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阳县城。

    县衙后院。

    杜荷正带着李恪、尉迟宝琳、许正道、鬼神等人讨论乱军的安置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王小狗进来禀报道:“启禀驸马爷,范阳军已将明王妃陈曦鸢送到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杜荷愣住。

    李恪等人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许正道忍不住问道:“是那个有幽州第一美人称号的陈曦鸢,陈氏的掌上明珠?”

    王小狗点点头:“应该是。”

    唰唰唰。

    顿时,一道道目光,全都看向杜荷。

    然后,众人纷纷起身。

    鬼神说道:“恭喜少爷!”

    许正道嘿嘿笑道:“少爷离开长安快一个月了,一定憋坏了吧,**苦短,我等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李恪一瘸一拐地往外走:“老师你放心,我这人,最大的优点就是话不多,我一定保守秘密,丽质和姐姐都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杜荷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他猛地一拍桌子,才将众人吓住。

    “都给本少爷回来,什么玩意儿……你们,有所不知,我当时提出要卢明洲将明王妃送来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羞辱卢明洲,彻底激怒他,让他丧失理智,压根就不是打明王妃的主意……卢明洲这厮啥意思,竟然还有送妻的爱好?”杜荷也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可是,李恪等人压根不信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就别说了,大家都是男人,明王妃号称幽州第一美人,想来一定有过人之处,你就好好享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告辞!”

    “告辞!”

    几个家伙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只留下王小狗。

    杜荷看向王小狗:“王将军,你是相信我的对吗?”

    王小狗想了想,摇摇头。

    杜荷:“尼玛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告诉乱军,不要开城门,别放明王妃进城,不然本少爷就什么都说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王小狗说道:“驸马爷,晚了,你当着卢明洲的面索要王妃之事,许多人都知道了,所以,他们就把人放进来了?”

    杜荷大惊:“你的意思是,人已经到县衙外了?快快快,快将她送走,一定要大张旗鼓,让其他人都看见,一定不能让她进县衙的大门。”

    王小狗犹豫一下,说道:“驸马爷,还是晚了。人,就在门口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,指着门口。

    杜荷扭头看去,只见门口站着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。

    不是明王妃陈曦鸢还有谁!

    我曹!

    这下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,不是屎也是屎了。

    陈曦鸢一脸哀怨地看着杜荷。

    “杜驸马,听闻你是天下一等一的大英雄,为何不敢见一个小女子呢。”陈曦鸢嗔怪着说道,含情脉脉地看着杜荷。

    杜荷正色道:“明王妃,话可不能这么说,你已经不是小女子了,你现在就是被捅开了的窗户纸啊。”

    陈曦鸢一愣,随即明白过来,差点暴走。

    可她想到自己的任务。

    立即又换了衣服笑脸,挑逗地朝杜荷眨眨眼:“杜驸马有所不知,小女子多没意思,像我这种捅开了的窗户纸,才有味道呢,杜驸马不想试试吗?”

    “试你妹啊,王小狗,还愣着干嘛,将她带下去,找个房间安顿好,记住,别让她靠近本少爷居住的院子。”杜荷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王小狗急忙转身出来,叫来两个护卫,强行将陈曦鸢带走了。

    任凭陈曦鸢怎么挑逗,杜荷也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陈曦鸢被扔进了一个屋子中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妩媚之色,顿时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冰冷。

    “都说杜荷是个登徒子,没想到,传言竟然是假的,杜荷这厮,看起来嘻嘻哈哈,没有个样子,实则心思深沉,方才我与他说话时,他的右手一直放在袖子里,袖子里鼓鼓的,想来是兵器,还有那屋子四周,都有许多人把守,看来,他早就猜到我此来的目的……要想杀他,并不容易。”陈曦鸢坐在桌前,冷静地分析道。

    她来到镜子前,将衣服一件件脱掉。

    欣赏自己那完美无缺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,杜荷能逃过我的美人关,哼!”

    瞬间,陈曦鸢又变成了妩媚的女人,勾人魂魄。

    四更天。

    陈曦鸢突然推开房门,快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迅速来到杜荷居住的小院。

    院子门口,有两个守卫,却都坐在台阶上打盹。

    陈曦鸢心道:真是天助我也!

    她一溜烟,钻进了院子中。

    更让她惊喜的是,院子里,之前的守卫全都撤走了。

    她快步上前,推开杜荷的房门,像一只狸猫一样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卡塔。

    房门被别上。

    她轻手轻脚地来到杜荷床前。

    床上的人正在熟睡。

    她窸窸窣窣,迅速脱个精光,如一个泥鳅一样地钻进被窝之中。

    床上,杜荷刚想翻身,嘴巴却被陈曦鸢的双唇一下给堵住。

    陈曦鸢的芊芊玉手,三两下就将杜荷扒光了。

    “驸马爷,奴家今夜一定会让你开心的。”陈曦鸢吐气如兰地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渐入佳境。

    陈曦鸢本打算,在杜荷放松防备之际,杀了杜荷。

    哪知道,事情刚开始一会儿,她发现,杜荷的身体是如此强壮。

    放松防备的,反而是她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陈曦鸢忘记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忘记了自己的任务。

    我是谁?

    我又在哪?

    竟然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刻。

    乱军大营中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。

    麻将声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李恪,王小狗,周达,这三人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他们眼前的筹码都没了。

    再看杜荷身前,却是堆满了筹码。

    李恪不说话。

    可周达却是忍不住了:“驸马爷,你有所不知,以往,我在幽州一带的官场上,可是被人称为麻将圣手,从无败绩,今日,却是输得心服口服。驸马爷,我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意思,来来来,今日,血战到底,不到天亮,谁也不许走啊!”杜荷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麻将都是本少爷发明的。

    出手就是巅峰。

    李恪忍不住问道:“老师,明王妃可还在县衙中呢,你真忍心,让她独守空房?”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“三条,”杜荷打出一张牌,淡淡地笑道,“你们啊,都不是什么纯良之人,放心吧,我已经给明王妃准备了一份厚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厚礼?”周围人全都好奇地凑过来。

    “保密!”杜荷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黄泥巴掉裤裆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