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老五一介商贾,长孙冲自然瞧不上。

    但长孙冲需要王老五的粮食啊。

    是以,他显得很热情。

    王老五闻言,先是朝长孙冲等人拱了拱手,随后说道:“长孙公子此言差矣,*爹说了,鄠县粮食集散中心开门做生意,讲究的就是诚信二字,若是连粮食都卖不出,又如何能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长孙冲大喜:“你的意思是,本公子需要多少,就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不知长孙公子需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十万……不,二十万斤,你有吗?”

    原本,长孙家只打算买十万斤。

    但长孙冲临时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买得越多,鄠县粮食集散中心就会越早倒闭,这是他十分乐于见到的。

    王老五一愣,随即咬牙说道:“长孙公子一次购买如此多的粮食,鄠县粮食集散中心自然求之不得,长孙公子,里面请!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冲带着十几个掌柜进去。

    有了王老五亲自招待,这些号牌自然用不上。

    长孙冲现在可是鄠县粮食集散中心的大客户,自然可以免除一切规矩。

    买粮的程序也不复杂。

    王老五与长孙冲交谈一番,确定价格。

    随后,长孙家派人送来二十万斤粮食的钱。

    鄠县粮食集散中心的账房先生们点清后,一车车粮食便被搬运出来。

    长孙冲早已安排好的马车轮流上前,装车,然后前往长安。

    就这,足足花了王老五一整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其他许多大客户,早就等得不耐烦,却不敢抱怨。

    长孙家,不敢惹。

    鄠县粮食集散中心,虽说没什么了不起的,但背后可是鄠国公,更何况大家还要在此卖粮,自然不敢排队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那些本来今日能买到粮食的大户,只能推迟到明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孙冲兴高采烈地回到司空府。

    急匆匆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看见长孙无忌,便高兴地说道:“爹,你交给孩儿的任务,已经完成了。我买了足足二十万斤粮食,这可是咱们长孙家在长安城十几日的售卖量。”

    闻言,长孙无忌眉头一皱:“冲儿,为父不是告诫你,只买十万斤吗?”

    长孙冲笑道:“爹,你就是太胆小了些,今日是杜荷那个干儿子王老五亲自接待我的,我提出要买粮的时候,他虽然表演大方,却还是被我看见了,当我提出要买二十万斤的时候,他自以为装作一副没问题的样子,可我还是细心地发现,他当时把牙齿都快咬碎了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惊道:“你是说,鄠县粮食集散中心可能,已经没有多少存粮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,”长孙冲点点头,“爹啊,反正咱们家大业大,可鄠县粮食集散中心才开张几日,粮食还是从江南运送来,存粮只怕没有多少,所谓低价卖粮,不过是噱头而已,支撑不了多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冲儿,看来你长大了,已经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了,好,这件事为父就交给你来办,你仔细盯着便是。”

    区区二十万斤粮食的花费,长孙无忌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长孙冲点点头,心中暗道:杜荷,咱俩都是一样的,凭什么你成为鄠国公,成为百姓交口称赞的恩人,为何就没人记得我,这一次,我一定要彻底击败你,让整个大唐都看看,随谁才是天下第一才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鄠县粮食集散中心。

    刘先生等人,一个个情绪激动。

    大家围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二十万斤啊,长孙家果然大方,一次购买二十万贯粮食,再看那些散户,两日时间才买了几万斤,和长孙家比起来,根本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“鄠国公真乃神人也,粮食竟然可以这么卖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之前的担心多余,此举,不但可以卖粮,而且可以卖更多的粮,到以后,长安和周边一带集市上的粮食,九成以上肯定都是咱们鄠县粮食集散中心的。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赚钱了。

    当然是一件高兴的事情。

    眼看众人都兴奋。

    刘先生却忧心忡忡地说道:“诸位,现在远不是高兴的时候啊,长孙家为何一口气买下二十万斤粮食,你们想过吗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有人问道:“难道不是因为咱们的粮食便宜吗?”

    刘先生摇摇头:“你们只看到了表面,难道之前的传闻,你们忘了吗?如果我所料没错的话,明日,还会有更多的粮商来大肆买粮,他们的用心,很可能就是传闻那样,大肆买粮,然后囤积起来,等到湖县粮食集散中心的粮食卖光之后,他们就可以高价卖出,如此一来,不但能赚钱,还能彻底击垮咱们鄠县粮食集散中心。”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众人都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有人傻眼地说道:“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刘先生扭头。

    众人也跟着移动目光。

    最后,所有人都盯着一侧的王老五。

    刘先生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王兄,你是鄠国公的干儿子,与鄠国公的关系匪浅,此事,当你出马才行,你一定要劝诫鄠国公,必须采取计策,否则,咱们最后就会身败名裂,失败的不只是鄠县粮食集散中心,梦幻集团也会受牵连。”

    王老五苦笑道:“诸位,你们是不是以为,当鄠国公的干儿子,只是磕头那么简单?你们都错了,若是我王老五真的只会磕头拍马屁,早就被打断腿送去蓝田挖煤了……实际上,干爹身边,能人无数,高手如云,没有几分本事,根本混不下去……我王老五,其实并没有多少本事,为何干爹会将此事交给我?我思来想去,无外乎一点,那就是,我王老五忠心耿耿,在我心底,干爹与我亲爹,没有分别,干爹让我怎么做,我就怎么做,我绝不会怀疑,更不敢质疑。”

    刘先生问道:“王兄,那你的意思是,此事,静观其变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在干爹没有新的命令前,我等就静观其变,干爹不会有错,就算事情出了岔子,也不会是干爹的错,只能是我等无力,没把事情办好。”王老五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大家听了,全都看傻子一样地看着王老五。

    这家伙,是入魔了吧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大客户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