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孙冲看了众人一眼,说道:“诸位,咱们都要最后一搏,不管价格高低,都要将长安的粮食全部收购,否则,就前功尽弃了。”

    粮商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说道:“长孙公子,你有所不知,我等之前大肆购粮,已将手中的余钱全部用尽,如今再要拿出钱来购粮,困难重重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是一文钱都拿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长孙冲冷笑道:“你们就这点气量吗?没有余钱,那就卖商铺,卖宅子,卖田地,你们想想,只要咱们将粮食全部买走,到时候,整个长安一带无粮可卖,粮食价格,岂不是咱们想定多少就定多少,那时,害怕不能发财吗?三倍,五倍,都不是不可能!你们仔细想想吧,若是不愿意,本公子也不强求!”

    众人商议一番。

    最后都说道:“长孙公子,我等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粮商们分头回去,开始变卖家产,就为了凑钱来买粮食。

    这帮家伙,对长孙冲深信不疑,坚信自己一定会发财,至于家产贱卖,也没人在乎了。

    大粮商们手中有了余钱,又开始大肆购粮。

    短短几日,粮食价格,竟然上涨了五倍之多。

    街头巷尾,卖粮的百姓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再也无人卖粮。

    长安东西二市上,已经找不到一颗在售卖的粮食,至于鄠县粮食集散中心每日售卖的两万贯,早就被大粮商们派人抢占了号牌,普通百姓,连边都碰不上。

    一时间,长安城内,怨声载道。

    再加上长孙冲为首的大粮商们,故意散布消息,明里暗里都说长安城的粮荒都是鄠县粮食集散中心所为,许多买不到粮食的百姓,便将矛头直指鄠县粮食集散中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门下省。

    几位官员坐在一起,议论纷纷,然后都扭头看向杜如晦。

    “杜相,如今长安城都粮荒了,任由此事蔓延下去,只怕百姓会心生不满,继而生出乱子啊,咱们难道真的不管管吗?”一个官员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杜如晦笑了笑:“李大人,你说该如何管法?”

    那官员说道:“如今,此事闹得沸沸扬扬,朝中却是缄默其口,陛下恐怕还不知情,咱们应当禀明圣上,由朝廷出手,勒令鄠县粮食集散中心继续卖粮,否则,百姓就活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杜如晦意味深长地说道:“李大人,连你也认为,粮荒是鄠县粮食集散中心所为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外面都这么说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杜如晦说道:“有不少人还说,这是犬子荷儿所为,不过*如何,已经不重要了,老夫敢断言,这粮荒,持续不了几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杜如晦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几个官员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杜相的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简单吗?这件事闹大了,肯定是兜不住的,陛下一定会知道,到时,只要敕旨一下,鄠国公还不得乖乖让鄠县粮食集散中心卖粮啊,这粮荒,自然也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过了两日。

    长安城已经出现有人打砸粮行抢粮之事。

    京兆府尹刘文通忙得那叫一个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他派了几波人去鄠县求见杜荷,得到的答复都是等。

    刘文通无奈。

    若非杜荷有恩于他,他早就一道奏章送到李二陛下面前了。

    当晚。

    醉仙居。

    却是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最好的天字号厢房中,坐满了人,当中被众星捧月一般围拢着的,正是长孙冲。

    “如今长安城已陷入真正的粮荒,有人拿着钱,愿意出市价十倍来买粮,却无粮可买,粮价已高过猪肉价……只要这时候咱们将粮食卖出,绝对是高价,而这一切,都是长孙公子的功劳啊!”

    “对,若没有长孙公子相助,我等也没有魄力将粮市上的所有粮食一扫而空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,今日,咱们一醉方休!”

    气氛热烈。

    长孙冲得意地说道:“诸位,明日午时,开始卖粮,不过,卖粮不能操之过急,要徐徐图之,若是一下放出太多粮食,反而会影响粮价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等愿誓死追随长孙公子!”

    “尽听长孙公子差遣!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说道。

    “来,今晚,不醉不归!”长孙冲举杯,高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夜,长孙冲很高兴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他一直被杜荷压着一头。

    他一直想娶的长乐公主,投入杜荷的怀抱。

    反倒是娶了一个母老虎豫章公主李素锦回家,日子就没好过过。

    杜荷如今已是鄠国公,他却只是县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不服!

    所以,这次对付鄠县粮食集散中心,他亲自出手布置。

    现在,一切都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就等明日午时,开卖粮食。

    赚钱,击溃鄠县粮食集散中心。

    杜荷啊杜荷,从现在起,我将一点一点地击垮你,让你看看本公子的厉害。

    长孙冲醉的一塌糊涂,就在醉仙居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醉仙居是长孙家的产业,掌柜的服务周到,亲自到平康坊找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子来侍奉长孙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长孙冲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发现天光大亮。

    他问道:“现在,是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“回禀公子,现在啊,午时已过了三刻。”一个女子笑吟吟地挽着他的胳膊,说道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长孙冲一下跳起来,敲了敲脑袋:“喝酒误事,喝酒误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急匆匆穿上衣服,来到外面,一把抓住自己的手下,问道:“说好午时卖粮的,你为何不叫本公子?还有,那些粮商们呢?他们何在?”

    那手下却是低垂着头,小声说道:“公子,完了,一切都完了!”

    闻言,长孙冲火冒三丈,将对方踹翻在地上:“狗东西,本公子今天就要发财了,你还说这种丧气话,信不信我将你打死了扔出去喂狗?”

    那家伙躺在地上,跟疯子一样,口中碎碎念道:“完了,一切都完了……一切都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论长孙冲怎么踢打,这家伙就是一副死猪的样子。

    长孙冲打着打着,有些傻眼,然后大喊道:“来人啊,来人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醉仙居的掌柜的,急匆匆跑过来,问道:“公子,你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粮荒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