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恪懵逼地看着杜荷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……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杜荷想杀李恪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这特么绝对是来捣乱的。

    杜荷转身,看着方才骂自己的几个大臣,破口大骂回去:“你才不要脸,你全家不要脸……我受的是内伤,内伤你知道吗?就是外面看起来好好的,但里面已经粉碎性骨折了!”

    粉碎性骨折?

    听起来好惨的样子!

    噗通。

    杜荷眼睛一翻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荷儿带回宫中诊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日后。

    杜荷总算“醒”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,这几日他都住在西内苑。

    不过,作为一个重伤的人,最重的伤,应该是昏迷不醒才对。

    三日时间,应该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杜荷“伤好痊愈”,拖着“虚弱”的身体,准备离开皇宫。

    毕竟他前一阶段,最大的敌人卢氏已经*掉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让梦幻集团更上一台阶发展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本少爷的征途,是星辰大海。

    又怎能整日蜗居在这小小的西内苑中。

    杜荷走出院子,朝蹲在角落里斗蛐蛐的李恪喊了一嗓子“殿下,该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李恪站起身,拍拍*,欣喜道:“老师,咱们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回鄠县。”

    二人走到西内苑门口,却是被几个禁军守卫拦住。

    “蜀王殿下,鄠国公,陛下有令,你们暂时不得离开皇宫。”那守卫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杜荷问道:“父皇可有说什么时候能离开?”

    守卫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非要走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怪我等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刺啦啦。

    守卫们纷纷拔出佩刀。

    我曹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狠人!

    杜荷朝李恪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李恪嘿嘿一笑,突然冲上去,三下五除二,将几个威猛的守卫打翻在地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呼……”

    皇城门口。

    杜荷和李恪靠着墙根,大口大口地喘气。

    杜荷双手撑着膝盖,口干舌燥,骂道:“奶奶的,这帮家伙,简直跟疯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李恪虽然身体素质好。

    但是一路上,杜荷只管跑路,他却要对付那些突然杀出来拦路的禁军,体力也消耗干净了。

    他大喘气地说道:“老师,我就不明白了,为何父皇非要让人拦住咱们不让出宫呢?这会不会是一个大阴谋啊?”

    杜荷愣了愣,说道:“殿下,我想,父皇可能是为我们好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李恪惊讶道,“老师,你怎么替他说话了?”

    老师脑子没问题吧?

    这都什么时候了,囚禁还是为我们好?

    李恪十分疑惑。

    杜荷冷静地说道:“殿下,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,估计,咱们还要再跑一段,不信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李恪缓缓抬起头,只见周围,不知什么时候,聚集起三四百人。

    一个个,用冷峻的眼神打量着杜荷和李恪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普通打扮。

    很显然是长安城的百姓。

    李恪指着这些神色不善的百姓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要干嘛?本王告诉你们,这可是皇城脚下,你们敢乱来,本王就要你们有来无回。”

    一个老者大喊道:“这个小黑胖子就是蜀王,那个书生肯定就是鄠国公,抓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别让他们跑了!”

    “快,抓住鄠国公!”

    三四百人,乌泱泱地冲上来。

    李恪卷起袖子就要冲上去。

    却被杜荷一把拽住。

    “哎呀,老师,你拽*嘛,让我将这些*解决了再说。”李恪不解地喊道。

    杜荷无语道:“殿下,你没看那冲在前面的几个老者,站都快站不稳了,绝对一碰就倒,你想整个蜀王打人的大新闻啊,快跑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高见啊!”

    蹭蹭蹭。

    二人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后面的百姓,却是穷追不舍。

    两炷香之后。

    杜荷和李恪跑到长安国际购物中心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,总算拜托了追兵,都快累成狗了。

    李恪一脸懵逼:“老师,这些家伙,疯了吧,为啥要抓咱俩啊?”

    杜荷更加懵逼:“我怎么知道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宫中肯定早就得知消息了,父皇不让咱们出宫,是有原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咋办?现在回去吗?”

    杜荷分析道:“殿下,你傻啊,你打了那么多禁军,现在回去,不是自投罗网吗?”

    李恪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推着手推车的老汉从旁边走过,本来都走过去了,却又倒回来。

    老汉盯着杜荷和李恪。

    然后突然问道:“哎呀,你就是蜀王殿下吧。”

    李恪惊讶道:“老人家,你竟然认识本王,本王这么有名吗?是不是本王爱民如子的名声,已经传遍天下了?”

    他心里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老汉摇摇头:“这倒不是,是全长安,很少有你这么黑的。”

    李恪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要发作,却见老汉朝巷子口大声喊道:“快来人啊,鄠国公和蜀王在此。”

    哗啦啦。

    巷子口顿时响起一阵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是蜀王!”

    “快,抓住鄠国公!”

    “别让他们跑了!”

    “冲啊!”

    杜荷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李恪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跑啊!”

    二人再次奔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只要我跑的够快,寂寞就追不上……啊呸,是那些疯狂的百姓,就追不上本少爷。

    这一整个下午的时光,杜荷和李恪,都在长安城狂跑。

    满大街小巷,都有人在追。

    杜荷甚至怀疑,长安城的人们,是不是被人下药了。

    怎么跟神经病一样见到老子就追啊。

    尤其是各个城门的地方,都被百姓把守了。

    直到傍晚时分,二人才成功逃离长安城,顺着安鄠大道奔跑一段之后,一头扎进一条小道,彻底摆脱追兵。

    跑啊跑啊!

    这都快成长跑运动员了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带着长安城的百姓一起运动。

    坐在一个小土丘上,休息半晌,回过神来之后,杜荷回头去看长安城,却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我“重伤昏迷”的这几日,长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为何这么多百姓跟疯了一样,要抓我?

    朝廷难道就不管管吗?

    这世道怎么了?

    作为一个穿越者!

    作为一个见多识广的人。

    杜荷都开始怀疑人生了。

    至于小黑胖子,早就因为被不下于十个人说他是全长安城最黑的人而自闭了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跑路达人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