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切,都跟刘先生预测的那样。

    第二日一早,就有许多粮商上门,提出要购买大量的粮食,甚至有提出要购买十万斤的。

    单个的粮商,虽然比不上长孙家,但所有人加起来,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王老五等人,忙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而鄠县粮食集散中心的生意,竟然迎来了一个高峰。

    原来,今日来购粮的,不只是长安城的人,还有长安周边许多人,得到消息之后,也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王老五让人核算一番,光这一日,就卖出了五十万斤之多。

    次日,人数虽然少了许多,但卖出的粮食也不少。

    几日后。

    鄠县粮食集散中心粮食告急。

    王老五表面虽然淡定,但内心却是焦灼无比。

    他认识到,这件事要是办砸了,自己估计就完了。

    就算干爹不计较。

    但自己又怎么还有脸呆在梦幻集团。

    在这一日傍晚,他怀着崩溃的心,急匆匆来到了驸马府,见到杜荷。

    “干爹,原本我等预想粮食要敞开了售卖一个月,哪曾想,半个月时间不到,马上就要卖完了,这可如何是好?主要是长孙家这样的大粮商,故意大肆购买,可咱们又不能不卖,否则,以咱们储备的粮食,卖给百姓们,完全可以等到下一次江南运来的粮食。”王老五一边说着,一边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他担心杜荷会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哪知道,杜荷却只是笑了笑,“比我预想的,晚了几日。看来,大粮商们并非铁板一块,只是无组织在行动,若这件事交给你去做,你需要几日将鄠县粮食集散中心彻底做空?”

    王老五想了想:“干爹,只需要三日。”

    不是王老五吹牛。

    他跟着房遗爱混了许久,学到本事不少。

    要说扇动粮商们大肆购买粮食囤积居奇,他绝对是专业的。

    杜荷点点头:“不错,三日时间,足够了,可长安的粮商们,胆子太小,快半个月来,才做成此事,老五啊,面对这样猪一样的敌人,你又有什么好担忧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干爹,不是我着急啊,实在是没办法,最多过两日,咱们的粮仓就空了,届时,将无粮可卖,而下一批粮食,最快也要一个月之后才能赶到,咱们好不容易积攒的口碑,不久一下崩塌了吗?”王老五也只能干着急。

    杜荷挥挥手:“此事,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,说这些丧气话干什么,你回去继续卖粮便是,到那时,会有人帮咱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到时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王老五也不敢多问,只能一脸懵逼地离开驸马府。

    来到山下,他突然一拍脑袋:“哎呀,我要问什么来着,好像什么都没问道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自己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南。

    扬州。

    房遗爱手捧着一封书信。

    激动地说道:“终于来信了,老师终于想起我了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他笑的跟个傻子一样。

    原来,两个多月前,房遗爱就被杜荷打发到了扬州。

    当时杜荷说有重要任务。

    可房遗爱来了扬州两个月,也不见任务,连书信都不见一封。

    他写了书信,甚至多次飞鸽传书到长安。

    可都是泥牛入海,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房遗爱每天都活得很忐忑。

    老师是不是将我忘了?

    终于,收到了长安来的书信。

    他仔细将书信读了十二遍。

    信中只有一件任务,那就是让他在江南,再次大肆购粮,然后分批运往长安。杜荷的交代很着急,让房遗爱只要收购满两万斤,便立即装车运往长安。

    “老师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难题……不过,京师一带,今年风调雨顺,并未遭灾,为何需要这么多的粮食?”房遗爱好奇地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但是他很快摆脱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下,首要任务是完成老师交代的事。

    他急忙将手下的推销高手们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如今,房遗爱手下一共有二十多个高手。

    这些人,都想拜入他的门下。

    但都被他拒绝了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。

    房遗爱师承杜荷,若这些人拜他为师,也成了杜荷门下。

    可房遗爱觉得这些人聪明不够,还不能拜入杜荷的门下。

    他这个理由,大家都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一个屋子里。

    大家都清楚了此次的任务。

    房遗爱说道:“老师的书信中,口气很焦急,也很严厉,如今秋粮刚入仓,江南盛产粮食,此事,想来不难!诸位,此事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表示没问题。

    有一人问道:“房公子,不知鄠国公,此次给咱们多少钱?”

    秋粮刚入仓,意味着各地都有许多存粮。

    只要有钱,要多少粮食都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房遗爱突然一拍脑袋:“对啊,老师,好像没提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啊?没有钱,怎么买粮食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难不成,让我们去抢吗?”

    “房公子,鄠国公是不是把钱的事忘了。要不要,再飞鸽传书问一下?”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,围绕的无非就一个字:钱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房遗爱突然拍了一下桌子。

    “好了,”他语气严厉地说道,“诸位,老师现在肯定是遇到了麻烦,急需粮食去解决,如今,咱们再飞鸽传书问钱,已经没什么意义,或许,梦幻集团已经没钱了……但是,没钱就不能买粮食吗?谁说买粮食一定要有钱的?”

    啥?

    大家都跟看疯子一样地看着房遗爱。

    “不知,房公子有什么好计策?”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房遗爱语气坚决地说道:“办法有一个,那就是以梦幻集团的名义,赊粮,先把粮食给咱们,等粮食运到长安,再给钱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有人会相信咱们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万一没人愿意给咱们粮食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不少人都有这样的疑问。

    房遗爱认真地说道:“很简单,一切都靠咱们去游说,我相信诸位有这个能力,还有,给高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。

    粮食集散中心。

    一个小厮急匆匆进了王老五的屋子,大喊道:“王掌柜的,咱们的粮仓已经空了。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王老五一下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无粮可卖了?

    这一天,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无粮可卖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