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大家的恭维,长孙冲感觉如沐春风,十分舒坦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来,说道:“诸位,事不宜迟,咱们就立刻行动吧。”

    “尽听长孙公子差遣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安街头。

    鄠县粮食集散中心的广告下。

    原本聚集了一群人,突然出现几个打扮跟百姓一样的家伙,贼眉鼠眼地看了看周围,然后对周围人说道:“各位,你们知道吗?鄠县粮食集散中心,已经没有一粒粮食了?他们早就没有粮食可卖了!”

    “大伙别被骗了,你们辛辛苦苦每日去领号牌,殊不知,都被梦幻集团骗了,你们赶紧去推掉号牌吧!”

    “江南的粮食,根本就没有,都是骗人的!”

    几人你一言我一语,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果然,周围的人全都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几人自然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这些人,都是大粮商们派来的。

    散播谣言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为了制造混乱,让百姓们彻底失去对鄠县粮食集散中心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破广告,根本就是骗人的,实际上,鄠县粮食集散中心,每日连一粒粮食都没卖出去,又何来两万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家伙正慷慨激昂,手舞足蹈地说着。

    可是,话没说完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他就被人一脚踹翻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谁,谁踢我?”

    这家伙大怒,爬起来就要发火。

    可是,周围的百姓不等他反应过来,就用绳子将他捆得五花大绑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几个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一个老者指了指贴在墙上的广告。

    几人扭头看去,顿时差点*。

    只见那广告下方有一行大字:近日有居心叵测之人,妄图诋毁鄠县粮食集散中心,若有人抓住这些人,每抓住一个,奖赏五十贯钱。

    那为首的人含恨说道:“尔等,竟然为了区区五十贯,就要将我等捉去鄠县粮食集散中心?”

    老者说道:“五十贯,可不少了,足够买两斤白猪肉了。”

    以前的白猪肉,五十贯一斤。

    现在,五十贯都可以买两斤了。

    被捉住的几个家伙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咯!”

    “去鄠县领赏钱去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类似的事情,在长安各处不断发生。

    但凡有人敢站出来说鄠县粮食集散中心的坏话,都会被突然冒出来的百姓捉住,然后送去鄠县粮食集散中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院子里。

    长孙冲气得将眼前的茶杯、茶壶都给砸了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真是岂有此理,鄠县粮食集散中心,不过就是个粮行而已,他竟敢抓人?还有王法吗?还有天理吗?你们是猪脑子吗?怎么不去京兆府状告王老五那厮?”长孙冲咆哮着说道。

    一个粮商低垂着头,说道:“长孙公子,我等方才已经去了京兆府,京兆府尹刘文通说了,抓人的不是鄠县粮食集散中心的王老五,让京兆府出面抓人,不可能,抓人的是百姓,如果我们能说清楚是哪个百姓的话,他就让衙役去抓人审问!”

    长孙冲怒道:“刘文通那厮,简直可恶。”

    那粮商问道:“长孙公子,要不要让司空府出面,给刘文通一些压力,现在咱们派出去的人,全都被抓了,这样下去,可不是办法啊!咱们的人方才去还去了鄠县粮食集散中心,王老五那厮竟然放出话来,放人是不可能放人的,除非拿钱去赎,一个人要两百贯……王老五什么都不用做,一转眼就赚了一百五十贯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都很郁闷。

    在此前,谁也没想到,王老五竟然能想出如此低劣的手段。

    王老五这厮,不愧是江南商人的代表,就这赚钱的本领,真是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长孙冲冷哼道:“你以为,如此歹毒的法子,真是王老五能想出来的?肯定是杜荷在背后指使他这么做的……此计,咱们只能认栽,去把人都赎回来吧。咱们的重头戏,本就不在此事上,咱们要做的是不让一粒粮食流出去,鄠县粮食集散中心撑不了多久了!”

    大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鄠县粮食集散中心。

    王老五等人,坐着数钱。

    刘先生说道:“鄠国公简直是鬼才啊,竟然不费吹灰之力,就瓦解了长安大粮商们的毒计,而且还让咱们足足赚了几千贯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都大笑。

    一开始,当王老五告诉大家鄠国公杜荷的安排时,有人还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可随即,长安城的百姓们非常踊跃,将一个个造谣的人扭送来,大家都懵了。

    当大粮商们真的如杜荷预料那般,乖乖掏钱赎人时,许多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还有这种操作?

    王老五说道:“昨日,我去驸马府见了干爹,干爹说了,造谣生事,只是小手段,大粮商们的重头戏,应该是卖粮,接下来几日,咱们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一旦市上无粮食,百姓们就会恐慌,到时候,粮价会越来越高,咱们鄠县粮食集散中心,就会被所有人当成罪魁祸首。”刘先生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如何是好?王兄,不知鄠国公有何良策?”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王老五说道:“干爹的计策,只有一个字,那就是等。干爹说了,顺其自然,得道多助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有谁能帮助咱们?”刘先生问道。

    大家的目光都盯着王老五。

    王老五摇摇头: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,但是,要相信干爹。”

    “干爹……不,鄠国公真的不打算出手了?”

    方才的欣喜,瞬间被冲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到三日。

    长安一带集市上的粮食,急剧减少。

    大粮商们囤积居奇,不卖粮食。

    小粮商们得到消息,也纷纷观望。

    粮食价格,节节攀升。

    短短两日时间,粮价已经恢复到了此前市价的八成,可是,集市上的粮食,依然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百姓们开始恐慌。

    有不少人竟然也准备开始囤积粮食。

    一时间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鄠县粮食集散中心在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内,卖出了上百万斤粮食,按说足够长安一带消耗几个月了,可事实上,整个长安都在缺粮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让人捉摸不透的事,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。

    有人担忧。

    有人却在欢喜。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猪肉与人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