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安。

    太极殿。

    早朝。

    整个大殿上,一片阴霾。

    李二问道:“侯卿家,可有幽州的消息?”

    侯君集面色为难,站出来说道:“启禀陛下,自秦将军十日前从涿州送来消息,便了无音讯,还有,兵部派出了一共二十多波人马,前往幽州打探消息,可到现在,一人也没回来,也不见飞鸽传书,就连以往一直和朝中飞鸽传书的涿州刺史刘文通,也不见了动静……幽州,好像是与世隔绝了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完了!”

    “大事不妙啊!”

    “恐怕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幽州乃是卢氏的地盘,卢氏蓄谋已久,明面上有二十万大军,只怕已经有百万之众了,秦将军只有三万人马,寡不敌众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,全都惊慌失措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李二再次问道:“可有杜荷和蜀王的消息?”

    侯君集摇摇头。

    有人说道:“以臣看,杜驸马和蜀王殿下,只怕是已经以身殉国了,卢氏十二万大军包围范阳县城,杜驸马和蜀王殿下就算有翅膀,也飞不出来,请陛下节哀!”

    “节哀!”

    “请陛下节哀!”

    “杜荷是个好孩子!”王珪擦擦眼角的泪水。

    陈叔达点点头:“是啊,我以前一直不喜欢杜荷,但现在,我佩服他是条汉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大唐,最缺的就是这等勇士。”

    一时间,大殿上悲哀的气氛格外浓重。

    李二站起身来,说道:“蜀王是朕的儿子,他死得其所,他是为了李氏的江山而死,没有辱没祖宗的脸面。杜荷……朕对不起克明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向人群中。

    最前方,却是空了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杜如晦已经有好几日没来上朝了。

    李二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朕决意封杜荷为平国公,诸位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臣等无异议!”

    众人异口同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李二点点头:“中书立即草拟敕旨,这就下旨吧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答应道:“是,陛下。”

    李二又说道:“诸位爱卿,卢氏谋反,看来非同小可,接下来,朝廷必须有应对之策。鉴于此,朕决定再颁发一道旨意,凡我大唐子民,愿加入军中,*卢氏叛军者,可凭军功获得封赏,任何人,不论贵贱,杀敌一人,奖赏百贯,杀敌十者,奖赏千贯,杀敌一百,封为九品将军,杀敌一千,封为八品将军,收复一县,封为六品将军,收复十县,封为五品将军,加封男爵,收复幽州城者,封为四品将军,加封子爵……诸位爱卿,你们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军功爵这一制度,自秦创立以来,历朝历代都在沿用。

    当然,打天下的时候好用,等到天下平定,慢慢也就淡化了。

    自打李二陛下登基以来,已经没有如此丰厚的奖赏了。

    如今李二陛下再次提起,却是心情迫切地想要解决卢氏叛乱。

    在这个关头,没有人反对。

    一致通过。

    不多时间,两道敕旨就下发了。

    第一道敕旨是封杜荷为平国公,食邑三千户,爵位世袭。

    第二道敕旨是颁发奖励郡公的敕旨。

    两道敕旨很快在长安掀起了轩然*。

    街头巷尾,人们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杜荷死了!获封平国公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参军,要发财了啊!”

    类似的议论,不断地在长安城的街头出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支不起眼的人马,已经进了鄠县。

    李恪骑着马,慢悠悠地跟在杜荷身后,问道:“老师,咱们立了如此大功,怎么不第一时间去长安城请功啊?为何要来鄠县?”

    杜荷四只眼皮打架:“殿下,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再说,功劳是咱们的,谁也抢不走,我实在不行了,我要先回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杜荷打马就走了。

    李恪回头看看。

    整个威猛军团,所有人都很淡定。

    没人在乎此次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老师说的,大丈夫就算天塌下来也能淡然处之啊,看来,管城大队那帮杀贼,还要好好再训练训练才是。”

    驸马府。

    杜荷被许正道和鬼神一左一右地驾着上山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习惯了奢华生活的有钱人,杜荷不习惯骑马,哪怕是那打造得极尽奢华的马车,连续从幽州赶到鄠县,他早就吃不消了,身体跟散架了一般,若非有许正道和鬼神左右*将他抬上来,他连上山都成问题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驸马府门口。

    远远地就看见四个如花似玉的女子站在门口迎接。

    从左到右,分别是,汝南公主李媛姝,长乐公主李丽质,墨亦菲,程忆悦。

    四女含情脉脉,眼泪汪汪地看着杜荷。

    当看见杜荷被人架起过来的时候,李媛姝和李丽质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受伤了吗?”

    二人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程忆悦和墨亦菲也赶过来,一脸关心,却不好说话。

    杜荷摆摆手:“两位娘子不必担心,不过是路途遥远,车马劳顿而已,想伤我的人还没出生呢!”

    李媛姝上上下下打量,果然,杜荷没受伤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块担忧的大石头,总算落了地。

    然后,便含情脉脉、面带桃花地看着杜荷:“夫君,你这都离去一个月了,该交作业了。”

    李丽质也凑过来,一把抓住杜荷的手臂:“是啊夫君,这一个月的昨夜,今天,全部补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二女便从许正道和鬼神手中接过杜荷,搀扶着朝驸马府走去。

    交作业?

    啥意思?

    旁人不懂。

    但杜荷却对这暗号,聊熟于心。

    他双手颤抖着,顿时惨叫道:“哎呀,不要啊,两位娘子,为夫我动弹不得,要散架了啊。”

    可两位公主哪顾得上这个,架起杜荷就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许正道和鬼神一溜烟跑了。

    吕布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陈曦鸢跺了吕布一脚,嗔怪道:“呆子,还不带我去你住的屋子吗?”

    “噢!”

    吕布一把抱起陈曦鸢,也往不远处而去。

    现场,只留下墨亦菲和程忆悦。

    程忆悦怀抱宝剑,撇撇嘴说道:“哼,白天,杜荷是她们的,晚上,杜荷是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程忆悦已经施展轻功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墨亦菲却站在原地,跺了跺脚,捡起一块石子,砸了墙角正在吃草的兔子一下,“死杜荷,害人家白担心你一个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暗号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