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雨,不停在下。

    范阳县城城墙上,所有乱军手执武器,如一尊尊石头屹立在墙头。

    风雨不动。

    雷打不动。

    这只军队,心中只有一个信念:驸马一定会解决卢氏军队的。

    尉迟宝琳手拿着一个册子,王小狗为他撑伞。

    所有的名字,都统计完了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向众人,大声说道:“诸位兄弟,你们的名字,都在这上面,随后,本将军会使用特殊方法,保存好这名册,若今夜范阳县城陷落,我等死在此处,他日,我大唐天军灭掉卢氏后,这名册一定会被人发现,那时,你们所有人,都会是大唐的功臣,你们的父母,你们的妻儿,都会得到很好的照顾,你们的名字,也会因此光宗耀祖……你们,害怕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怕!”

    “不怕!”

    四千多人,不断地重复喊道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鼓声响起。

    尉迟宝琳站在指挥台上,大声喊道:“葡萄美酒夜光杯!”

    乱军跟着大喊:“葡萄美酒夜光杯!”

    “欲饮琵琶马上催!”

    “醉卧沙场君莫笑!”

    “古来征战几人回!”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轰隆隆。

    鼓声,雷声,人声,交汇成一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范阳军大营。

    “醉卧……沙场……君莫……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古来征战……几……人……回!”

    乱军的嘶吼声,断断续续地传来。

    大帐中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卢明洲得意的大笑,“古来征战几人回,素闻杜荷诗才,今日一听,果然名不虚传,可惜啊,这么好的诗人,今夜就要成为本王的阶下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头看着旁边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,说道:“王将军,此战,全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天宝大将军王田不以为意道:“请明王放心,杜荷区区四千多人,我范阳军十二万人,一人一口唾沫,都能将他淹死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不要杀他,把他带到本王面前,本王要让他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他当初羞辱本王的,本王都要一笔笔加倍还给他,本王要将他阉了,让他在全天下游街示众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个小黑胖子蜀王,就是他让周达背叛本王的,本王要将他做成人棍,送给唐皇。”

    卢明洲面色阴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王田说道:“明王,半个时辰后,范阳军将从四面八方进攻,最多两个时辰后,末将便可将杜荷和蜀王带到你面前。”

    卢明洲得意地大笑:“这一天,本王已经等待很久了,杜荷,这次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范阳县城县衙后院。

    屋子内。

    杜荷和李恪正在下棋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角落里,陈曦鸢时不时地看向杜荷这边。

    在她旁边,吕布警惕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陈曦鸢不明白的是,为何卢氏十二万大军已经包围了范阳县城,所有人都紧张的要命,城中的百姓们甚至在天黑前纷纷逃走,整个县城变成了一座空城。

    可杜荷却谈笑风生,仿佛没事人的一样。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殿下,你看这雨,估计明天都不会停,老天在悲伤啊。”

    李恪看了看外面,挠挠头:“老师,老天也会悲伤吗?是我们要死了吗?哎呀,若是如此,死也无憾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恪扔下棋子,站起身来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杜荷问道:“殿下,你何去?”

    李恪头也不回:“反正也要死了,我再去与周之婼快活快活。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吕布、陈曦鸢:“……”

    杜荷缓缓站起身来,目光看向陈曦鸢。

    陈曦鸢顿时感觉浑身不自在,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杜荷淡淡地说道:“我知道,你只是表面服从本少爷,心底,却是在想,卢明洲一定会将我杀了,对吧?所以,你给陈氏送去的信,表面上是要陈氏与我合作,配合我行动,但那封信最中间一行的每一个字连起来,却是让陈氏待时而动,陈曦鸢,说到底,你还是不相信本少爷的专业啊!”

    陈曦鸢神色慌乱,却说道:“难道不是吗?卢氏有二十万大军,你只有四千多人,你不会以为,这四千多人,能守住二十万大军的进攻吧?”

    杜荷笑了,回头说道:“陈曦鸢,不如,本少爷与你打个赌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什么赌?”

    “若今夜,卢氏败,我胜,从此后,你就好好照顾吕布。”杜荷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你输了呢?”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我会让吕布趁乱将你送走,送你去长安,去南方,去任何地方,从此,你就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陈曦鸢笃定地说道:“你不会赢的。”

    “吕布!去城墙上。”杜荷冷笑一下,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吕布点点头,立即找来一把黑色打伞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吕布撑开伞,说道:“少爷,请!”

    杜荷走出去。

    陈曦鸢也跟着杜荷往外走。

    杜荷刚走进雨中,吕布的大伞便为杜荷撑开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走进了大雨中。

    陈曦鸢却是站在雨中凌乱。

    “*!”

    “咱们好歹也是露水夫妻一场啊!”

    陈曦鸢看着吕布高大的背影,忍不住跺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范阳县城西北,两座山之间,已经建造了一个堤坝。

    堤坝高耸,拦住了一条大河,堤坝的下游,就是范阳县城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堤坝一侧,大雨中,几十根火把燃烧着。

    鬼神和许正道穿着夜行衣,仿佛没感觉到暴雨的存在。

    许正道盯着那汹涌的水面,问道:“有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鬼神摇摇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黑影飞奔而来,来到二人面前时,突然忍不住跪在了泥水中。

    黑影说道:“范阳县城,有消息了,乱军突然大声唱葡萄美酒夜光杯……”

    许正道抢先说道:“欲饮琵琶马上催,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许正道大笑道,“这就是少爷给的暗号,兄弟们,半个月的努力,马上就结束了,奶奶的,这次够卢明洲喝一壶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动!”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立即有二十多个黑衣人分别抱着一个箱子,朝堤坝下方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堤坝下方,早已经挖开了一个个孔洞。

    黑衣人们将箱子打开,拿出一个个怀抱大小的炸药包,塞了进去,拿出火折子,冒着大雨点燃引线,然后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都撤到安全地带的时候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轰轰!

    轰轰!

    地动山摇!

    堤坝瞬间崩塌,无数的洪水倾泻而下,携着毁灭一切的威势朝范阳县城的方向涌去。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古来征战几人回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