……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

    杜荷笑了,“不不不,卢明洲,我可不是来杀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?”

    杜荷笑意盈盈,“我只是来告诉你,我要灭掉卢氏,谁也阻挡不了,别看你卢氏现在号称有二十万大军,不出半个月,全都是我手下败将……对了,今日我还有一个目的,那就是顺便让你知道,你是多么的菜,本少爷是多么的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的区区几百人,想灭掉我卢氏二十万大军?痴人说梦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走着瞧,卢明洲,我们还会见面的。不过在那之前,我还要借你一用。”杜荷说道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吕布身体一跃而起,冲上前去,手中铁棍呼呼生风,砸的那些挡在卢明洲前面的人横七竖八地飞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吕布就冲到卢明洲身前,一把将卢明洲抓起,跟着杜荷和李恪朝大帐外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方就是一个开阔地。

    那三百多人,已经被卢氏范阳军三千多人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。

    带兵的正是明王麾下天宝大将军的弟弟,王荣。

    王荣二十多岁年纪,却是熟读兵书,有哥哥天宝大将军的风范。

    副将说道:“将军,下令吧,这三百多人,已经是插翅难逃,解决了他们,就能找到杜荷和蜀王,只要抓住这二人,你可就立大功了。”

    王荣却是摇摇头:“这三百多人,不可小觑啊,战意高涨,此时进攻,只怕会损失不少人马,围起来,让他们感到惧怕之时,才是最佳时机。”

    攻心,才是上策。

    这都是兵书上教的。

    蹄蹄哒。

    蹄蹄哒。

    一匹快马急速冲过来,禀报道:“王将军,明王大营被人围攻,请你速速回援。”

    将所有人抽调回去?

    肯定不可能!

    王荣说道:“留下一千人继续围住,其余的人,跟我回去救明王。”

    他拨转马头,刚要出发,却见不远处突然出现一队人马,不过几十个人,点着明亮的火把。

    一道声音喊道:“王荣听着,你家主子在我手上,我数到十,立刻将你的人撤走,撤到五百步开外,否则我就杀了你主子。”

    王荣瞪大眼睛仔细一看,却见明王卢明洲被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提在手上,犹如一只楚楚可怜的小鸡仔。

    他咬咬牙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一!”

    “二!”

    “三四五!”

    “六七八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已经开始数数。

    王荣傻眼了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两军对垒,数数的时候,不都是缓慢的,有一个过程吗?

    原本,他也以为十个数,时间应该很长,足够自己应对了。

    哪知道,杜荷一开口,一眨眼的时间,一口气数到了八了。

    他来不及细想,转身大喊道:“撤,撤!”

    范阳军如潮水般往后退,退到了五百步开外。

    那被包围的三百多人,迅速跑过来与杜荷的人马合在一处。

    杜荷看了看被吕布拎着的卢明洲,淡淡地说道:“明王,送君千里终须一别,你不必送了。”

    卢明洲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却又听杜荷说道:“不过,你也不要难过,咱们还会再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吕布将卢明洲顺手扔掉。

    杜荷带着人马,迅速朝远处退去。

    王荣带着人上来,救下卢明洲,然后大声喊道:“快追,快追!别让杜荷跑了。”

    范阳军立即朝黑暗中追去。

    可还没追出去多远,突然间。

    一道道刺眼的亮光闪烁而起,轰轰轰。

    四处爆炸。

    范阳军吓得脸色苍白,再加上深夜,啥都看不见,一个个都畏缩不前。

    等大家反应过来,杜荷等人早已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卢明洲在一众人的拥戴下回了大营。

    却见他阴沉着脸,一言不发,满腔的怒火,无处释放。

    “明王息怒!”

    “明王,今夜,是咱们不小心,中了杜荷的调虎离山之计,杜荷只有三百多人,咱们有三千多精兵,外面,还有卢氏的二十万大军,区区一个杜荷,何足道哉!”

    文武大臣们,全都宽慰卢明洲的心。

    可卢明洲更加恼火。

    这时,王荣说道:“明王,末将倒是有一个计策,不知可不可行?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王荣说道:“末将已经派人打探清楚了,杜荷只有区区三百多人,如今正是夜深,他们撤走,肯定走不远,而且,整个范阳都是咱们卢氏的地盘,他们初来乍到,人生地不熟,这时候肯定走不远,只要咱们追上去,肯定能一举将其歼灭。”

    卢明洲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他再也没有比这时候更加想要一雪前耻了。

    堂堂明王,竟然被人俘虏了,这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一定要抓到杜荷。

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办,王将军,你立即带人,去追杜荷。”卢明洲下令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却纷纷反对:“明王,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“方才,咱们大意之下,已经中了杜荷的调虎离山之计,若这时候再派人马追杀,万一杜荷又折回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明王三思!”

    大家苦苦相劝。

    卢明洲闻言,犹豫了。

    是啊,万一再被俘虏一次,又如何是好?

    王荣提议道:“明王,不如这样,你和诸位大人,跟随大军一起行动,咱们有三千多精兵,保护诸位,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卢明洲太想雪耻了,于是点点头:“立即出发,不要让杜荷跑了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间,卢明洲率领范阳军趁着黑夜出发,追击杜荷。

    为了报仇,他甚至连肩膀上的伤都忍住了。

    众人刚出发不久,就有斥候来报,杜荷带着三百多人驻扎在不远处的一个山涧中。

    王荣说道:“明王,那山涧三面环山,只有一个出口,只要咱们杀进去,一定能抓住杜荷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天助我也,天助我也啊,哈哈哈,王将军,加快行军速度,直接杀进去,本王要活捉杜荷。”卢明洲欣喜道。

    范阳军很快来到了山涧口的地方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果然是杜荷人马驻扎之地。

    杜荷带着三百多人,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王荣亲自率领三千多范阳军,气势汹汹地冲杀进去。

    杜荷的人马,虽然骁勇善战,但三百多人面对三千多人,根本没有战胜的可能。

    双方刚一接触,杜荷的人马就溃散了。

    “杀啊!”

    “活捉杜荷!”

    “活捉蜀王!”

    喊杀声四起。

    杜荷眼看着自己的人节节败退,急忙大喊道:“撤,上山!”

    三百多人,迅速丢盔弃甲,不要命地往山上跑。

    出口已经被堵住,只有上山了。

    范阳军的副将对王荣说道:“王将军,杜荷的人已经上山了,咱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追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万一有诈?”

    王荣不屑地笑道:“杜荷只有三百多人,别忘了,咱们有三千多人,兵法有云,十倍而歼之,现在就是灭掉杜荷最好的机会,所有人,听令,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范阳军举着火把,举着武器,也纷纷上山。

    卢明洲想要雪耻。

    王荣想要立功。

    有人看见王荣亲自带兵上山追击,担忧道:“明王,王将军贸然追击,是不是有些不妥?”

    卢明洲冷笑道:“你是想说,杜荷会再来一个调虎离山之计吧?你们啊,都多虑了,方才本王看得清楚,杜荷的人马,已经被打散了,从四面八方逃走的都有,这时候,杜荷自顾不暇,又怎会再杀回来,本王就带着你们,在此驻扎,等待王将军的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众人开始布置,点燃篝火,等待好消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呼呼!”

    王荣提着长刀,盯着前方那道声音,紧追不舍。

    没错,那穿着青衫的人,正是杜荷。

    杜荷在两个护卫的护送下,仓皇逃走,却始终逃不过王荣的眼睛。

    只要活捉杜荷,就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甚至能扬名立万。

    传说杜荷诡计多端,十分厉害。

    若是我能将他抓住,岂不是能闻名天下?

    王荣太想立功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他大吼一声,加快脚步追上去。

    上山,下山,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个循环。

    前面,杜荷等人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荣见了,心头大喜。

    “杜荷,你跑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王荣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前方,杜荷脚下一个踉跄,两个护卫搀扶着杜荷,转身拐进了旁边的一个道观。

    王荣拔腿便追了上去,闯进了道观的院子中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年久失修的道观,远离人烟。

    却见杜荷和两个护卫,正站在墙角。

    王荣冷笑道:“杜荷,乖乖束手就擒吧!”

    杜荷转身,突然笑道:“什么杜荷,我是你鬼神爷爷啊!”

    王荣瞪大眼睛仔细一看,对方虽然穿着青衫,却不是杜荷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穿着杜荷的衣服?”王荣惊讶道。

    鬼神淡淡地笑道:“蠢货,就你,还想追杀我家少爷?真是自不量力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正道爷爷在此!”

    屋顶上,突然响起一道声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感谢【度】兄弟的打赏,感谢兄弟们支持!)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调虎离山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