范阳县城墙上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杜荷过来,全都站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原本乌泱泱的乱军,经过威猛军团接近半个月的改造,已经变成一支铁军。

    范阳军,兵临城下。

    一眼看去,四面八方,都是范阳军的身影。

    十二万大军,分散在范阳县城外四周,合在一起,仿佛一头巨兽,随时可以将范阳县城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陈曦鸢看着杜荷:“我真不知道,你拿什么和卢明洲斗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一会儿就会有分晓了。”杜荷看了看西北方向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范阳军大营。

    军阵外。

    天宝大将军王田手持宝剑,高高举起,迎着暴雨,大喊道: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呜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号角声吹响。

    战鼓声响起。

    喊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范阳军冒着暴雨,朝范阳县城发起了进攻。

    明王卢明洲就在王田身边,他忍不住问道:“王将军,你估计,多久可以将范阳县城攻下来?”

    王田保守道:“启禀明王,最迟,不超过两个时辰。若是今晚没有暴雨,一个时辰足矣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卢明洲得意地大笑,“两个时辰,不算太晚,记住,一定将杜荷和蜀王抓……”

    “抓活的”三个字没说完。

    大地,突然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的声响从远处渐渐传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雷声!

    地动?

    好像又不是。

    卢明洲大喊道:“快,去西北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却见文武群臣仓皇失措地跑过来,大声喊道:“明王,不好了,决堤,决堤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滔天的洪水啊!”

    “洪水来了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周围人乱作一团,仓皇逃走。

    只听那轰隆隆的声音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卢明洲扭头看向西北方向,正好一道闪电咔嚓闪过。

    足有十几丈高的大水,裹挟着泥土、黄沙、树木、房屋,汹涌地蔓延过来。

    “完了!”

    他手中的佩剑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洪水席卷而来,范阳军主帅大营,瞬间被淹没。

    卢明洲等人,一下就失去了踪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墙上。

    乱军的所有人,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当范阳军发起进攻之时,他们已经做好了死战的准备,有些人甚至连遗书都写好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去,城下,一片汪洋。

    范阳军十二万人,不见了踪迹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奇迹!

    不,是神迹!

    转眼间,不战而胜。

    “神迹!”

    “神迹!”

    这是上天降下的神迹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欢呼。

    周达回头,看见范阳县城内低洼的地方,早已被洪水淹没。

    他诺诺道:“这不是上天所为,这是驸马爷所为,他早就打算水淹范阳军了,不然,为何提前两日让我将住在城中低洼地段的百姓全部赶走,还将一些破旧的屋子全部拆了,挖了许多泄洪的大沟……这一切,不是上天降下的神迹,是驸马爷做的,他以一人之力,打败了卢氏十二万大军……”

    噗通。

    周达突然跪地,一把抓住杜荷的大腿,大声说道:“驸马爷,从今日起,我也要做你麾下一条狗,请你收下我吧。我要加入威猛军团,哪怕是做一个小卒也无怨无悔。”

    周达原本就是范阳县令。

    再加上后来投降乱军,立了大功,等灭了卢氏之后,一定会受到朝廷嘉奖,*厚禄享用不尽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不在乎。

    只有跟着最牛逼的人,才有价值。

    若是做一个碌碌无为的朝廷官员,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噗通。

    不等杜荷答应,王小狗也突然跪在地上,拉着杜荷的另一条大腿。

    “驸马爷,你早就答应让我做你麾下一条狗的,现在,我也想加入威猛军团,就算不能加入威猛军团,我在你身边做一个仆人也行,我愿为你端茶倒水,打扫屋子,为你倒洗脚水……”王小狗激动道。

    周达扭头,瞪了王小狗一样。

    勾日的!

    比老子还狠!

    他咬咬牙:“我也愿意!”

    杜荷:“……二位将军,现在,还有一件大事,等着你们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请驸马爷吩咐!”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最多三个时辰,洪水就会退去,届时,你们便跟着尉迟团长,率领乱军,自县城中杀出。”

    “追杀范阳军?”

    杜荷伸出一根指头,摇摇头:“不,活捉明王和他麾下的文武大臣,记住,那些士兵,都是不值钱的祸,真正值钱的,是那些头目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等明白!”

    二人激动地起身,转身就去。

    陈曦鸢目光怔怔地看着杜荷,不可思议道:“杜驸马,你……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这些洪水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杜荷笑眯眯地看着陈曦鸢,“想知道*吗?”

    “想!”

    “陈曦鸢,咱们之间的赌注,你输了,我赢了。”杜荷提醒道。

    陈曦鸢看了看不远处如一座铁山站在雨中岿然不动的吕布,脸上泛起一道红晕,咬着嘴唇,点点头:“我愿意留下来,与吕布长相厮守!”

    白捡了一个大白媳妇,吕布却没有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杜荷哈哈一笑:“好,你果然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,那我就告诉你*……*其实很简单,范阳县城往西北方向五里地,有一道巨大的瀑布,水量惊人,瀑布往下,形成一条河,这条河,滋养了范阳县城及周边百姓……半月之前,我便派许正道和鬼神二人,悄悄出城,招募工匠,建造堤坝,截流瀑布,半个多月的功夫,那堤坝后面,已经积蓄了惊人的水量,然后,只需要轻轻一碰,堤坝崩溃,接下来的事情,你也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陈曦鸢呆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原来,这么简单!

    可是,天下,又有谁能想到如此绝妙的办法,一举击溃卢氏十二万大军。

    十日前,陈曦鸢还是明王妃。

    当时,范阳军中就有人发现流经范阳县城的那条河断流了。

    可是,无人重视这件事,反而不少人拍手称快,以为河水断流,可以困死乱军,殊不知,这是杜荷为范阳军准备的一场葬礼。

    雷声远去。

    暴雨如注。

    一片汪洋,吞噬一切。

    陈曦鸢甚至不敢再看杜荷。

    她不敢相信,这家伙,模样清秀,举止如羞涩的书生一般,发狠的时候,是有多么可怕……还是我家吕布可靠些?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奇迹?神迹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