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的县衙后院。

    鸟语,花不香。

    树叶儿沙沙响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道撕心裂肺的尖叫声,打破了这美好的清晨。

    院落正北的屋子内。

    明王妃陈曦鸢抓起被子遮挡住身体关键地方,面色惊恐地看着眼前不着一丝衣物的男子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壮汉,比她见过的任何男人都要魁梧。

    那古铜色的肌肉,高高隆起,看上去简直……让人心动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你为何在这?杜荷呢?”陈曦鸢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。

    男人认真地想了想,严肃地说道:

    “我是吕布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是少爷让我来的,他让我就躺在床上,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不要动手,但我后来,任你摆布就是,不知道为什么,忍不住出手了,没弄疼你吧?”

    “至于少爷,我也不知道他去了何处。”

    吕布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人。

    他很少说这么多话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不是杜荷。

    是杜荷指使的。

    自己做完,交代给了这个傻大个。

    陈曦鸢在一瞬间就崩溃了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她一掌朝吕布劈去。

    “我杀了你!”

    可惜,被吕布一把抓住纤细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你打不过我!”

    这话可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因为吕布手一动,就将陈曦鸢拽进了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陈曦鸢近距离感受着吕布的孔武有力,顿时就沦陷了,不由自主地将头迈进了吕布的胸口。

    整整一个白天,这对狗男女都没走出这屋子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。

    杜荷回到了县衙。

    吕布穿戴整齐,来到杜荷身前,说道:“少爷,不辱使命。”

    杜荷问守在门口的护卫,“总共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“少爷,一共五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五个时辰?

    李恪吃惊得瞪大眼睛,随后感到无比的自卑。

    同样是壮汉,为啥差别这么大呢。

    他羞愧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曾经,他以为自己是大唐最强男人,可和吕布比起来,毛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问道:“吕布,你老实告诉本王,你累吗?”

    吕布摇摇头:“不累!”

    再看他,气色如常,就跟走了几步路似的。

    杜荷嘴角一阵抽搐。

    马丹!

    不愧是机器人啊!

    当然,吕布的身体,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,只是,他的思维,却是机器的。

    杜荷得知明王妃陈曦鸢还在熟睡,于是吩咐道:“等她醒来,带她到大堂见我。对了,赶紧给本少爷在前院打理一个屋子,这院子到处都是狗男女的气息,本少爷不想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一次见到杜荷。

    陈曦鸢心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她已经不敢表露半点想杀杜荷的心。

    经历过这件事,她才发现,杜荷这家伙,实在太狠毒了,而且是天下最*的人,这样的人,想杀他,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“请坐,现在,我是该称呼你明王妃呢,还是陈小姐呢,又或者是吕夫人?”杜荷淡淡地笑着,问道。

    陈曦鸢面色阴冷,说道:“杜荷,不怕告诉你,我就是明王派来刺杀你的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死?”

    “自打我离开范阳军大营的一刻,就没打算回去过。”

    啪啪啪。

    杜荷鼓掌:“好一个烈性女子啊,既是如此,那我就满足你,我马上杀了你……当然,黄泉路上,你不会寂寞,很快,明王就会去陪你了,还有陈氏族人,你都会和他们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陈曦鸢惊讶地抬头,“你……你要杀陈氏所有人?”

    杜荷点点头:“当然,卢氏造反,卢华光死了,卢明洲就是首犯,你又是卢明洲唯一的王妃,算是从犯,谋逆者,当诛九族,陈氏,一个都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闻言,陈曦鸢唰的站起身来:“杜荷……你不能这么做,我虽然是明王妃,可卢氏造反的事,我陈氏并未参与太多,甚至,明王多次邀请我父亲出山相助,都被我父亲拒绝了,陈氏虽然降了卢氏,但是罪不至死啊。”

    杜荷笑了:“你不必这么激动,其实,陈氏的命运,就掌握在你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卢明洲舍得利用你来当美人计的诱饵,难道,这个男人真的还值得你托付吗?”

    “范阳军都知道,你只身前来范阳县城,在他们看来,你已经被本少爷拿下来,若是你回去,真的还能保住明王妃的位置?”

    “卢氏有多强,别人不知道,但卢氏的弱点在哪,你一定十分清楚,不出半月,明王必定覆灭,所谓卢氏二十万大军,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一炷香的时间做选择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杜荷便悠闲地开始品茶。

    陈曦鸢感觉时间非常难熬。

    眼看一炷香的时间就要过去,她终于咬咬牙,做出了决定:“好,我答应你,只是,我需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杜荷笑了:“很简单,给陈氏修书一封,让他们全力配合我的行动,若是敢不尽全力,敢阳奉阴违,等本少爷收拾了明王,转身一巴掌就把你陈氏灭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杜荷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陈曦鸢这才发现,自己只坐了一般的椅子。

    她的手心,背心,都是冷汗。

    可怕。

    别看杜荷笑眯眯的,可是,那股压迫人的气息,却是无处不在,令她差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范阳军大营。

    这都三日时间过去了。

    还是没有陈曦鸢的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明王卢明洲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焦急地在大帐中来回走动之际,一个下属匆匆而来。

    “明王,王妃有消息了,送来了一封书信。”属下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卢明洲欣喜道:“本王就知道,王妃一定会成功的,念。”

    那下属打开书信,突然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卢明洲不悦道:“你不识字吗?”

    属下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明王,王妃……王妃说她,在半柱香不到的时间,和两个时辰之间,她选择两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哗啦。

    卢明洲一下暴怒,将眼前的东西,全部打翻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东西,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“*!”

    “*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她想死吗?”

    “杜荷……杜荷到底给她灌了什么**汤,还有,什么两个时辰,就凭杜荷那瘦弱的身体,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属下小声说道:“不是杜荷……是杜荷的护卫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卢明洲再也忍不住,一口鲜血喷出,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明王!”

    “明王!”

    范阳军主帅大营,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赔了王妃又折兵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