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孙冲问道:“这狗东西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,怎么疯疯癫癫的?还有,昨夜与本公子一起喝酒的粮商们呢?怎么一个人都看不见!”

    那掌柜的看了长孙冲一眼,小声问道:“公子,你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本公子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些粮商,许多都疯了!”

    疯了?

    长孙冲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他一把抓住掌柜的衣领,恶狠狠地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才一晚过去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掌柜的小声说道:“公子,你还是……还是去外面看看吧!”

    他不敢说出实情。

    “哼,废物!”

    长孙冲骂了一句,便急匆匆走出院子,来到外面。

    醉仙居就在人民大道旁。

    因此,一出门就是人民大道。

    只见大道上,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就在几日前,无数百姓因为买不到粮食,食不果腹,个个愁容满面,时不时还传出消息有人饿死。

    但现在,却见许多人都笑逐颜开,仿佛捡到了宝贝一般。

    再看周围,一辆辆马车疾驰而过。

    长孙冲好奇地问道:“那些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一个老者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小伙子,你连这都不知道,这是咱们的命根子啊!”

    长孙冲大惑不解,“命根子用得着马车来拉,莫非你等都要进宫做太监?”

    那老者气的差点打人:“你个混小子,我说的是粮食,粮食才是我们的命根子啊!”

    长孙冲瞬间愣住。

    粮食?

    难道,粮商们等不到我醒过来,已经开始卖粮了?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他看了看,这些运粮的马车,都是从城外进来的。

    长孙家,还有大粮商们,粮食都存放在城内,又如何会从城外运进来。

    他一百抓住老者的袖子,问道:“这么多粮食,到底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那老者用看*一样的眼神看着长孙冲,“粮食当然是从鄠县来的啊,你还不知道吧?今日一早,鄠县粮食集散中心就贴了广告,说江南来的粮食到了,从即日起,粮食敞开了卖,不跟你说了,我叫上我儿子,我也要去买粮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鄠县粮食集散中心,还有梦幻集团,所有的粮食,都已经被我们买走了,现在又从哪里来粮食?现在可是青黄不接的时节啊!”

    长孙冲诺诺自语道,神色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几道人影来到长孙冲身旁。

    长孙冲扭头一看,只见一个个神色落寞,都不开口,正是他之前带领的那些粮商门。

    长孙冲问道:“你们谁来告诉本公子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一个微胖的男人说道:“长孙公子,起初得到消息,我也不敢相信,直到我看见一车车的粮食进了长安城,找人打听之后才发现是真的,鄠县粮食集散中心又有粮食了,而且敞开了卖,价格和之前一样,十分便宜。”

    长孙冲摇摇头,不可思议道: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,现在五月,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,大唐到处都缺粮,杜荷又如何能弄来粮食,这一定是假的……你们,都跟本公子去鄠县粮食集散中心看看到底怎么回事,本公子一定要拆穿杜荷骗人的把戏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带着众人,乘坐马车,来到了鄠县粮食集散中心。

    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放眼看去,只见乌泱泱的全是人脑袋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许多百姓扛着粮食,高兴地走出来。

    远处,安鄠大道旁边,两个长长的运粮车队刚好到达。

    一车车的粮食,运送进入鄠县粮食集散中心的仓库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真的!

    长孙冲好奇地问道:“诸位,咱们要是将这些粮食全部买下来,是不是……还可以再战一次?”

    他的底气不足,说话的时候,声音在颤抖。

    果然,一扭头,就看见几个大粮商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有人说道:“长孙公子……我……我已经身无分文了,为了收购粮食,我连珍藏多年的书画都卖了,现在,一无所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等着发财啊,我连家中的几张旋转木椅都卖了个干干净净。”

    “我更惨,我连家里的玻璃窗都给卖了,现在连窗户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纷纷哭丧着。

    有一人说道:“长孙公子,我已经找人打听了,据说此次鄠县粮食集散中心运来的粮食,竟然超过之前卖出的粮食……这次,咱们全完了……那么多粮食,还怎么卖出去啊!”

    说着,一个个家伙,竟忍不住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长孙公子吗?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,突然在旁边响起。

    长孙冲等人扭头一看,只见一个身穿紫衣的青年缓缓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正是杜荷。

    “杜荷……你……”长孙冲开口想训斥杜荷。

    可他突然发现,整件事,杜荷好像没出面。

    而且,买粮卖粮,都和杜荷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竟然不知道从何训斥起。

    然后,他冷冷地问道:“杜荷,你是来看本公子笑话的?”

    杜荷走过来,打量众人一眼,放下手中的扇子,摇摇头说道:“不,我是来帮助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大家都不信。

    黄鼠狼给鸡拜年,能有什么好事?

    杜荷是出了名的对敌人不仁慈。

    比如,卢氏得罪了他,最后被他逼的造反,然后覆灭。

    长孙冲身边的粮商们,吓得都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大魔王微笑的时候就要杀人。

    长孙冲笑道:“杜荷,我倒想听听,你打算怎么帮我们?”

    杜荷说道:“办法也简单,那就是,将你们的粮食,卖给我!”

    “卖给你?你会这么好心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说的是,价格,比现在鄠县粮食集散中心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冲大叫道。

    长孙家也好,其他粮商也好,此前大家除了低价从鄠县粮食集散中心买了不少粮食外,其他从粮市上收购的粮食,最少都是市价,有些甚至达到了市价的五倍。

    现在按照鄠县粮食集散中心的价格卖出,那不赔死了吗?

    更何况,有许多人为了卖粮,砸锅卖铁,贱卖家产,算下来,那就更亏了。

    所以,众人都纷纷摇头,表示不可能。

    长孙冲忍不住喊道:“杜荷,你怎么不去抢啊!”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续)

章节目录

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一切都完了,大唐神级驸马,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